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43章 天塌了

    术炼晶炉之内,再一次传来凄厉笑声。气势上和刚才一般无二,但是话语内的深意,却是隐然有些骇人。

    “幻术?”火煞炎罡包裹的鬼面人,原本已经奄奄一息,但是一听这道话语,却是面Se一怔,鬼气漫卷之势不由自主的一顿。原本堪堪就要不支,没想到这下子却是未曾崩溃,反而渐渐稳定下来

    “幻术!原来如此!”

    他一下子恍然过来,模糊身形再一次凝实,四周浓浓火墙,却是无端间溃散熄灭,威势不再。

    “万兄,到底怎么回事?”

    张恒怔住了,鬼面人明明已经不支了,他已经准备动手,甚至做好准备,拿出压箱底的手段。但是没想到那气势巍然的火墙,居然无故溃灭。而前一刻还奄奄一息,就要“神魂”溃散的鬼面人,再一次恢复了强大气势。

    “原来如此。张恒,你难道忘了,术炼公会之前,姓叶的是如何对付那位秦家家主的嘛!当时可没有借助什么阵法,堪堪镇压秦镇,手段玄奇得很啊!”

    秀兰却是恍然过来,嘴里冷冷地解释道,仿若是彻骨寒冰。

    “怎么会……我这是……”

    张恒心神大震,“蹬蹬蹬”,脚下情不自禁得踉跄后退,失神落魄。无意识间,却是撞在了鬼面人身上,直到对方拍了拍自己肩膀,才堪堪回过神来。

    他分明已经退走鬼面人身后的,然而此番却好似方位颠倒一般,后退之间,撞在了鬼面人身上。下意识的看了叶飞一眼,却见对方凝立在十数丈外,还是最初看戏的模样,连一步也未曾迈开。

    “啪!”

    下意识的一挥手,竹扇玄宝猛然一点虚空,指着叶飞恶狠狠道:“叶飞,好手段,张某还真的就被你欺瞒过去了!”

    说话间,却是不动声Se闪开两步,和鬼面人保持一定距离。他虽然此刻和鬼面人联手,但是显然还是有一定戒心的。

    鬼面人却好似没看到一般,一脸寒光地盯着叶飞,上下打量,似乎想穿一般。

    此刻的叶飞,脸Se微微有些苍白,眼眸中的妖异不在。原本借助龙元之力压制的星愿咒力,此番却是再一次汹涌袭来。周身X窍之间,隐隐有一丝银白辉光散逸。

    他身后的裘胜等人,却是一脸懊恼。

    “可惜了,就差一步,就能将三人困于幻术之中。”

    “哎!也是我J人无能,要不然就此相助飞少,情况也不会这般差劲!”

    “哼!怕什么,飞少实力高深莫测,这三个杂鱼既能被飞少困一次,自也能困第二次,只是那晶炉是怎么回事?”

    出于对叶飞的信心,裘胜J人似乎不怎么担心眼前情景。

    “呼……”

    叶飞重重呼个浊气,有些疲惫道:“裘胜,你带着他J人赶快离开这里。秘境内天才地宝为数不少,自行寻找机缘,提升实力,说不定龙塔之前,也能相助于我!”

    声音平淡,但是不容置疑。裘胜J人居然生不出半分反抗的心思,情不自禁地点点头,缓缓退入身后甬道中消失不见。

    “哼!这J个杂鱼跑了,也省得碍手碍脚。叶飞,受死吧!”

    鬼面人一声大喝,整个身形凌空飘起,化为一道黑风,朝着叶飞卷裹而来。

    “你不是挺会借势的嘛!今天我张恒就给你机会,我倒是,幻境内的一切,能不能在现实中发生!”

    张恒明白了虚实,对于叶飞再没有惶恐之心,战意膨胀,竹扇玄宝一个开合,一个横甩,一道狂猛劲风飞S而出,立时就将叶飞围困其中。

    秀兰也不耽搁,一双纤手不停地掐诀做法,一道符阵缓缓凝形,飘转激荡,蓄势待发。

    叶飞淡然一笑,单手一摆,凝握虚空,一道大旗凭空浮现,旋即轰砸而下。

    “七星幻蜃旗,旗开遮天地!”

    霎时间,七道星辉自大旗上闪现,陡然一个旋转,化为一P混沌漩涡,流转变化之间,恍若天地星河。

    鬼面人冲入这混沌漩涡之中,立时天旋地转,四周情景消失不见,唯有一颗颗星辉闪灭,好似亘古星辰。

    混沌漩涡旋转之间,光霞激荡,将张恒凝聚的那道劲风席卷起来。

    眨眼之间,似乎又恢复了刚才的“幻境”情景,鬼面人被困其中,只剩得张恒秀兰二人。

    然而根本不是如此,只见叶飞一脸肃然,冲着那混沌漩涡不停地掐诀做法。

    七星幻蜃旗是入龙塔秘境之前,诸葛清明偷偷塞给叶飞的。本不是叶飞的宝物,其内留有诸葛清明的神魂印记,叶飞难以顺畅调用。纵使是无主之物,因为这件玄器等阶太高,号称七阶,实际上已经是圣器之数,现在的他,根本施展不出多少威能的。

    “区区一件玄器,你还想镇压本公子嘛!”

    混沌漩涡中,传来一道桀骜不驯的吼叫声。声音未落,一道黑气大手陡然间自混沌漩涡中钻了出来,劲力攒S,一下子就到得叶飞身前,轰然一拍。

    “砰!”

    岩石碎裂,尘土飞扬。黑气大手轰出一道丈许方圆的大坑,叶飞身形却消失不见,那道凝立虚空的大旗也不见踪影。

    “刺啦!”

    黑气大手一分为二,却是将混沌漩涡撕裂而开,鬼面人身形缓缓浮现。

    张恒一见这等情景,精神大震,脸Se兴奋的出奇,似乎不自禁间,周身鼓荡的真气都微微停转,似乎有些太大意了。

    “小心!”

    鬼面人却是一个转身,冲着张恒喝道。只见一道模糊旗影闪现,其上真气缭绕,威势惊人,好似一柄利箭一般,朝着张恒X口捅去。

    “哼!早发现你了!”

    张恒却是半分也不惊讶,居然是一脸惊喜,原来是故意为之。留下一道空挡,诱H叶飞来此,倒是好算计。

    “哐当!”

    竹扇一个翻卷,将旗杆攒击之势带偏。旋即张恒欺身而上,另一只手狠狠一握,就此抓住七星幻蜃旗。

    “不对!怎么一点阻力也没有?”

    他还来不及惊喜,已然发觉了一丝蹊跷。旗杆尽头,空荡荡一P,根本不见叶飞身形。纵使叶飞要偷袭,也该全力为之,单单玄器之威,难道真以为拿得住四阶大武师?

    鬼面人也愕然一怔,整个人呆住了,搞不懂叶飞这一出到底是何心思。这实在是有些愚蠢啊!以对方神出鬼没的身法,若是全力而为,纵使张恒提前发觉,恐怕也不可能轻易接下,手忙脚乱之间,破绽百出,大有机会啊!

    “难道是……”

    他面Se一惊,立时转首,冲着秀兰看去,正要出言提醒,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叶飞身形缓缓在秀兰身后浮现,一记手刀狠狠一会,半分怜香惜玉的心思也没有,直接敲击在秀兰脖颈。旋即“噼里啪啦”,一阵点S,将已经昏迷的秀兰施下了重重禁制,随手一推,直接倒伏在地,溅起一地的尘土。

    “碍事的已经解决了,二位若真有心思,就随我来吧!”

    叶飞轻笑一声,旋即转身,纵跃虚空,朝着晶炉玺印奔去。

    张恒呆住了,直愣愣地看着手中的七星幻蜃旗,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凡,甚至比之自己手中的竹扇玄宝还要厉害。这叶飞居然以此为饵,舍弃这等玄宝,也要制住实力最弱的秀兰,他实在是想不明白。

    “张兄,随我一道拦下叶飞,若是让他得了鬼玺,我二人这一次龙塔之行,可就前功尽弃,回去后恐怕还会受到宗派责罚!”

    鬼面人森然言语响起,居然看也不看秀兰一眼,直接飞身而起,冲着叶飞追去。

    张恒摇了摇头,手中大旗一个横甩,想要收入乾坤袋中,却发觉根本做不到。这件玄宝居然抵制乾坤袋收纳神通,实在是古怪不已。

    “该死!原来你打得是这个主意,你真以为我会让你得逞,休想!”

    他一下子明白过来,这宝贝虽然厉害,但是叶飞恐怕也动用不了J分威能。以此为饵,实际上是分神之计。他张恒拿着这么个东西,哪里还能够顺畅施展手段?

    “啪!”

    他将大旗轰然一砸,甚是果决,直接将这件异宝cha击当场,身形却是也随着鬼面人,追击叶飞而去。

    就在他转身之际,却是没有注意到,秀兰凝聚的符阵,无人C控之下,缓缓崩碎瓦解的势头却是停转,飘飘悠悠,朝着大旗攒聚而来。

    这般话说得麻烦,其实也就是一瞬间,叶飞才堪堪飞出千余丈。身后二人动作,他感受的清清楚楚,尤其是张恒看似果决的举动,让得他嘴角微微翘起,不自禁地露出一丝得意来。

    “臭小子,你可真够慢的。现在才过来,不觉得有些迟了嘛?”

    Y测测的响声再一次自鼎炉内传出,这一次却和上两次不一样,与之一道的,还有一道飘渺雾煞。

    雾煞凝绕在晶炉之上,流转变化之间,化为一道狰狞掌影。而掌影中心,赫然有一道古怪大嘴,“吧唧吧唧”,无形之间,不知在吞噬着什么。

    叶飞看到这般情形,却是不惊反喜,“你拖延这般长时间,居然只炼化那断手的一道气息,真是够弱的!”

    “哦?是嘛!那就让你看看,我拖延你这一时半刻,到底在G什么!”

    古怪大嘴笑哈哈说道,话音刚刚落下,这掌影却是一个翻转,一下子擎握在印玺龙骨之上。

    “轰!”

    滔天巨力激荡而开,一直凝浮虚空的龙骨玺印,居然晃荡起来,也不知怎么回事,整P地下空间,也随之一起晃荡。

    地动山摇,巨石崩碎。沟壑中的整座城郭,轰然倒塌,这座古怪“墓冢”在这等时刻,居然自行崩毁起来。

    叶飞瞳孔一张,速度立时又快了三分。已然到了玺印百丈之外,正要一G做起,窜S而上,陡然间一道星光自头顶倾泻而来。

    地盖穹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