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5章 活祭

    叶飞眉头紧皱,内心震骇难明,目光游移,一G难以置信的样子。

    原本鬼先生已经迈步而开,听得此番言语,却是停下了脚步。面SeY沉,盯着叶飞,默然不语,似乎在想些什么。

    秀兰一脸莫名其妙,叶飞此番样子,和之前高深莫测的举动大不相同。对方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她不由得来了兴趣,问道:“怎么了?飞少,这阵图有什么问题?”

    叶飞看了秀兰一眼,旋即却是将目光投向鬼先生,一脸凝重。他似乎地感觉出了什么,只是此刻还不能确定。

    “鬼先生,祭品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叶飞的言语分外沉重,微微摇了摇头,旋即又大有深意地看了秀兰一眼。

    秀兰怔住了,她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本能感觉到了一丝古怪,似乎还有一丝警告。

    “哈哈!”鬼先生仰天大笑,似乎有些畅快,也有些得意,“飞少啊飞少,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没想到一张阵图,你就窥破玄机。”

    鬼先生缓步而来,步履轻松,整个人周身萦绕的鬼气似乎都消散了一些,似乎多了一丝生气。

    “嘿嘿!”他Y笑一声,毫无征兆间,袖袍一挥,朝着秀兰笼罩而去。

    秀兰不过就是一名暗符师,又毫无准备,立时便被制住了,一脸惊慌,连半句话也说不出。

    陡瞬间,全场气氛大变。鬼先生对秀兰出手,大大出乎诸葛清明的意料,他下意识地朝着叶飞靠拢而去,生怕叶飞遭到对方毒手。

    叶飞瞳孔骤缩,旋即缓缓恢复正常,又恢复了之前平静模样,淡淡道:“鬼先生好魄力,祭祀大典上献上的祭品,居然是一名少见的暗符师!”

    事情到得如今,一切已经很清楚了,秀兰身怀恶鬼灵胎,乃是此次献祭的最佳祭品。

    “什么?这居然是一次活祭!”诸葛清明面Se骇然,以他炼气境符尊的见识,听得此番事情,也是惊诧难明。虽然早就知道这骷髅会是个Y邪教派,但是没想到会是此番样子。

    “哈哈!”鬼先生仰天狂笑,面Se一瞬间狰狞下来,“不错,就是活祭。原本要献祭这丫头的,现在有飞少在此,想来把握更大一些了!”

    秀兰此番虽然被制住,但是五感皆在,听得这番话语,面若死灰,整个人如坠冰窟。晶莹泪珠一滴滴洒落,内心后悔惶恐混杂在一起,难以言说。

    叶飞微微摇了摇头,淡淡笑道:“这么俏的姑娘,就这般活祭了,可真是可惜啊!”

    话是如此说,但是他哪有丝毫惋惜的样子。一脸轻松,神情自若,还略微有一丝调笑的样子。

    “怎么?飞少怜香惜玉了!”鬼先生眉头皱起,听得活祭这般骇人的事情,对方居然还能泰然自若。

    光是这份气度,就不知折煞了多少人物。若不是他仔细探查过对方骨龄,还以为乃是修炼特殊功法,返老还童的老怪物呢!

    叶飞挑了挑眉头,缓步上前,到得秀兰身边。抓起对方L露的胳膊,盯着扭曲不定的恶鬼灵胎,轻笑道:“怜香惜玉?我可消受不起呢!”

    秀兰心丧若死,叶飞这般话语,已然让她彻底麻木,好似变成了一个傀儡。

    “好!那就请飞少快点开始吧!”鬼先生眼眸内微微有些凝重,叶飞如此大咧咧的样子,让得其有些心烦意乱。

    叶飞嘴角一撇,悠然叹道:“这所谓的祭祀大典,只有我等三人,未免太过寒酸了!”他又看了一眼秀兰的凄楚面容,摇了摇头,“哦!差点忘了你,你可是祭祀主角!”

    他话音一落,陡然从K脚间拔出一把匕首,直接扔在了鬼先生脚下,冷声道:“你把恶鬼灵胎内的鬼气拔除出来,等会我有大用!”

    鬼先生微微一愣,叶飞这语气,他听起来分外不舒F,好似命令自己一般。

    “哦!对了!不能沾染一丝精血,这祭品要是出了问题。那位神祗纵使分魂显化,恐怕也不会满意,说不得就在祭品名单上多添两三行,你清楚后果的!”

    叶飞又补充了一句,语气非常生Y,隐然还有一丝警告和威胁。

    他也没心思和鬼先生废话,转身到得祭坛,又研究起了那荒印铭文来。

    这荒印铭文显然是有人留在此处的,按照之前猜测,此处的诡异乃是那五阶鬼王弄出来的。

    但是叶飞清楚,那鬼王顶多只是后来者,留下荒印铭文之人,定然是了不得的大能存在。

    纵使是前世的他,恐怕也未必能铭印出如此荒印。他J乎难以想象,到底是何等存在,留下了这座祭坛。

    他轻轻吸了口气,压下心中惊疑。无论这祭台有多大来历,眼前已然神妙不再。只剩得荒印铭文,不过就是模拟出荒兽的的一丝天赋神通罢了。

    他定了定神,已然有了决定

    这祭坛可以转化吞噬力量,存于那P神秘虚空当中,可以看作是一只容器。只要略加改进,将那虚空中积攒的力量调集出来,就可以支持祭祀大阵运转。

    想必骷髅会处心积虑在此,也是看到了此番状况。叶飞一下子明白过来,却是再不多看。

    陡然间,他真气运转,精神力汹涌而出,一双手赫然掐诀做法,挥点不止起来。

    一道道印诀激S而出,卷裹四周符阵材料,好似都有了灵X,疯狂朝着祭坛涌聚而去。一G玄妙阵势延展而开,融入祭坛之中,好似天成。

    诸葛清明惊呆了,叶飞这般布阵之法,高明之极,效率更是不可思议。明明只是二阶符士,精神力居然如此凝聚,掌控力堪比四阶大符师。

    甚至其间显露出的一些技巧,更是超出他的眼界。若是他实力尽复,恐怕要费些功夫才能达到这等效果的。也就是说,二阶符士的叶飞,此番崭露出的东西,超过了六阶符尊!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若是传扬出去,恐怕可以震惊天下。

    另一边,鬼先生却是一脸Y郁。叶飞吩咐他做的事情,委实有些难为他。

    分离恶鬼灵胎,还不能沾染一丝精血。这分明就是让他完好无损,将恶鬼灵胎从秀兰身上chou离。如此事情,不单单消耗真气,甚至还大大耗损他的生元精气。

    不过考虑到祭祀大典后的巨大收获,他还是Y着头P做了起来。那精钢匕首轻轻划了恶鬼灵胎一下,立时“嘤嘤”怪响,好似Y童哭泣一般。同时,还有一道Y森鬼气弥散而开。

    鬼先生只是略微嗅了一口,立时面Se大变。连忙取出一只黑Se钵盂,将那鬼气吸纳进去。

    只是也只有这么一道,那恶鬼灵胎上的划痕飞快恢复,完好如初!同时,秀兰面容苍白了一分,似乎少了一丝生气。

    鬼先生面Se一下子难看起来,这恶鬼灵胎分明是在吸纳秀兰的精气。必须得将恶鬼灵胎隔离出来,否则,这东西没分离,祭品反而死了,那可就出大问题了。

    他一把抓住秀兰肩膀,一身真气B发,钻入对方窍X,封禁其中。旋即一刀刀,开始chou除恶鬼灵胎的气息。

    就这般,叶飞凝神布阵,鬼先生一心chou离恶鬼灵胎,而诸葛清明也不轻松。

    他虽然只是观察叶飞的布阵之法,但是诸般不可思议的手法落入他眼中,还是震骇难明。心念思动,百般疑H,萦绕在脑海。整个人面Se皱成一团,那种苦思不得的痛苦再次回到他身上。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条不紊布阵的叶飞陡然间一声大喝,“给我凝!”单手挥诀而出,祭坛上空立时符文飘转,化为一G旋风,一道阵法禁制轰然降临。

    祭坛上,原先就有一道荒印阵法,被叶飞施展出符阵镇压,化形而出,凝为符印铭文。

    此番在术炼晶炉上,又多了一道阵法禁制,一G说不出来的Y邪感觉,飘荡而开。

    三阵齐辉,同一P虚空,却是出现了三座完全不同的阵法,古怪无比。

    诸葛清明呆住了,在他看来,这三个阵法分明没有任何关联,但是此刻完美的契合在一起。这和他往日的阵道认知,完全不一样。

    “祭祀大阵终于布下了,我数十年的心血终于要实现了!”鬼先生见得这阵法,兴奋难明。那阵图骷髅会代代相传,虽然他并不懂符道,但是这祭祀大阵还是认识的。

    “哼!”叶飞冷哼一声,道:“鬼先生,这阵法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你快一点。没有恶鬼灵胎的气息,可招不来你要的东西!”

    他话音一落,鬼先生才醒悟过来,连忙继续chou除恶鬼灵胎。此番速度一下子快了起来,顾不得真气的急剧消耗。

    半柱香功夫后,秀兰手臂上的恶鬼灵胎化为一道虚影,最后一丝气息被剥除出来,收进黑Se钵盂之中。

    此刻的秀兰,气息萎靡不振,神智也早就不清楚了,昏睡了过去。

    “来!飞少,你看看怎么样?”鬼先生难以抑制激荡心绪,一手提着秀兰,另一手捧着黑Se钵盂,递给了叶飞。

    叶飞接过黑Se钵盂,却是没管秀兰,直视着鬼先生,淡漠地说道:“你好像忘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