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88章 天星令

    秦风一听这话,面目大骇,下意识的朝着身周阵法看去。挥诀做法,往日里如臂所指,任他驱使的阵法,此番却是不停使唤。虽然还在正常运转,但是已经超出他的控制。

    “这怎么可能?四阶阵盘的加持下,你一个小小符师如何做了手脚?”他声音里尽是惶恐,眼前一切早已超出他的认知。

    叶飞哪里还会跟他废话,单手一个挥点,一道玄妙威势B发,朝着术炼晶炉激荡而去。

    “休想!”

    秦风在这等关头,居然镇定下来,狠狠咬了咬牙。单手一个翻转,那枚冰锤再一次挥使而出。此番有着阵法加持,威势赫赫,寒光爆闪,化为Y流水光,漫卷而开。

    “哼!雕虫小技。”

    叶飞冷哼一声,凌空挥点的手掌还未放下,立时一个翻转,隔着虚空拍下。

    “轰!”

    一G无形大力轰击在秦风头顶,立时受到阵法之力反击。尤其是那一道刚刚生成的Y光寒煞,分外凌厉,好似要冻住整P虚空,居然堪堪将那G巨力抵挡下来。

    如此光景,好似一道冰盖悬浮在秦风头顶。四周阵法在这冰盖加持下,也渐渐稳固下来。甚至连术炼晶炉内飘荡出来的符文,似乎也没了威势,渐渐模糊。

    秦风一见这等情景,大喜过望,一脸兴奋,Y狠道:“原来你也就这点本事,虚张声势。这点符道阵法也想暗算我,不自量力!”

    得意张扬的言语还未落下,头顶仿若冰盖一般的Y流水光,陡然间碎裂而开。

    “咔擦”一声,再无半丝抵挡,那G巨力轰然落下。无边威势散逸而开,其下一众武师人人Se变,有如见到世界末日。

    “不过就是让你测试下阵法,这么得意G什么?莫名其妙!”

    叶飞微微摇了摇头,凌空一握。那G巨力却是随之爆发,化为波C,卷裹着四周符文,凝为一P漩涡。

    秦风等人立时便觉得四周多出了无数G吸力,有如一张张巨口,撕咬着周身。风刃激荡,但是落在周身,却是没有割裂之感,好似真的就是无形之力。

    “公子,真气消耗速度太快了。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脱力,任人宰割。”武师头领杨虎面Se一P惊慌,苦苦抵挡。

    其他人却是面Se发白,全身打颤,连说话都做不到。

    秦风一脸苦涩,根本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更别提脱困之道了。

    诸葛清明等人,只觉得震撼莫名。对方手段不弱,有四阶阵盘在手,又有这么多大武师凝成阵势,居然如此轻易就被叶飞困住,这未免太过离奇了。

    不过他等人早就见识过叶飞的手段,此番事情,倒也不是接受不了。

    葛瑞一脸唏嘘,看着秦风方向,居然微微有一丝羡慕道:“唉!真是便宜你们了,这种好事,什么时候能落到我头上。”

    钱世荣一脸鄙夷地看了葛瑞一眼,冷哼道:“好事?你少说风凉话了,我看飞少这阵法,纵使不是绝阵,恐怕出来后也会脱一层P。你要想进去可以向飞少请示,我可不会拦着你!”

    葛瑞一听这话,撇着嘴,一副你很白痴的模样,道:“飞少这阵法刚刚凝形,需要符师入阵试验。这等机会难得,若不是这帮人不识抬举,我早就请示入阵了,还用你废话?”

    他能够到此,正是当日厚着脸P,要试验符炼矿车得来的机会。若是能担当这阵法的试阵之人,那可真就是造化了。

    盏茶功夫后,秦风身周阵法已经溃散,十数位武师尽皆倒地不起。而此刻的秦风,也是满身汗水,筋疲力尽,手中冰锤cha击在身前,苦苦支撑。

    “嗯!差不多了!”叶飞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大手一挥,那G符文涡旋扶摇直上,朝着术炼晶炉内钻去。

    陡瞬间,符文涡旋尽数没入晶炉之中。叶飞手中动作却是未曾停止,反而更加剧烈起来。

    印诀挥洒,术炼晶炉却是也随之一涨一缩。似乎吞噬的符文涡旋太过厉害,容纳不下。

    “飞少,这玄器怎么如此不平稳,不会出事吧?”

    诸葛清明看出了些东西,术炼晶炉此番状态,分明便是在某个临界点。按他的眼光,这可委实不妙,一个不慎,炉毁人亡。

    钱世荣葛瑞二人也感觉到了不妙,脸Se微微有些难看。术炼公会内若是遇到这等情况,第一要务便是禁制大开,相关人员撤离。

    叶飞淡淡一笑,道:“诸葛先生不必担心,我自有分寸,好戏就要上演了。你三人能学到多少,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他前一句话是对诸葛清明所说,后面却是连带着钱世荣葛瑞二人一起提点道。

    三人微微一怔,旋即情不自禁地定下了神来。对方可是叶飞,前一刻还轻飘飘地拿下了“四阶玄阵”,岂会犯这等错误。

    庸人自扰!定然是庸人自扰!

    这般心念一起,他三人立时瞪大了眼睛,全神贯注,生怕错过一丝半点。

    只见叶飞手中动作陡然一顿,整个人精气内敛,脚下猛然一用力,拔地而起。一瞬间,居然到了术炼晶炉前。

    他半分停顿也没有,大手一个挥击,“砰”一声巨响,术炼晶炉赫然被其轰砸而下,朝着战车落去。

    “这是?”

    诸葛清明有些疑H不解,用四阶玄器轰击符文战车,这不是以L击石嘛?虽然符文战车防御禁制已经消散,但是也根本没理由做这等事情的。

    就在他心念浮起,还未落下之时,术炼晶炉轰击在战车之上。但是没有半分声势,一丝响动,半分晃荡也未曾发出。

    这般情景古怪到了极致,可以说是离奇到难以理解。不提四阶玄器威能,单单刚才吸纳的符文漩涡,就是不可轻视的力量。而这符文战车更加了不得,两G力量相撞,岂会没有半分响动?

    “开!”

    叶飞恍若未见,单手凌空一个挥点。那术炼晶炉上立时波动出一G骇然气势,符文漩涡再次钻了出来。

    没有半分碰撞抵触,符文漩涡却是自行钻入了战车中。

    印诀飘转,化为一道道流光,一瞬间散逸到战车的每一处角落。于此同时,战车上却是多了一道特殊的气劲,好似原本是个死物,此番活过来了。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秦风见到这番场景,心神震颤,拼命地摇着头颅,状似疯癫,“我钻研了这么长时间,毫无所获,你怎么可能如此莫名其妙,就炼化了这符文战车?”

    他拼尽气力站了起来,一手撑着冰锤,另一手抹着眼睛。似乎眼前这一幕只是幻景,他要凭空抹去。

    “嘿嘿!就你这点本事,哪里能和飞少比。不就是一架符文战车嘛!飞少若是愿意,分分钟就能拿下,有什么可奇怪的!”

    韩铸嘿嘿一笑,一脸鄙夷的看了秦风一眼。在他心中,叶飞手段通天,区区一个秦家小子,大放厥词,实在是不要脸。

    叶飞单手凌空一点,符文战车立时缓缓悬浮,光霞莹润,已然在控制当中。

    他又掐了两道印诀,将术炼晶炉收了回来。旋即转身,笑呵呵道:“你等刚才对我的所作所为,似乎多有不解,我来解释下吧!”

    众人一听这话,皆是一凛,甚至连韩铸福隆这等不通符道之人也伸着脑袋,凝神细听。

    “这符文战车实际上只是一座阵法的组成之物,荒弃在此不知多少年,但是阵源符阵一直处在随时激发的状态,所以刚才才会激发出防御禁制。”

    叶飞顿了一顿,淡淡看了秦风一眼,对方此刻也在凝神细听。不过他并不在意,继续言道。

    “刚才我无意间勾动印诀,牵引出这战车防御禁制,一下子击伤秦风。随后一掌挥击,将阵源符阵内聚集的能量彻底轰碎,战车防御消散。之后借着秦风那阵法威势,重新凝聚阵源符阵,将其恢复,完好如初!”

    他话音一落,冲着身侧轻轻一招手,符文战车居然缓缓漂浮而来,静静悬浮于他身侧。

    “原来如此,老朽这下子总算是明白过来了!”诸葛清明叹为观止,一脸苦笑着摇了摇头。

    葛瑞钱世荣却还是有些疑H,毕竟符文战车这等东西,距他二人太过遥远,很多符道知识根本不懂的。

    不过秦风似乎明白了过来,既有些无可奈何,又有些恼恨。自己费尽心机,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好处没落到,便宜了叶飞不说。还在对方手中栽了个大跟头,不知道后续如何善了。

    叶飞目光移转而来,看出了秦风心思,笑呵呵道:“你秦家也算是我神风四大家族之一,说来我俩还算是同辈,今日我不为难你!”

    他面Se温和,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是秦风听到这里,却是面Se一变,Y晴不定。强撑着身T,居然将那冰锤从地上拔了出来,斜指着叶飞。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秦风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他一脸Y气,摆出一副桀骜不驯,铮铮傲骨的样子。

    “哼!”叶飞冷哼一声,眉头一皱,寒声道:“这战车里应该有件东西在你手里,你J出来吧!”

    “蹬蹬蹬!”

    秦风一听这话,面Se呆滞,根本弄不清楚叶飞如何知晓的。心神震颤,脚下步伐连连后退。

    韩铸等人也明白过来,秦风来此多日,甚至还抓了不少矿工过来。恐怕早就对符文战车动了手脚,若是真有什么宝贝,被其拿去很正常。

    “天星令我是不会给你的,你死了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