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13章 惊谋

    这话从武帝强者口中说出,听起来很是不可思议。不过仔细想想,却是也很合形势。

    七阶圣阵隐然失控,焚寂虚空,灼烧万里。不单单真武书院,整个万圣山都会受到波及。

    傲长空身为真武书院的院长,不得不低头,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寻常人得到这等“待遇”,恐怕会有些激动,哪怕就是故作沉稳,内心里也定然会有些沾沾自喜。

    但是到了叶飞这里,却是有些不高兴,甚至有那么一丝愠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以为我叶飞来这里是敲诈勒索的不成?”

    傲长空这下子是彻底呆住了,怔怔地看着叶飞,有些无语。

    你小子莫不是真在戏弄于我?你要不是来敲诈勒索的,那你又所为何事?难不成真是来维护我真武书院声誉,替闵长老洗刷冤屈,归还混沌雷经不成?

    他内心是如此恼恨,不过却没有将这般想法吐露而出,“那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叶飞翻了翻白眼,傲长空如此脸Se,内心想法不言自明。不过对方既然不说,他也不会无故纠缠,噜了噜嘴,道:“我是来归还这东西的,算是弥补真武书院损失的声誉,日后你可不能让真武书院弟子打击报F我!”

    银SeG甲被推到了傲长空面前,蝌蚪银文流转,隐隐有雷光倾泻而出。

    “这……”

    傲长空这下是真的无语了,事实明明不是这般,但是叶飞嘴里言说的事情,他却也反驳不得。

    平生第一次吃了大亏,似乎还要对罪魁祸首感恩戴德,实在是荒唐至极。

    他讷讷地接过银SeG甲,心中却没有半点喜意。

    此景此情,古怪到了极致。形势上,似乎叶飞和傲长空身份颠倒了一般。叶飞这个少年,在气势上更像是前辈尊者,而傲长空才是那个看似不经世事的少年。

    “混沌雷经已然J到你手里,我这次目的已经圆满完成,就此告辞!”

    傲长空失神之际,叶飞却是微微躬了躬身,终于恢复了他本该有的姿态,缓缓退后两步,随后转身,缓步离开。

    轰然一声,青铜大门再一次关上。傲长空才惊醒过来,瞪大了眼珠,看着再次冷清下来的藏兵殿,怔怔无语。

    “哼!还看什么看,还嫌不够丢人嘛!”

    一道冷冰冰的话语传了过来,屠祖身形缓缓浮现,脸上略带一丝讥嘲。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出的馊主意,我傲长空会在一个少年面前吃瘪?”

    傲长空一见屠祖,诸般羞怒怨恨,却是尽皆爆发出来。刚才叶飞那里,他吃了不小的亏,忍气吞声,眼下怎么也得找回点场面。

    “吃瘪?恐怕不尽然吧!”

    屠祖冷笑一声,目光微微有些怪异!

    “呵呵!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想说,九星降辰有可能为我所用,也有你这死胖子一分功劳?”

    傲长空面SeY沉下来,他最是了解眼前这个“杀猪汉”,厚颜无耻,什么功劳都可以往自己身上扯。眼下九星降辰阵还是一大祸患,但是对方恐怕要开口索要好处了!

    “呸!武破天真是瞎了眼,怎么会选你当他的传人,真他M的蠢!”

    屠祖吐了一口痰,晃荡着自己的肥头大耳,一脸不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刚才……”

    傲长空岂是一般人物,非但没有动怒,反而是惊醒过来,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

    “刚才你的表现实在是差劲,看起来似乎和叶飞说了不少,好像也曾占据过上风,实际上……你可是一直任他拿捏,尽在对方掌控之中啊!”

    屠祖说到这里,自己的脸Se也是骇然起来。他对叶飞也算是有些了解了,没当对方是个小辈。但是现在看来,恐怕还远远不够呢!

    “你这话我不是太明白!他侥幸激发了九星降辰,随后以此威胁,我只能无奈就范!什么叫任他拿捏,你这话说得也太难听了!”

    傲长空虽是如此言语,但是面有HSe,显然有些话没有说出口!

    “哼!这等时刻你还不明白,活该你被一个小辈教训。你好好想想,这小子真的是来维护真武声誉,送还混沌雷经的嘛?”

    屠祖冷哼一声,对于自己这老友的表现有些不满,出言提点了两句。

    “不是!定然不是!”

    傲长空狠狠摇了摇头,直接否定,“不过要是说为九星降辰阵而来,也根本没道理的。他虽然得到了破煞星矢,但是我看就是巧合,之前诸般一切,和其来意没有任何关联!”

    “难道是……”

    他面Se一变,终于恍然起来,明明是龙象王朝修为最顶尖的武者,但是看起来似乎毫无城府,简直就是不经世事的mao头小子。

    “我明白了,这小子今日来此,其实是为他自己!”

    傲长空说到这里,一只手猛然探进怀里,赫然掏出一卷画本,难以置信道:“这上面说得说得原来是真得,可怜我还当是某些小辈虚妄之言!”

    “你终于明白了。不错,叶飞这小子此次前来,为的全是他自己!”

    屠祖点了点头,旋即目光闪动,不自禁将内心处的波澜宣泄而出,“所谓的澄清谣言,维护真武声誉,乃至归还混沌雷经,都只是掩人耳目。他真正目的,为的只是从万圣山纷繁局势中chou离。”

    “那日八极黑塔当中,天穹书院的J个小辈想要利用闵长老的事情,打压真武书院。叶飞立时就翻脸了,反而站在了真武书院这一边,H口白牙,当场胡说八道,让社团联合大会不了了之!”

    “怪不得那个书生会如此言说:叶飞诸般举动,有时狂妄惊人,有时古怪莫测。但是归根究底,皆有深刻图谋。若是只看表面,镇压闵长老这等事情,恐怕日后还会不断发生。武尊武王,乃至武帝强者,皆会被其震慑,吃亏不小!”

    傲长空听到这里,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手中的画卷,扼腕道:“可怜我一介武帝,对于形势的判断,居然不如一个手无缚J之力小书生,真是如你所言,愚蠢之极啊!”

    屠祖拍了拍傲长空的肩膀,安W道:“你之前是当局者迷,难免的。我老屠之前不也和你一样,自以为是,只以为自己修为高深,乃是前辈强者,拿捏一个小辈不在话下。但是现在呢?离开虚元之界,分明是对方故意相助,但是其真正目的,就是现在也没弄明白呢!”

    傲长空看了屠祖一眼,眉头却是又皱了起来,道:“这里的事情弄清楚了,但是那小子去无量崖又是所为何事?归藏海可不是一般人物,只要犯了宣德司的道义,那是死无葬身之地的!”

    “或许他不清楚宣德司的职责?但是这也没道理啊!宣德司也没什么隐秘,整个万圣山,哪怕是你我,也是忌惮不已的。在雷象谷这些日子,他应该明白才是!”

    傲长空这么一说,屠祖也是有些惊疑。此等时刻,他二人却是绞尽脑汁,开始揣测叶飞这个小辈的心思来……

    藏兵殿外,一圈人团团围住,一个个脸Se皆是有些诧异,有些古怪,其目光之源头,赫然都凝聚在叶飞身上。

    此刻的叶飞,脸Se微微有些苍白,气血沸昂,但是周身虚浮,状态显然不好。不单单如此,他左手上的伤势,也未曾有丝毫掩饰,隐隐还有那么一丝焦糊气息,散逸四周。

    “你终于出来了!”

    闵长老目光逡巡叶飞周身,想出更多的讯息,可是以他的眼力能耐,却是根本做不到。

    “嗯!”

    叶飞只是点了点头,却是半句话也不多说,拖拽着疲累的身躯,缓缓走过闵长老身边。

    人群自动散开一条通道,一个个目光惊寒,有些羡慕,也有些好奇。

    藏兵殿内珍藏诸般玄宝,任何一件,都是真武书院了不得传承。叶飞这般模样,应该就是触动了某处禁制。既然受了伤,那很有可能得到了某件宝物吧!

    “叶飞,你怎么弄成这幅模样?”

    人群之后,有三道身影傲然挺立,却是宋秋晨万厉和魁地奇三人。说话的自然便是宋秋晨了,他原以为闵长老现身,叶飞今日当无半分危险,但是看对方这般样子,看来刚才还有些危险的。

    万厉和魁地奇二人却是眼神一亮:“恭喜飞少了,能够入我藏兵殿,看来收获不小!”

    叶飞目光扫了三人一眼,旋即抬起手,轻轻拍了拍X膛,淡笑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傲院长亲自试探了下我的身手,指点了下我的修行,这才如此狼狈,让三位笑话了!”

    “傲院长”三字一出口,万厉和魁地奇立时面Se一变。他二人猜测叶飞在藏兵殿内触发了某种禁制,得了某件宝物。但是比起傲长空现身一见,指点修为来,却是算不得什么了。

    身后人群也听到了这般事情,一个个惊诧到了极致,窃窃S语。

    “哼!你倒是会借势,眼下真武书院事情已了,也该随我回无量崖治罪了吧!”

    宋秋晨冷哼一声,一眼就看出叶飞的伎俩。虽然判断不出藏兵殿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但是所谓的指点修为之言,定然只是叶飞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