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85章 胜之不武

    “哼!某些人真不要脸,仗着自己玄宝犀利,可以C控天地雷罡。却偏偏要用什么雷源来做幌子,真是不要脸!你羞也不羞!”

    一声娇叱声响起,秀兰自人群中走出,俏脸尽是寒煞,满眼都是讥讽。

    高鼎微微一惊,旋即恍然过来。头顶虚空雷霆轰击的那枚破厄丹,确实达到四品玄Y的程度。不过根本不像眼前冒牌货所言,所谓的雷诀勾动天地雷罡,根本不是常人可以效仿的。

    四周围观的一众符修,也是多多少少明白过来。眼前这个假冒高鼎之人,虽然符道神通很不简单,不过眼下那般话语,却是有那么一点自我吹嘘。

    不经意之间,不少之前对叶飞手段很是敬仰之人,却是没来由的生出了一丝厌恶之心。这很正常,对方假冒高鼎的言行,对于整个黑风城的偶像高鼎,是一种极大的冒犯,甚至不得不让人怀疑对方是否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叶飞却好似没看到四周人面部变化一般,很是仔细地上下打量秀兰。对方一身黑Se萝裙,勾勒出窈窕的T态,含B待放,别有韵味。

    “秀兰姑娘,做人可不能昧着良心,你这话分明是说我胜之不武,这极大的中伤了我的个人声誉!”

    他这话听起来一本正经,但是一脸轻笑。

    曾浩缓缓走了过来,似乎还不明就里,摆着个手哈哈笑道:“这位兄台易容手段高明,J若以假乱真。不过论起符道来,你和高会长却是不分伯仲,都是响当当的天才人物。不如此次玩笑就此结束,以免伤了和气!”

    叶飞微微一怔,有些哭笑不得,这曾统领居然还在为他开脱,看来对方这是想招揽自己!

    “曾统领,你不要胡言乱语,闪一边去,免得误了宗门大事!”

    秀兰一脸愠怒,很是不客气。这曾浩简直就是个糊涂蛋,千辛万苦找寻的人物就在自己眼前,居然都发现不了,实在是个蠢材。

    “江姑娘,你年纪小,这话我就当做童言无忌。这一次不和你计较,若是再有冒犯,哪怕你身份惊人,也别怪曾某不客气!”

    曾浩可不是个善茬,脸Se一瞬间就冷了下来,。

    “嗯!曾统领大人有大量,X襟宽广,真乃吾辈楷模啊!”

    叶飞微笑着点了点头,明明他才是矛头所向之人,却拿出一副拉架的模样来,看起来真的有点滑稽。

    曾浩一听这话,却是微微一喜。虽然知道对方是在吹捧自己,不过正所谓,花花轿子众人抬。说不得真能拉拢对方,那日后他的秘术营可就囚龙脱困,一飞冲天了。

    “哼!寡廉鲜耻。既然你承认自己冒牌货的身份,还不赶快现出原形!”

    一侧的高鼎冷哼一声,内心里微微有些憋火。叶飞之前假冒自己,给了他奇耻大辱。如今居然一副和曾浩打成一P样子,他也不知怎么回事,内心你居然产生一G嫉妒来。

    姓曾的往日对自己很是巴结,哪怕他不理不睬,对方也从不会露出半分不悦。如今对方公然为叶飞出头,他心里确实有那么一G失落。

    众人一听这话,皆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叶飞,很想知道这以假乱真的面容之下,到底是何等神采。

    一名实力高深的符师,走到哪都会受到众人追捧。

    “高会长,这等见不得光的小人,最喜欢装神弄鬼,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就在这等时刻,秀兰却是莲步款款,缓缓走到高鼎身前,秋水明眸,一脸柔和地对着高鼎安W起来。

    高鼎原本很是烦躁,内心里充斥着那么一G无名怒火。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前这姑娘看着自己,仿若夜莺一般的盈盈细语,竟让他内心平静下来。

    一瞬间,整个人的心态彻底改变,又恢复了往日神通莫测的天才符师模样。

    他微微弯腰,冲着秀兰抱了抱拳,一脸温和地笑了笑,“江姑娘所言甚是。高明昨日一时不察,被这J人施下禁制,盗取了我新开发的易容Y剂。更可恨的是,对方居然易容成我的模样,在这里搅风搅雨,实在是可恨之极!”

    他这般一解释,四周人皆是一阵讶然,旋即议论纷纷。一抹抹敌视的目光投S向叶飞,原初的好奇,以及种种妄想,尽皆消失不见。

    “哼!原来如此!这人好可恶,仗着自己符道神通惊人,居然G这等恶事,简直可恨之极!”

    “岂止如此。他在这里搅风搅雨,将我们玩弄于鼓掌。就算他是实力高深的符师,也不可原谅!”

    “诸位,我等往日皆蒙受高会长恩泽,平日里少不了高会长开发出的术炼丹Y。今时今日,高会长受辱,我等决不能坐视不理!”

    ……

    J乎就是一瞬间,全T同仇敌忾,更有不少投机之人,大声叫嚣,一副和叶飞不死不休的样子。

    身为当事人的叶飞,却是一脸淡然,恍若未闻。这可急坏了曾浩,他好不容发现这么个厉害的符师,可以和高鼎相提并论,甚至很可能强而胜之,决不能错过。

    “高会长,卖曾某个面子,这次事情就算过去。你的一切损失,我曾浩愿意代这位兄台赔偿,你看如何?”

    他言辞诚恳,甚至有那么一丝祈求的意味。

    就连叶飞听了这番话,都有些感动起来。同时又有那么一丝古怪,若是对方知晓自己就是千辛万苦寻找之人,不知会作何感想。

    高鼎也有些愕然起来,曾浩和他打过J次J道。对方实力很不简单,麾下那秘术营,可是相当厉害。哪怕就是寻常武王强者,也未必敢得罪。

    如今之计,居然为眼前的冒牌货开口求情起来,恐怕是动了心思,想要拉拢对方。

    “哼!曾浩,你看清楚这小子得真正模样,可不要误了宗门大事!”

    就在这等时刻,一道苍老的Y沉喝声响起,驼背老者自一PY影中走了出来,话是对曾浩所言,但是目光却是死死盯着叶飞。

    曾浩微微一惊,旋即下意识地看向叶飞,只见对方身周一道玄光乍闪,整个人的面容瞬时模糊起来,连T型也微微有些改变。

    恍惚之间,一个略显刚毅的少年面容浮现。一脸淡然,目光炯炯有神,看不出什么强大气势,但是隐然给人一种阅尽世间沧桑,闲看岁月流转之感。

    “是你?”

    曾浩彻底呆住了,失落、惊喜、古怪……要多复杂有多复杂,还有那么一丝懊恼。

    “对!是我!”叶飞微微摸了摸自己的脸,已然知晓易容Y剂的Y效退去,自己的真容显露而出,不过脸Se却是没有多少变化。

    “这人是谁?看起来好年轻,年纪恐怕还不到二十吧!符道上居然可以和高会长一较高下,真是匪夷所思!”

    “不是吧!这小子看起来还没我大,怎么小爷我只是个术炼学徒,他却可以和会长大人一较高下,真是没天理啊!”

    “我靠!老李我这辈子是白活了,前有高会长这等符道天才,后有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年轻符师,可怜我这点微末修为,简直就是丢人啊!”

    全场符修武者,皆是骇然起来,一个个惊诧不已,摇头苦叹。原本那些想要对叶飞出手的,但是一看他这般少年模样,却是不自禁踌躇起来,不敢妄自动手。

    如此年纪,有能有这等修为。不单单是天赋异禀,恐怕来历也不不得背后有惊天的背景,否则也不能在黑风城大半强者面前“戏耍”大家。

    秀兰一脸冷笑地盯着叶飞,旁边得高鼎却是沉默不语。似乎全然没了之前要拿下叶飞,一洗前耻的模样。

    “这么说,昨日去我府上,讨要好处的也是你了?”

    温夫人缓步走了过来,一脸清冷,目光幽寒。

    “讨要好处?夫人这话我可不ai听!”叶飞摇了摇头,凝声道:“我帮你定位凌霄那小子的消息,可不是白出手的。那点Y材元石,不过就是maomao雨。你觉得呢!”

    叶飞转首冲着虎视眈眈盯着的驼背老者看去。对方昨夜前往破庙,想要做掉那凌霄,但是无功而返,他可是看在眼里的。

    “哼!臭小子,你死定了。若是你J出同党,老夫可以给你个痛快!”

    驼背老者一声冷喝,话音未落,陡然一扯腰间布袋,甩荡而出。

    霎时间,一GY邪血气漫卷而出,奇形怪状的魔兽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四周围观的武者面Se大变,一个个闪身而开。

    “嗷嗷”叫声中,叶飞陷入这些怪物包围。凄厉惨叫长嚎,让人听起来,全身打颤。而看清楚这些怪物之后,一截截白NN人类残肢,更是让人呕吐不已。

    “老头,你这话我可不ai听!”叶飞微微摇了摇头,却是指着不远处的温夫人言道,“昨日我已将凌霄的确切方位告知了城主夫人,可算是J出同党了。而且你昨夜亲自前去捉拿那家伙了吧!无功而返这等事情,可怪罪不到我身上!”

    话音刚刚落下,驼背老者却是暴怒不已,半句废话也不多说,陡然一挥手,“宝贝们,撕下这小子的手足,我要他成为人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