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09章 云泥之殇

    他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似乎期待已久的模样,隐然间还有那么一丝畅快。

    裘胜J人虽然不明就里,不过仍然露出了一丝厌恶的神情。这孔元庆一个小小书生,没想到居然如此不识抬举。此刻更是不知有何原因,做这等无理取闹之举。

    叶飞大有深意地看了孔元庆一眼,旋即面Se平静地看向张激灵J人,目光温和,不急不缓。

    快步走来的张激灵J人,眉头紧锁,一副很是惨淡的模样,“飞少,出大事了,有人先我们一步,将整个驻地的益精健骨的丹丸尽皆买走,还放下话来,说……”

    张激灵声音一顿,似乎很是为难,显然那言语很不好听的。

    “哦?有点意思!”叶飞冲着张激灵J人点了点头,以示安抚,旋即温和道:“他们传了什么话,但说无妨!”

    他如此平静的姿态,却是给了张激灵信心,略微沉了沉声,道:“说飞少你恃强凌弱,看起来神通了得,实际上蠢笨之极,带领着我们龙社子弟自寻死路,是三大书院千年来最大的笑话!”

    如此言语之下,叶飞只不过略微皱了皱眉头,旋即哈哈一笑:“嗯!不错,这评价还算可以。可以傲绝三大书院上千年,哪怕就是个笑话,也是千年一出的人才啊!”

    平淡随和,宠辱不惊。此番自嘲的言语,却是平复了在场众人的怒意,张激灵J人似乎也缓缓恢复了正常。

    “叶飞,我原以为你只是有些粗鄙。没想到口角上的功夫,也甚是了得啊!在下佩F,佩F!”

    孔元庆也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开始挖苦起了叶飞来。

    裘胜当即就看不过去了,面Se一寒,一把拎起孔元庆的衣襟,暴喝道:“是你搞得鬼?”

    孔元庆之前搅风搅雨,看似做得隐蔽,实际上挑拨之意,众人都看在眼里。眼下张激灵J人一露面,众人还都毫无所觉之时,孔元庆就幸灾乐祸,说有好戏看了。若不是他搞得鬼,那还能有谁。

    “呵呵,我一直跟你们在一起,往前推上十日,也是J乎和叶飞形影不离,你们遇到麻烦,总不能推到我身上吧!”

    孔元庆此刻已经被孔武有力的裘胜举了起来,不过他却是神Se如常,似乎半点也不把眼前情景放在心上。

    其他人却是出离愤怒了,都觉得孔元庆很有问题,一个个目光凶狠地盯着这个书生,恨不得吃了对方。

    孔元玉眼见自己哥哥和别人起了冲突,一溜小跑走了过来,神Se紧张地看着叶飞,祈求道:“叶飞哥哥,我哥哥不是故意得,你放过他吧!”

    众人都说孔元庆暗中捣鬼,孔元玉却说她哥哥不是故意的,显然和众人说得并不是一件事。她想解释的是,孔元庆一改常态,冷嘲热讽叶飞,故意挑衅的事情。

    叶飞温和一笑,缓缓走到孔元玉身边,略微拍了拍小丫头秀发,笑道:“他自然不是故意的,他分明就是有意为之。不过你放心,我并不在意!”

    他略微顿了一顿,又对着裘胜道:“放开他吧!这件事和他没关系,这家伙不过就是提前预料到了而已!”

    裘胜一听这话,很是不情愿地放下孔元庆,他非常不理解叶飞的做法,恼怒道:“飞少,就算和他没关系,可是他知而不说,故意看着我们走入别人的拳套,其心可诛,绝对不能轻饶了他!”

    四周龙社子弟一听这话,皆是齐齐点了点头,非常赞同裘胜的说法。

    “算了,这件事其实很明显,并没什么了不得的。那些在张激灵之前抢购丹丸的人,也是后知后觉。纵使没了这些丹Y,大不了大家不在这万书楼修炼就是了。反正也没J日了,等到那些长老们出现,想必我等就得前往天穹总院了,到时候再想办法吧!”

    叶飞说得轻飘飘的,似乎这里真的就无所谓一般。然而实际上,此处驻地的数十日功夫,对于他们一众新生弟子,非常紧要。

    张激灵叹了一口气,苦闷道:“总院内,可没有免费增元丹提供的。我们短暂待在这里的时间,乃是书院长老们刻意留给我们的提升修为的时间,为的是不少穷乡僻壤来的弟子,可以飞快提升修为,补全短板!”

    这话说得没错,地元鼎每日给化筋境武师提供一粒增元丹,可以抵得上七日苦修。而淬骨境大武师,更是可以根据自己实力天赋的强弱,领取数粒丹丸。

    只要身T炼化得了,短短十数日,可能跟得上大半年的苦修,甚至还要犹有过之。毕竟不可能每个人武者都可以长年累月的闭关苦修,七日苦修的Y效,很可能节省的就是小半个月的功夫。

    “而且不单单如此,我听陆教习说过,我们前往总院的第一件事,便是入院考核。实力高低,关系到我们日后武道修行。如果能够有较好的表现,甚至可能会被某位长老看重,那日后修行,可就容易许多了!”

    裘胜也是一头苦水,这万书楼实在是一方宝地,若是因为区区一些丹丸,就让他放弃的话,日后恐怕后悔莫及啊!

    这般心绪,在龙社一众人中传染,甚至陈圆圆这帮凤舞九天的弟子,也是露出了愁容。

    按理说,如今形势已经好多了。每日可以领取十粒增元丹,而且不用担惊受怕。甚至可以积攒一批增元丹,此后大半年,都不必为精进修为烦恼。

    然而刚刚T会到了此处凝炼修为的神妙,就好似一个平日粗茶淡饭的农夫,在吃过皇宫里的山珍海味之后,寻常J鸭鱼R,就味同嚼蜡了。

    更重要的是,大家此刻就身在惶恐,玉味珍馐就在眼前,却偏偏吃不得,谁能甘心?

    “益精健骨的丹丸,根本算不上什么灵Y,平日里我等根本不放在心上。武道修行,本就强身健T,若是往常,即使放在我们面前,恐怕也少有人会看上一眼!只是眼下居然如此紧要,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啊!”

    陈圆圆微微摇了摇头,不过她倒是比较豁达,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我看圆圆姑娘T力强横,R身劲力超出同阶修为太多太多,想必在培本固原,藏精纳气上,应该有些天赋吧?”

    叶飞原本对于众人的愁绪,苦思冥想,拿不定主意,此番一见得陈圆圆,却是眼前一亮。

    “我武道修行,确实和别人不同,在功法秘技上,少有涉猎。往日修行,主要都是锤炼T魄,自身真气并不雄浑!”

    陈圆圆微微点了点头,她有些莫名其妙,为何叶飞会说这般言语。不过还是详细解释了一番,有那么一点刻意为之的意思。

    “嗯!这应该就是圆圆姑娘身形异于常人的原因,这和你平日修炼,有些关系的。甚至可以说,这便是往日你修炼的不足之处!”

    叶飞微微点了点头,他一眼就看出了陈圆圆的心思。她这是在向众人解释,为何自己长得五大三粗,身宽T胖。

    众人微微有些恍然,露出了一丝唏嘘的表情。陈圆圆在神风帝国天穹书院内可是一个猛人,真正实力,除了叶飞等少数J个率先迈入淬骨境的武者之外,J乎再没人可以和她抗衡。

    只是这姑娘往日低调,只和凤舞九天一帮nv孩子打J道,所以声名不显。

    一个nv孩子家,为了修炼,弄得“男不男nv不nv”,其实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情。

    孔元玉微微有一丝动容,似乎想起刚才自己“大呼非礼”的事情来,无形之间,恐怕给对方很大的伤害吧!

    “圆圆姐姐,如你这般修炼,而导致身形异如常人,实际上是可以避免的。我听说有些强大的炼T武者,可以日食三牛五虎,身T内蕴藏着庞大的精气真元,但是T型并不如何惊人,和正常人一般无二的,似乎是修行一门功法,叫作……”

    她紧皱着眉头,苦思冥想,显然记忆中听过这般功法,只不过一时间想不到而已。

    “话。你一个小丫头P子,志怪传闻的事情就别说出来丢人了!”

    孔元庆非常生气,比之任何时刻,都要严重。他之所以此番变了脸Se,一副没头脑,尽拉嘲讽的姿态,就是害怕他兄M俩的底细暴露出去。

    两个手无缚J之力的书生兄M,却偏偏对武道修行头头是道,而且尽是落在实处,窥破别人底细,甚至可以指点迷津。只要传出去的话,就有无数人无数势力对他们虎视眈眈,那可就糟糕透了。

    可惜,他这般言语,已经迟了。

    陈圆圆一听到可以逆转自己的T态,却是惊喜过望,日思夜想的事情,似乎有了转机。

    “孔姑娘,你说得是真的嘛!你真的听说过有此等功法,快告诉我,到底叫什么名字!”

    她一把拉住孔元玉的手,很是紧张,生怕错过时机。

    凤舞九天的一众姑娘们也很是高兴,叽叽喳喳,围在陈圆圆二人身边,欢天喜地,都在为陈圆圆高兴。

    孔元庆面Se难看到了极致,哭丧着个脸,想要推开身前J位nv子。可J道娇哼叱喝,打消了他的心思。

    诸般仇怨,他全部记在了叶飞的账上了,很是Y冷地瞪着叶飞,一副要用目光杀了叶飞的模样。

    叶飞朗笑一声,道:“确实有这种功法,不过眼下纵使告诉圆圆姑娘,你也修行不得的。鲸吞龙饮之道,最次也得是武尊才能够涉足。”

    “对对对,就是鲸吞龙饮。听说有些强大的炼T武者,未曾将此功法练到极致之时,可都是R山一般的大胖子。但是一旦成功,身形恢复常人模样。甚至有些看起来骨瘦如柴,但是挥手之间,天崩地裂,江河断流!”

    孔元玉小J啄米一般,连连点头,小脸上尽是兴奋。

    一众姑娘们听了这般话语,微微有些失望。往日里自是了解陈圆圆的痛苦,非常同情她的。

    陈圆圆却是面Se平静,能够得知有此妙法可以化解自己的修行弊端,对她来说也是难得的好消息了!

    “看起来,圆圆姑娘似乎非常感兴趣!不过我若是告诉你,眼下我就有一门神通,可以帮你逆转修炼弊端,不知你愿不愿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