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69章 器灵

    一道Y笑声响起,寒声凛冽,飘渺不定,好似来自九幽H泉。旋即一道鬼影缓缓在石门前凝形,尖牙厉爪,凶煞难明。

    “啊!”秋香一见这鬼影,吓得遍T生寒,俏脸上一阵煞白,不自禁地钻进了叶飞怀中。

    “咦!万木有灵,竟然是先天灵T,看来大祭司占卜的果然没错。”鬼影T了T嘴唇,明明只是一道雾影朦胧的虚影,但偏偏给人一G邪气鬼煞的血腥之感。

    叶飞瞳孔一缩,面Se一寒,厉声道:“区区一道鬼灵,居然敢在我叶家宝库重地放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声音一落,大手一个翻转,那铜镜收了起来,却是将术炼晶炉挥使而出。半分犹豫也没有,印诀挥洒,一道道火焰吞卷着雾化元气,朝着鬼灵围拢而去。

    “哼!不自量力的小子,就算是叶山虎在此,也不敢对本尊如此放肆!”

    鬼灵冷哼一声,利爪陡然一挥,居然透过重重火L,朝着叶飞攻击而来。

    叶飞虽惊不乱,一手拢着秋香的小蛮腰,另一手却是有条不紊的掐诀做法,一道道荒印凝形而出,居然化为阵势,以难以测度的威势镇压而上。

    荒印是何等厉害的东西,叶飞之前仅凭着简单印诀,就可以在武尊面前舞弄一二,对方根本无计可施。此刻更是结成符阵,威势至少强了十倍。

    “砰!”

    鬼爪轰击在符阵之上,鬼气弥散,似乎想要洞穿符阵,直击叶飞周身。然而就在此时,符阵上陡然涌出一G吸力,好似可以吞噬天地,立时就将鬼爪卷裹其中。

    一道道吸力隔着虚空,侵蚀而来,鬼灵大惊失Se,“这怎么可能?区区化筋境武师,居然挡得住本尊一击!”

    叶飞嘴角一撇,不屑道:“挡得住你一击?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区区炼气境鬼尊,也想在我面前放肆,找死!”

    他话音一落,放开秋香,拍了拍她肩膀,旋即飞身而上。

    “归元一气,给我吸!”

    四周雾化元气好似决堤的大坝,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叶飞身T灌注而来。化筋境壁障转眼间碎裂,转眼间跃升一个大境界。

    然而就此还没完,借助四周充沛的天地元气,叶飞的气息还在暴涨,直到淬骨境后期才堪堪停滞下来。

    这番情景说得麻烦,实际上也就是瞬息间的功夫,甚至那鬼灵还未反应过来,叶飞已然挥动术炼晶炉轰砸而出。

    “砰!”

    一道巨力立时粉碎鬼爪,其上符阵却是一阵浮动,跃居晶炉之上。“轰轰轰”,一道道沉闷响声爆卷而出,荒印符阵席卷着四周雾化元气,直接灌注到晶炉之中。

    烈火一瞬间激荡而出,环踞在叶飞周身,映衬着他的挺拔身形,好似上古火神降世。

    “这怎么可能?小小分家居然有这等人物?”鬼灵呆住了,没想到眨眼间,叶飞居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眼前这般样子,虽然只有淬骨境后期,距离他的修为还差了两个大境界,但是他根本难以小视。

    “玄器!符师!都不足以支撑你此番样子,难道是那印诀?”鬼灵一下子恍然过来,一脸惊异的盯着叶飞,好似穿。

    “你废话太多了!”叶飞根本没空和对方废话,炼气境鬼尊,恐怕整个神风帝国也未必有人这压得住。他只能借助此地充沛元气,和荒印之威,希望能有一丝抗衡的可能吧!

    前一刻还畏之如虎,妄图封禁石室的叶飞,此番却是毫不犹豫,隐身而上。

    “荒火凝形!”

    叶飞一声大喝,一手推卷术炼晶炉,另一手却是冲着四周狂点。身周无上火势漫卷而出,赫然化为一道扭曲兽影,隐然有一道兽吼声传来,绝世凶兽之威,陡然爆发。

    “这是……”鬼灵大惊失Se,看着眼前熊熊燃烧火焰兽影,居然产生了一丝恐惧之感。只是这怎么可能呢?对方只是个化筋境武师啊,纵使借助秘法爆发,也不过才区区淬骨境而已。

    武道九重天,一境一天地。他乃是炼气境鬼尊,怎么能在一个淬骨境小子面前露怯。

    狠狠摇了摇头,鬼灵面Se一阵狰狞,凶煞弥散,再也顾不得其他,一双利爪挥使而出。

    “唰唰唰!”

    鬼爪洞穿火焰兽影,发出刺耳尖鸣声。只是这火焰兽影,无形无相,虽然每一次抓击后都有损耗,但是晶炉中源源不断的火焰漫卷而出,立时就能弥补上去,完好如初。

    反观鬼灵这里,看似凶厉无比,但是每一次抓击,皆会有荒火煞力附着其上,侵蚀鬼灵虚T。也就是P刻功夫,原本鬼气森森的虚影,却是一道道烟气弥散,状态大大下降。

    叶飞一见这等情景,不由得点了点头,他这下子拼命倒是对了。火炎本就克制邪煞鬼物,虽然鬼灵境界甚高,但是在荒印加持的符火之下,根本毫无用处。

    荒是天地凶兽,成长到了极致,甚至可以灭世陨界。荒印在这等元气充沛之地,自然不讲道理,区区武尊,不得其法之下,的确难以抵挡。

    给我一个符阵,我可以毁天灭地。往日里符修门津津乐道的符道真谛,此番在叶飞手上施展的淋漓尽致。

    “嗷唔!气死我了,这是什么火,怎么这么厉害!”鬼灵一身神通,但是在荒火面前,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天地元气不尽,荒火不息,若是叶飞在皇宫宴会上有这等元气供给,那左老分分钟就可以拿下。

    叶飞淡淡一笑,冷冷道:“要你命的火,区区鬼尊也敢在我面前放肆,今日我就生生炼化了你!”

    他话音一落,身形一纵,拔地而起,手中晶炉赫然轰砸而下,镇压鬼灵头顶虚空。荒火阵势延展而出,笼罩鬼灵身周每一个角落。

    这下子鬼灵再无反抗之力,挥击的鬼爪护佑周身,单薄的虚影眼看着就要消散,从此消失于世间,再无半丝痕迹。

    “小子,你不能杀我,我是大乾叶家特使,我有重要询令要传递,你让叶山虎来见我!”

    鬼灵再也忍不住了,呜呼嚎叫起来。他明明想要求饶,但是口气里却是一副威胁的语气,高高在上,颐指气使。

    “呵呵!”叶飞讥嘲一笑,拿大乾叶家来威胁他,可真是异想天开。原本还想问询这鬼灵些消息,现在看来没必要。“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

    一道厉喝声响起,叶飞真气B发,归元一气激发到极致,C使荒火威势,眼看着就要以雷霆之怒击杀对方。

    “小子,你杀了我!炫光幻镜的秘密就再也解不开,那个叫做叶飞的小子更是死定了,你叶家也在劫难逃!”

    鬼灵惶恐不安,心神慌乱,什么都顾不得了,大呼惊叫起来。

    叶飞一听这话,心神陡然一凝,手中动作一阵凝滞,一脸古怪地问道:“等等!你刚才说什么,炫光幻镜?是这宝库秘钥嘛?”叶飞单手一个翻转,将那铜镜取了出来,旋即晃了晃。

    鬼灵一见这等情景,心想自己终于抓住了救命稻C,苦苦抵挡周身的侵蚀之力,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

    叶飞眉头一皱,又追问道:“你说得叶飞死定了是怎么回事?叶家在劫难逃又从何说起?”

    此刻他心神大惊,这鬼灵居然知道自己,而且居然和叶家安危联系在一起。他本能地感觉到,叶家的古怪之处,应该就在这里了。虽然心里重视无比,不过面上却是不动声Se。

    鬼灵慌乱无比,根本没注意到叶飞的神情,急切道:“叶飞是叶家天诏选定之人,只是天赋太差,在我大乾秘Y的辅助之下,居然化为废人。小小分家坏了我大乾叶家大事,叶家自然在劫难逃了!”

    他说得倒是言简意赅,但是其中深意却是让得叶飞心神一凛。重生以来,关于叶家的诸般信息,似乎在这一瞬J融起来。

    “秘Y灌注?原来我这幅躯T的怪状是你们害得,真是该死!”

    叶飞B然大怒,大掌猛然一挥,术炼晶炉滴溜溜乱转。一G吸力陡然B发,风卷残云,四周十丈之内的氤氲元气雾Y,居然一瞬间全都裹卷其中。

    古老、苍茫、混沌,贪Yu无度的荒兽气息B发,火焰兽影在这一瞬间终于摆脱了扭曲不定的朦胧状态,一只血Se暴戾的面庞显露而出。

    陡然一睁双眼,难以言说的贪婪气息弥散而开,好似要吞噬这整P天地。

    鬼灵一下子噤若寒蝉,连一句话也说不出。叶飞身后的秋香,却是呆坐在地面,眼睛一阵失神,好似魂魄都已消散。

    “嘎嘎嘎!本尊终于显化了!”火焰兽影面庞闪动,一脸激动的神情,盯着叶飞蔑视了一眼,道:“丑陋的小虫子,是你召唤了我,作为奖励,本尊要生吞了你!”

    他话音一落,大嘴一张,一G吸力朝着叶飞席卷而去。

    叶飞瞳孔一缩,没想到自己居然如此简单地就招来了荒兽残念。他上一世不知研究了多少岁月荒印,了解甚多。对于眼前这般情景,虽有料想,内心里也有些准备,不过时间上却是大大提前。

    不惊反喜,他嘴角一咧,开怀大笑道:“好好好!我这晶炉正好还差一只器灵,原想镇压炼化了这只鬼尊。这下子拿你来代替,可是强了百倍千倍!”

    话音还未落下,叶飞大手拍击而下,一道精神力凝聚的掌影轰击在晶炉之上。

    “砰!”

    惊天震响声爆裂而开,一G玄妙威势从晶炉上传荡而出,隔着虚空作用在火焰兽影之上。

    这荒兽残念虚影虽然强大,不过弱点实在太多了。本就是叶飞凝聚荒火显化而出,受他制衡掣肘。加上前世渊博的知识,高深的见解,驾驭此兽,如探囊取物。

    “啊!”火焰兽影惊骇大叫,赫然发觉自己周身溃散,刚刚凝聚出的面庞,居然缓缓崩碎。

    “本尊乃是天地至灵,你镇压不了我!”

    这兽影失神之下,那道吸力倒卷而回,护持周身,妄图和叶飞抗衡。

    “天地无极,镇锁乾坤,给我炼化!”

    叶飞一声大喝,晶炉上火焰漫卷,化为一道火焰阵势,和刚才荒火阵势有些相似,但是又有不同。他居然用出了荒印要诀,镇压荒兽虚影。

    “啊!小虫子,你镇压不了我。待我在这一界凝形稳固,我要一寸一寸把你撕裂!”

    火焰兽影话音一落,却是朝着晶炉钻去,居然毫不抵挡,配合叶飞,自行化为器灵,沉睡起来。

    叶飞根本没料到这般状况,只觉得有些古怪,嘴里悠悠道:“这荒兽有点意思啊!看来日后还得小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