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8章 意外发现

    叶飞一离开黑市,立时让诸葛清明火速赶往闪金镇,护佑韩铸的安全。

    他本能感觉到今日之事还没完。鬼先生虽然烟消云散,但是那“祭祀大典”其实已经算是成功了。五阶鬼王脱困不说,还多了一只鬼婴,加上莫名其妙消失的暗符师,日后恐怕还有风波。

    “罢了!荒印到手,纵使日后真有什么风波,我也不放在心上!”叶飞微微摇了摇头,不再琢磨骷髅会的事情。

    “不过眼下圣武殿堂恐怕已经注意到我了,加上李青山那不得真有些麻烦!”

    圣武殿堂乃是天玄界超卓势力,纵使神风帝国不值一提,此处分殿也甚为厉害,不得不防。

    “力量不足,暂时就只能借势了!”叶飞目光一凝,已然有了主意。术炼公会传道大会一开,圣武殿堂定然会来发难,新账旧账一起算。

    尽管他口头上和祖青檀二人说自己一力承当,不过到时候形势不由人,圣武殿堂定然还会将矛头指向术炼公会。那时候,才是他叶飞真正崭露实力的时机。

    叶飞微微一笑,收敛心绪,环顾身周,这才发觉自己来到了一处街市。原本正想寻个方位回天穹书院,陡然间想起什么。

    “陈东明那铺子应该就在前面吧!往日诓骗我无数YC,今日讨些利息回来,助我修行!”

    他点了点头,旋即直接朝着街市深处走去,到得一座小楼前停了下来,面Se微微有些难看。

    这小楼风格还算典雅,四周左邻右舍也皆是不凡,但是偏偏门前堵着一群衣衫褴褛的采玉人,四周来往行人指指点点。

    “玉华堂?是这地方没错,不是说经营宝石玉器嘛?怎么一帮穷要饭的堵在门口,莫不是大名鼎鼎的丐帮分舵?”

    在“叶飞”残留的记忆中,这陈东明乃是“自己”一个远房表兄。“叶飞”还未曾被家族放弃之时,可没少罩着陈东明,好东西给了对方不少。

    “这小子太不成器了,真是让我失望!”

    叶飞微微摇了摇头,大步迈开,挤开门口众人,直接走了进去。

    “活计!陈东明那小子呢?让他出来见我!”他一进入大堂,却是大咧咧地坐到茶J旁,直接朗喝道。

    这一声刚落下,伙计们不见招呼。但是挤在门前的采玉人却是精神一震,为首一个黑脸大汉走了过来,笑呵呵道:“小兄弟,你认识这家的掌柜?”

    叶飞微微看了对方一眼,旋即漫不经心道:“不用和我套近乎,你是讨债的吧!”

    黑脸大汉微微一愣,旋即尴尬起来,自己确实是想套眼前少年话语,没想到居然一眼就被人看穿,不由得讪讪一笑:“我们是玉田工人,原本给陈老板做事,J个月下来了,一分钱也没拿到,这才迫不得已!”

    叶飞点了点头,见对方还算老实,旋即点点头道:“哦?原来是陈东明这小子不仗义啊!你等下,我叫他出来!”

    他话音一落,扫视当场。大厅内三五个活计,皆是懒洋洋的样子,居然没一个人过来招呼他。

    “啪!”

    陡然一挥掌,身旁茶J顿时碎裂,化为齑粉。

    这一声轰鸣,立时震慑全场,一个个皆是惊诧难明,显然是被吓住了。

    黑脸大汉也是一阵抖索,没想到这少年年纪不大,居然如此厉害,分明便是个武者。

    玉华堂进出的都是豪门贵族,一众伙计最ai察言观Se,看人下菜碟。

    原本见得叶飞一身寻常衣衫,料想没什么钱财,不值得招呼。如今叶飞崭露出武者实力,这帮伙计却是像打了J血一般兴奋。

    武者重修行,轻外物。只要实力强横,那皆是大人物,他们可怠慢不得。

    这下子端茶送水地立时跑了过来,小声问候,为首的伙计也悄悄入了后院,想来是寻那掌柜的去了。

    “谁在外面嚷嚷,不会又是半吊子武修,我们玉华堂可不要废人。”陈东明锦帽貂裘,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缓缓步入大堂。

    一众采玉人见得陈东明,皆是精神一振,不过却似乎另有顾虑,你看我我看你,竟然没人敢出头。

    黑脸大汉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心,道:“陈老板,我们在玉田内做了不少时日了,工钱能不能……”

    他话还没说完,陈东明却是B然大怒,道:“工钱?你倒是会痴心妄想,你们那田出产的都是什么破烂,居然还想坑我,真当我陈东明好欺负?”

    他说话间,却是撸起了袖子,双臂一震,居然是二阶武士。一帮采玉人只是会使些粗浅力气的苦命人,根本就不是他对手,三下五除二,却是放倒了一大P。

    叶飞见得这帮情景,面Se一冷。原本脑海残念中对这陈东明还抱有一丝好感,此番尽数消散了。

    “哼!陈东明,你倒是长了本事!”

    他冷哼一声,大手猛然一挥,一道真气掌影朝着陈东明锁定而去。

    陈东明打得真酣,听到这话,心头一寒。有些莫名其妙,正想回头,那真气掌影已然轰到他背上。

    “砰”

    一G难以抵挡的气力爆发而开,前一刻还威风凛凛的陈东明,此番却好似一条野狗一般,跌撞在门前。

    “啪!”

    叶飞一脚踩在陈东明脸上,面Se微微有些Y沉,道:“欠债不还,你本事倒是不小!”

    陈东明只觉得全身好似碎裂一般,更多的却是莫名其妙,冤屈不已。他没招惹这些厉害武者啊,怎么来他门上寻仇了?

    他这时才有空凝视叶飞,一个少年面庞,十六七岁的样子,看起来似乎还有些熟悉。

    “你是……叶飞表弟?”

    陈东明一脸难看,好似见了鬼一般。在他心中,叶飞就是个武道废物,早就被叶家抛弃了,怎么会这么厉害。

    他也是二阶武士,此番又老老实实地看了叶飞一眼。化筋境武师,居然比自己还要厉害,这怎么可能?

    一众采玉人呆住了,原以为叶飞是个嫉恶如仇的纯真少年,习得一身好武艺,为民除害。

    这下看来,不单单是为民除害,似乎还大义灭亲啊!

    叶飞目光一寒,轻笑道:“你似乎很惊讶嘛!表兄?”

    他抬起脚,一把抓起陈东明衣领,凌空一甩,直接抛到大厅座椅上。

    旋即身形一闪,坐在了旁边,端起温热茶盏,细细品了起来。连面Se都平静下来,好似之前只是幻觉,二人宾主齐欢

    陈东明一脸惊诧,震骇难言。叶飞这一身化筋境修为让他难以理解,连处事手段也如此高深莫测,像极了那些个大人物。喜怒不形于Se,让人捉摸不定。

    “表弟,好J年没见到你了,你还好吧?”

    他揉了揉脸,尽量摆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叶飞今日之羞辱,只能先过了这关再说,日后再寻颜面。

    叶飞放下茶盏,眯着眼睛,面Se再次冷了下来,道:“我好不好,你真的不知道?”

    整个大厅内陡然间多了一丝寒气,J个T弱的采玉人却是浑身哆嗦,打起了寒颤。

    陈东升冷汗直流,颤颤巍巍,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躬着个身,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他内心里矛盾极了,叶飞分明就是个小P孩。但是三两句话的功夫,他就是Y气不起来,好似见到帝都某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就差跪下听宣了。

    “哼!我俩的事,稍后再算。你先把这些采玉工人的工钱结了!”

    叶楚然的出现,让得叶飞处理叶家的麻烦提上日程。这陈东明便是敲门砖,将是叶飞弄清楚叶家古怪的第一步。

    陈东升一听这话,哭着个脸,还想和叶飞分辨J句。却是被其一个眼神吓得噤若寒蝉,只能招来账房先生,就地结算。

    P刻功夫后,一众采玉人皆是拿到了自己的工钱,对着叶飞连连躬身,一脸感激。

    “小兄弟!这次多谢你了,我们无以为报在,这块籽玉乃是新近挖出来的,送予小兄弟吧!”

    黑莲大汉掏出一块灰白石头,放在叶飞身侧案上,又躬了一身,带着一众采玉人离开了。

    “表弟!这些人都是骗子,他们那玉田尽是垃圾,这就是一块破石头!”

    陈东明的一腔怒气,只能发在采玉人身上,讨些口舌之快。

    叶飞面Se平静,缓缓拿起那灰白石头,精神力下意识地探出,旋即面Se一变。

    这灰白石头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其内分明包裹着一块莹润晶石,其上雾气萦绕,居然是一块元石。

    元石乃是天然诞生的矿石,其内有着充裕的天地元气。乃是武者修行,术士修炼的天然辅助。就这么一小块,价值千金,而且有价无市。

    “这石头是你玉田里产的?”

    叶飞目光一凝,对着陈东明喝问道。

    陈东明原本还在骂骂咧咧,一听叶飞问话,连忙收起心神,又哭着个脸点头道:“表弟,那帮人真的都是骗子!那破田也不是我的,是这帮采玉人自己发现的,非要承包给我,坑死我了!”

    “哦?看来你受了不少委屈啊!”叶飞眯着眼睛,轻笑道,“似乎还对我刚才的处置有些不情不愿?”

    陈东明一听这话,直想点头,可是想起叶飞之前的手段,却是慌了神,连忙摇头说不。

    “嗯!那就继续承包吧!把你这J年账本拿来让我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