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14章 风起无量崖

    这番话一出,在场人微微一怔,旋即心神大凛。宣德司可不是一般去处,很多三院弟子,只要上了无量崖,基本上就再没有下山的机会了。

    叶飞之前的诸般声势,或许对于同龄人很是了不得,但是放在无量崖,却是有忧无喜。宋秋晨如此态度,叶飞这一次上山,定然百般艰险,基本上有死无生!

    众人想到这里,皆是惊恐地看向叶飞,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此刻叶飞却是心不在焉,仿若根本没有听到宋秋晨言语一般。

    只见他漫不经心地看了宋秋晨一眼,旋即缓缓低头,右手轻轻捧起受伤的左臂,小心翼翼,眉宇间似乎还有那么一丝痛苦之Se。

    当其捧到X前之时,陡然之间,面Se一变。右手猛然一握,一G劲力B发而出,冲着左臂激荡而出。

    “嗤嗤”两声,半截衣袖直接崩碎,露出焦糊的手臂。其上黑乎乎一P,哪里还有半分生气的模样,只看得人头P发麻。

    然而还不单单如此,那G劲力直接碎裂开焦糊外表,钻了进去。一道道筋R崩裂的声音传了出来,寻常人或许觉察不出,但是在场人哪个都不简单,距离稍微近一点,皆是听得清清楚楚。

    “滴滴!”

    一道道血丝从焦糊的R缝中渗出,汇聚在一起,随后滴落而下,转瞬间,便将叶飞足下染成一P猩红……

    魁地奇万厉二人面Se一变,眼眸之内还有那么一丝惊疑和古怪。藏兵殿对于一般弟子或许神秘,数年都难得一见。但是他二人可是真武书院的真传弟子,早就到了悟道之境,藏兵殿内也不知道去了多少次,但是从未见过或是听过如此禁制,可以将人手臂“烧灼”成如此模样!

    “混沌雷经?难道他是被混沌雷经所伤?”

    二人心中J乎同时浮起这般想法,一方面觉得怪异绝L,另一方面又觉得合乎逻辑,内心J乎都有很大把握,笃定就是如此。

    这般心念一起,二人目光一眯,积聚心力,盯着那浸润而出,缓缓滴落的血滴看去。

    看起来似乎只是寻常血Y,但是分明有那么一丝凌厉之感。血光晃动之间,隐隐约约,闪过一丝银Se光亮!

    “果然如此!”

    二人脸Se既惊又喜,这下根本没忍住,直接叫了出来。

    宋秋晨微微一怔,有些不可思议扫向两人,旋即又狐疑地看向叶飞,还是未曾明白。

    叶飞冲着宋秋晨淡淡一笑,旋即松开右手,轻轻一抖袖袍,一道白绢飞S而出,好似灵蛇一般,绕着左臂一阵盘旋,P刻之间,包扎地严严实实。

    焦糊的手臂,滴落的淋漓鲜血,直接被遮盖住,再不复刚才的模样。他轻轻挥了挥左手,动作虽然轻缓,但是似乎一点顾忌也没有,活动如常。

    若不是地上那一滩猩红,恐怕别人根本意识不到,他那左臂上,到底有何等严重的伤势了。

    “哈哈,叶飞你这一手,看得魁某眼花缭乱。怪不得往日里别人都对符修如此推崇,光光就是这一手,已然让在下叹F啊!”

    魁地奇仰首一笑,声音朗朗。不过就是如此,他头上斗笠仍然将他遮掩地严严实实,任何人都窥视不得他真正面容。

    “不错,万某也很是佩F。不过你似乎受了不轻的伤,这一次去无量崖,恐怕会有些不便。要不这样,我送你一程,那无量崖我也很是好奇,想去瞻仰一番呢!”

    万厉点了点头,似乎认同魁地奇这般说法。

    之前叶飞来时,他对叶飞还分外冷厉,怎么P刻功夫,就如此熟络。甚至言说要送叶飞一程,这葫芦里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呵呵!万厉,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叶飞是何等人物,岂会被你瞒骗?他去无量崖,魁某自会随行,至于你,还是好好闭关去吧!”

    魁地奇冷笑一声,没想到万厉如此狡诈,居然先他一步,出言要送叶飞一程。这一点他可忍不得,叶飞那伤,分明和混沌雷经有关系,他必须弄清楚,而且还得阻止万厉!

    “哼!魁地奇,心怀鬼胎的是你吧!谁都知道,你和宋秋晨J往甚密。若是让你随行,半路上意图不轨,那叶飞岂不陷入艰难险境!”

    万厉冷哼一声,一点掩饰也没有,直接道出魁地奇和宋秋晨的关系。这自然是在提醒叶飞,魁地奇比他万厉还要危险。

    “你……”

    魁地奇一听这话,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和宋秋晨的关系,恐怕叶飞早就看了出来,这一点也确实如万厉所言。

    叶飞淡笑着看着两人,面Se如常,没有丝毫表示,反而将目光移向了宋秋晨。

    “叶飞这一次随我上山,乃是我宣德司首尊之命,路上自有我护佑他安全。你二人不必担心,随行的事我看就算了吧!”

    宋秋晨话是如此说,但是眼眸内还有那么一丝H意。J乎是毫无征兆,魁地奇和万厉二人就变得如此热情,他根本想不明白。

    万厉二人微微一怔,宋秋晨拒绝之下,他二人真不好强求。若是再刻意如此,恐怕对方就会意识到其中古怪,甚至在场观望之人,也能猜测出一丝玄机,这可他二人万万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两人脸Se皆是有些不爽,但是也无可奈何,正要忍气吞声之时,叶飞开口了。

    “叶某这一次伤势不轻,此去无量崖又比较艰险。既然二位兄台如此热情,我看一起吧!正好叶某也有些武道上难题,想和二位切磋切磋了!”

    他声音一落,直接转身,缓步而出,根本不等万厉二人回应。

    宋秋晨一阵错愕,万厉和魁地奇,却是一脸惊喜。虽然不明白叶飞心思,但是能一路随行,可是有充足机会弄清楚,藏兵殿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

    真武总院距离宣德司所在之地只有三千里左右的距离,其间虽然重峦叠嶂,尽是山路。但是叶飞四人皆不是一般之人,哪怕就是以寻常四阶大武师的脚力,三四日时间足够了。

    然而这一次,却是足足花费了十日时间,才堪堪到得宣德司驻地山脚。

    叶飞抬首瞭望着眼前高山,只见飘飘渺渺的雾气,萦绕在半山腰。半山腰之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道陡峭至极的山峰,乍看起来,好似一道玉尺,丈量天地,别有一番气势。

    “叶飞,那便是无量崖。据说一千年前,当时传道书院的院长和宣德司首尊还有一番有趣的对话,也正是那般对话,才确立了宣德司往后的地位,以及无量崖称呼的由来!”

    万厉抬首一指,言语温和,态度分外热情。

    “哦?叶某对这等逸事最是感兴趣,还请万厉兄赐教!”

    叶飞言语一出,万厉当即就开口说了起来。

    “当时,传道书院的一位弟子犯了宣德司的忌讳,被捉拿至此。因为这位弟子太过出Se,传道院长遂来此求情,姿态很低,并且将那弟子往日惊人言行,告知宣德司在场众人,希望他们开一面!”

    “宣德司诸位长老,以及下面各等弟子,J乎就要被那院长说F了。但是关键时刻,宣德司首尊发话了,他说:武道有穷,然道心无量。此子或许天赋惊人,但德行有愧,日后必是大J大恶之人,贻害无穷。今日若是不能诛杀,来日万圣山必将遭逢大难!”

    “但是,传道书院的院长太过强势,而且当时的宣德司还没有今日的地位,那位弟子还是被放走了。五十年之后,这位弟子修行大成,直接带人杀上传道书院,手刃他的恩师……”

    尽管万厉说的事,根本算不得什么逸事,但是叶飞还是听得津津有味。

    “后来呢!这位入了魔道的弟子是何等下场?”

    叶飞这话刚刚出口,万厉三人脸Se却是难看起来,显然涉及到了什么隐秘之事。

    “后来,当时的宣德司首尊来援,但是还是让那弟子跑了!随后我宣德司在万圣山的地位便稳固起来,但凡德行不厚,道心偏逆之辈,皆受我宣德司节制。就如你叶飞,刚刚入院便残杀同门弟子,罪大恶极!”

    宋秋晨冷冷说了这般言语,一脸寒光地盯着叶飞,似乎内心里已然判了叶飞死刑!

    “宋兄,叶飞问得是那弟子的下场,你说这些G什么!”

    万厉摇了摇头,旋即对着叶飞呵呵笑道:“那弟子后来入了Y煞宗,J十年之后便成为Y煞宗宗主。此后五百年,皆是龙象王朝最有权势之人。直到三百年前,他修行入了魔障,残杀自己宗门弟子,生食活人,才被Y煞宗一众长老联合镇压!”

    叶飞听了这般话,眉头微微一皱,旋即目光一凝,低沉道:“他叫什么名字?”

    “他最初的名讳,在万圣山已经成为忌讳,老一辈早就不提,至于我们更是不知晓,不过世人皆称其为Y老鬼!”

    万厉此言一出,叶飞却是惊诧到了极致,瞪大了眼睛,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魁地奇和宋秋晨面Se一变,叶飞如此惊诧“Y老鬼”,必有隐情。而再看万厉脸Se,也有那么一丝古怪,显然如此言语,不是无以言说,乃是有心而为!

    “嘎嘎嘎,三百年过去了,Y祖师的传说居然还在万圣山传荡,我Y无极此次前来,不虚此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