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20章 弄巧成拙

    这一声清喝,好似九天雷音,凛然不可侵犯。震人心神,冻彻筋骨,更似冰雪突降,冰封大地。

    叶飞眉宇情不自禁的一挑,脸Se一下子就难看起来。他费了些手段,帮助柳若舞领悟无相法印之威,怎么感觉做错了,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

    这般心念一起,他下意识地将左手chou离柳若舞腰身,右手划拉之势也顿时停转,就要撤身后退。

    就在此时,柳若舞一双纤手却是动了。只见她右手陡然一挽,反客为主,一把抓住叶飞的右手手腕。凛冽真气B发,居然朝着叶飞经脉封锁而去。

    于此同时,她左肘却是轰然一甩,朝着身后叶飞的X口抵去。

    叶飞心神大紧,陡然一侧身,以一G不可思议的弧度,就要滑立此处。然而他忘了,自己一只手此番还在柳若舞钳制之中。

    “哼!让我看看你真正的手段!”柳若舞轻哼一声,眉头煞气不减,右手轰然一甩,顺着叶飞的退势,一下子将其拉到了自己身前。

    原本二人一前一后,这下子却是正面相对。叶飞脸上出现了少有的错愕,柳若舞这一下手段,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不过他虽惊不乱,居然冲着柳若舞呵呵一笑,嘴里一副悠然的口吻,居然打趣道:“师M,看你这样子,对于师兄的言传身教很是留恋啊!要不师兄再教你两招?”

    他话是如此说,但是根本没有丝毫大意的意思,真气B发,化为雄浑劲力,将柳若舞的真气封锁,一下子冲抵而开。旋即大手一翻,反手扣击而去。

    他叶飞岂会轻易受人拿捏,这柳若舞说来就是他“徒弟”,如此大不敬自己,今日若是不给些教训,恐怕他日身份揭露之时,对方也不会承认的。

    既然拜入师门,那自然得尊师重道,他骨子里可是比较传统的人物。

    “哼!”柳若舞眼角一眯,目光内寒煞爆卷,诱人红唇赫然轻张。

    “风卷残云!”

    只见她毫不留情地挥掌而出,一下子抵在叶飞X前。明明没什么气力,弱不可闻,甚至就好似在ai抚一般。

    但是叶飞却是一下子瞳孔大张,一脸骇然神情。身后陡然间卷起一G狂风,缠卷着他的身躯,飞快后退。

    J乎就是一瞬间,甚至叶飞反手扣击的动作才堪堪发出一半,他自己已经卷入风旋威势之中。

    “嗷嗷”“嗤嗤”“咔咔”

    叶飞耳边巨象嘶鸣,巨剑激荡,更有烈日昊Y之辉光爆发激濯之声。身周劲力乱流撕扯,潇洒不羁的武师袍,衣角袍袖却是被撕裂而开,一瞬间就狼狈不堪。

    前一刻他还是挥斥方遒,坐镇阵法玄光之中,指点符道玄机的高人做派。此刻,却感觉身陷囹圄。柳逸才等人被B到极致,压箱底的手段似乎要用在他身上了。

    更让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是,柳若舞那里,也是明明白白,把他当作了目标。

    “诸位,趁此机会,拿下叶飞!”

    柳逸才当即醒悟过来,万千剑势凝作一G的惊人剑煞,一个飘转,朝着叶飞当头镇压而去。

    李青山聂峥嵘没有丝毫疑H,却是大喜过望。原本目标就是叶飞,这下子正好,诛杀首恶,可算是大功告成。

    一记记拳影飞S而出,激荡虚空,旋即化为巨象虚影,“嗷呜”嘶鸣,以骇然巨力,踏击而空而来。

    那烈日昊Y光辉B发到了极致,隐然之间,居然化为Y流一般。冲破虚空,流淌而来。

    叶飞眉头一紧,眨眼间局势逆转,他J乎是毫无准备。此处任何一人,单独对他出手,他都毫不在乎。但是三人合力,外加柳若舞虎视眈眈,他如何能挡?

    然而这等时刻,他却是不怒反笑,仰首望天,双臂一振:

    “好——”

    “既然汝等想死,我便成全你们!”

    他声音还未落下,两指一捏,一粒莹润玉石显露而出。只见他微微一用力,这玉石上一道青光封印炸裂而开,旋即其内H霞漫卷,好似巨坝溃堤,更似瀚海流沙,一瞬间,将其包裹其中。

    “土属X玄宝!”柳若舞目光一凝,旋即嘴角一翘,一下子洞察叶飞心思,“你想借大地之威,强行抗下他三人合力围击,我偏偏不让你如愿!”

    “风来!雨聚!”

    她一双纤手陡然张开,好似要拥抱整P虚空。符阵上光华激荡,流转而开,没入四周风旋之中,凝出一枚枚古怪印符,密密麻麻,笼罩虚空。

    霎时间,风旋爆卷,卷起冲天旋风,先柳逸才等人一步,冲着叶飞而去。

    那GH霞在狂风吹卷之下,却是飞快退散。准确地说,应该是狂卷吹薄,卷走。

    叶飞缓缓抬起头,淡淡扫了柳若舞一眼,旋即两指陡然一用力,那枚玉石轰然浮起。

    “土之印界,搬山移岳!”

    一道朗喝声响起,四周H霞一下子重逾万斤,吹卷而来的狂风霎时间凝滞下来。于此同时,叶飞脚下却是地动山摇,一道道土石拔地而起。

    也就是瞬息之间,叶飞所在虚空,已然化为一P百丈来高的HSe山峦。四周原始森林尽在山脚,柳若舞等人,却是各自丝线相隔,互不可见。

    “轰轰轰!”

    巨象踏击而来,一下子撞击在山峦之上,哀鸣一声,炸裂而开,留得一处处数丈大小的拳坑。连结一P,骇人无比。

    一道巨型剑煞,轰砸在山峦一角,以开山劈岳之势,居然劈斩而开十数丈剑痕。

    而那烈日昊Y之光,最是古怪,以天地威煞之势,配合圣殿神术之威,荡涤世间尘埃,焚烧万物。那Y流到得山峦一角,居然自下而上,流淌侵染,所到之处,焦糊一P,尽是灰烬。

    这些还不够!

    百丈山峦之上,叶飞背负双手,傲视苍穹,身前悬浮的土之玄宝,不停的瀑洒土之元气,灌注脚下山峦。

    巨象撞击的大坑飞快复原,剑煞劈斩的裂痕也完好如初,至于那焚烧万物的Y流,却是被沙土覆盖,泯然无声。

    “这怎么可能?我神术之威,昊Y辉光,普天之下,无人能挡?”

    李青山长大了嘴巴,好似见到了世间最难以置信之事。他内心你将叶飞看做生平大敌,但是这些日子在圣殿的学习。却是让他见到了整个天玄界最为玄妙莫测的力量,他对于自己的烈日昊Y,有无穷信心。如今场面,难以置信。

    “那玉石应该是一件了不得土之玄宝,借助大地之势,以土之厚重的,挡我等强力一击,本身就占据了上风。”

    聂峥嵘到底是世家大族的子弟,见识不凡,一下子道破玄机。

    “以叶飞的手段,借助这件秘宝,可以源源不断地调动大地之威。以三两之力,举千斤重鼎,不再话下,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柳逸才也是面Se难看,他以无上剑势,甚至凝聚出剑阵,但是也无可奈何。

    叶飞低头俯视,睥睨世间,没有丝毫不屑,因为这三人在他眼中,就是蝼蚁。

    他目光移转,望向半山腰悬浮的柳若舞,勾了勾手指,淡淡笑道:“你想看看我真正的手段,还得自己动手才行!”

    柳若舞看到这里,清冷面容上尽是肃然。叶飞的实力太多强大了,原以为只是借势之威,但是现在看来,恐怕还有低估。

    她却是不知道,叶飞这土属X玄宝也是刚得到的,在龙塔秘境之前,他也没有这等手段。

    而且如今场面,与其说是叶飞镇压柳逸才三人,不如说他的手段更加克制这J人。当然,他若是想镇压这三人,也不费什么力气。

    “自己动手?不用了,有他三人代劳,我乐见其成!”

    柳若舞面Se一寒,星眸内精光爆闪,一只纤手轻轻一点,万千风旋,卷裹而出。

    “你三人全力出手,我从旁相助!”

    她赫然冲着柳逸才等人清喝一声,让得三人微微一愣,有些莫名其妙。

    就在此时,那万千风旋已然卷裹到山脚,却是轰然散逸,冲着残余的巨象、昊YY流和剑势而去。

    只见横冲直撞的巨象虚影上,赫然缠聚了一道风卷,原本要撞击山峦巨石之势,却是偏转起来,扶摇直上,朝着山顶攀爬而去。

    昊YY流自山脚流淌而上,但却被一道旋风卷裹,散逸而开,化为一道道Y团,缓缓漂浮,好似狂风暴雨,朝着山顶涌聚而去。

    最不可思议的是那残留剑势,居然再次凝形,化为光剑,被那旋风卷裹,好似一位见到高手舞动一般,玄妙难测,刺击而上。

    巍峨乎高山,一瞬间,不再是阻碍。在风卷臂助之下,叶飞足下山峦,已然可有可无。

    柳逸才等人皆是大喜过望,一下子明白过来。柳若舞以风L诀相助,无形之间,便是二力叠加。原本是他三人要粉碎玄宝之威,才可伤得叶飞,如今看来,却是省了这一步了。

    根本不用多说,他三人再一次爆发,不惜气力,神通手段狂甩。

    今日不杀叶飞,来日必成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