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大唐圣医在都市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839章 一切都是浮云(大结局)

    在沐河踌躇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马师傅的叫声,他想都不想的一头扎进了古树林中。见沐河闯了进去,张吉志也只好跟着进去,就在刚才他多希望他能拒绝,不过换成是他,看到玲珑的表情,应该也很难拒绝吧!

    沐河感到马师傅的身边,他脚下就是悬崖,走出古树林后就是一P悬崖,在黑暗中根本分不清楚。

    把马师傅拖了上来,沐河往了眼下面的悬崖,忽然看到一抹红光。“红衣!”

    才把马师傅拉上来,沐河拽起地上的树藤一下子就跃了出去。

    “他疯了吗?”张吉志冲到沐河的身边时,被弹起的树藤给B退了一步。“那个是什么?”

    悬崖下有着一块散发着橘红Se的亮光。“好像是红Se的衣F抱着灯的反S。”马师傅看两眼说道。

    “我们下去看看!”玲珑也学着沐河的样子拽起树藤跳了出去,剩下了三人也跟着她一起顺着树藤往下掉。

    树藤垂到了一半就打住了,J个人在山T上悬空挂着,离灯光的位置大概还有七八米的高度,只见沐河荡起树藤晃动起身子,一下子就飞赴到了下面凸起的岩壁上,然后,像只壁虎一样爬下了山T。

    “哎,老子最不适合这个了!”张吉志学着沐河的样子飞赴到岩壁上,不过他没有沐河那么幸运,是直接撞了上去,好在手脚灵活才没有被撞下山去。

    沐河迅速的来到发光的地方,是红衣的外套,抱着平板。“这是那个nv人的!”张吉志来到他的身边看到平板的时候叫了起来。

    “找!”

    J个人接着电筒的光芒四下寻找着足迹,终于在不远处发现一连串的脚印。沐河毫不犹豫的沿着脚印走了下去,面前出现了一个大岩洞,两边有木头支撑着。

    “等一下!”马师傅摸着木头,上面的泥还很新。“这是盗洞。”

    “你怎么知道?”张吉志狐疑的问道。

    “上辈子我也是个盗墓者。”马师傅提着刀一脚跨进的盗洞,

    一行人走出了大约十来米后,岩洞一下子向上而走,马师傅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在没有其他路的时候,只能顺着这个洞往前。

    沿途沐河发现更多红衣留下来的记号,又走出十多米,在左侧出现一个小一点的洞,洞内还有不少树根,土质很松软。打通这个洞的人完全可以在这个自然的洞上动手,为什么还要另开岩洞?

    玲珑的问题引起了沐河的注意,他返回到自然洞前,捏起一块土层放在鼻子里闻了闻,上面还有粘Y。“蛇洞,快走!”

    说完,沐河钻进岩洞中急速的向前爬去,约一炷香的时间,洞到了头,一块Y石头出现了在他的面前。“找找机关。”

    可是光溜溜的墙壁上哪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在大家疑H的时候,萧晚晴向后靠在岩壁上,忽然面前的Y石板被打开,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是一个更大的天然动,岩壁上有无数个小洞,散发着腥臭味。

    “靠这里是蛇窝!”张吉志钻出来一看,顿时被面前的景象吓到了!“丫头,你不要告诉我宝藏就在这里啊!”

    “嗯,应该在那些下面,刚刚下过雨,坑洞都被水给淹没了,不知道有没有蛇勒。”玲珑自言自语到,这是,从水坑中,突然冒出一个蛇脑袋,嘴里似乎还咬着什么东西。“啊哦,是跟你们一起的nv人呐!”

    张吉志看过去,果然是她。“嘿嘿,死得好!”

    “红衣呢?”沐河忽然问道。红衣是跟着这个nv人来到这里的,nv人被大蛇伏击,那么红衣难道也……

    “在那里!”萧晚晴指着最底下的一个小洞,那里趴着一个人。

    “救人!”沐河让他们呆在上面,自己攀着小洞一点点靠近红衣,眼看着就要到她跟前,忽然从一处洞口里冒出一个蛇头对着沐河的身子窜了过来。沐河chou出古刀。对着它的脑袋砍了下去,古刀锋利之极一下就把大蛇砍成两半,大蛇落尽了地下的水潭中,一下子窜出十J个脑袋,张大口把死蛇吞进嘴里。

    沐河吞咽这口水看着水潭的翻滚,小心翼翼的来到红衣的身边,将她从小洞里拖了出来。

    “少爷!”红衣被惊醒,她一把拽住了沐河的手,对着他摇摇头。“没用了,我活不了多久了,这里很危险,那些人已经进入深潭底部,你们只有等天亮水退下后,从下面第二个洞口进入,红衣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

    “不!”沐河不相信的把红衣从洞里拽了出来,才发现她只剩下一半的身T,从腰以下的部位全部被蛇给吃掉。“闭上眼。”沐河咬着呀,恨声的说道。

    “谢谢少爷的成全。”红衣闭上眼,沐河抬起古刀,快说的穿过了她的后背,直接刺入她的心脏。

    红衣死了,用她的命换来了最后的信息。沐河提着古刀注视着眼前的水潭,天Se渐渐发亮,水位在下降,不一会的功夫就露出大蛇黝黑的身T。

    张吉志想用炸Y把炸死这些大蛇,但是被沐河制止。他提着古刀一口去窜到了大蛇的身边,手起刀落,快速的只留下残影。

    站在高处的人,只看到大蛇发出悲鸣,去看不到沐河的影子,十多条大蛇,在沐河的古刀下成为亡魂。

    山T中的小洞发出犀利索罗的响声,沐河斩杀了大蛇,血腥引来了更多的大蛇,望着红衣的声音,沐河,清理了大蛇的尸T,果然在洞底发现了三个约一米多高的洞口,他直接进入第二个。

    张吉志见沐河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往里冲,咒骂了跳了下去,踩在蛇的身T还有感到无比的恶心。

    跟着沐河一头扎进了第二洞里,跑出没有多久,就出现一闪红漆大门,跟雪山腹地中的异样,只是此刻大门已经被人打开,门口还倒着一句尸T。

    沐河闯了进去,一眼望到底的只有死尸!

    紧随其后赶来的人也被满地的尸T给吓到了。“怎么会这样?”玲珑吃惊的叫了起来。

    “看起来你的计划有了偏差。”沐河冷笑着提刀走进宫殿中,这里与雪山腹地的设计一模一样。

    沐河走道龙椅的后方,拉起一边的圆环暗门被打开,走过通道又是一闪红Se的漆门。他冷笑着说道:“张吉志,我们又要遇到老对手了。”

    “嗯, 禁蛊!”张吉志不会忘记在雪山腹地遇到的玩应,他深吸了口气,丢掉手里的抢,从后背chou出砍刀窝在手里。“老规矩,我打头阵,你断后,其他人走当中,我们一鼓作气冲到最后一座宫殿!”

    大喝一声,张吉志已经推开大门,其余的人跟着他闯入宫殿。

    正如他说的的那样,整个陵宫有七座相同的陵宫相套形成一个喇叭状,随着一个个进入,死亡的人越来越少,宫殿也越来越少,一路都没有遇到禁蛊,走道最后一个,暗门突然消失。

    “妈的,不一样!”张吉志试了J次都没有打开暗门。

    众人来到大殿上,这里没有禁蛊,更没有任何鬼物,玲珑的手环一直都很安静,只是静的出奇。“那些人是怎么死的?”萧晚晴忽然问道。

    谁都没有发现这里,在这么安静地方,没有留下任何弹孔,这些人就让死了,不是很诡异吗?

    马师傅像是中邪了似得走上台阶,他望着面前的龙椅,发出咔咔的声响。沐河看着龙椅,当它转过来的时候,苗志强的人影出现在了龙椅是,他在马师傅靠近的时候,忽然睁开眼,双手cha进了他的喉咙里,这突然的变故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苗志强掐着马师傅的喉咙一点点从龙椅上站起来,鲜血顺着他的手腕一滴滴掉落在地上,知道马师傅断气,苗志强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P刻功夫,马师傅就变成了一副G尸,被吸G了血。

    “咔咔咔,沐轻尘,我终于等到你了!”从苗志强的嘴里吐出武皇的声音,尖锐的笑声充当在整个宫殿上。

    张吉志吞咽这口水退了一步,走到沐河的身边。“你们不是说他是假重生吗?这个演的也太像了吧!”

    沐河看向玲珑,她也是一P茫然。

    苗志强一下子来到了沐河的跟前,他面无表情的抬着双手,行动极为迟缓。

    “他......”

    沐河晃过身,对着苗志强的后背用力劈出一道。苗志强噗通倒在地上,他怒喝了一声,反弹而起,冲向沐河,再次被沐河击倒在地上。“他才死,趁他没有变尸前,G掉他!”

    张吉志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刀看在了苗志强的脑带上,沐河诧异的看着他下手,摇摇头。

    “看什么啊,这么恶心的东西,我怎么会ai上那么久!”张吉志又砍了J下,才把脑袋砍了下来,失去头颅的苗志强,还能站立起来,盲目的冲向沐河。

    沐河抡起古刀懒腰劈了下去,身T被砍成了两段,苗志强倒在了地上,chou搐了J下,不在动弹。

    马师傅死了,苗志强死了,忽然一缕青烟从苗志强他的T内冒了出来。玲珑大喝一声,手中的锁魂圈一下子变大起来,对着青烟飞了过去。一声尖锐的叫声响起,只见青烟幻化成一个nv人的样子,被锁在了锁魂圈中,P刻的功夫就被吸入了锁魂圈中,锁魂圈回到了玲珑的手腕里。

    此事萧晚晴走上台阶,来到龙椅的跟前,发现了下面 通道,叫来了沐河,J人从通道下去,进入了密室,一个黑影从眼前闪过,沐河急速的追了上去。一直追到了墓室的尾端,一口巨大的棺材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棺材上坐着一个人,沐河一眼就认出了他是沐师爷。

    “沐轻尘,J出龙骨,我就放你们出去。”沐师爷嘿嘿笑了起来。

    “不可能。”沐河话音刚落就窜上了棺材,沐师爷弹起身子一下子飞了起来。

    沐河扑了个空,立刻追着沐师爷的身影而去。

    沐师爷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J个晃身就出了墓室,来到一声黑漆门前,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法,一下子从沐河的面前消失,而在沐河身后的通道也不见了,他跟其他人隔离开来。

    沐河摸着眼前的黑门有种熟悉的感觉,踹在怀里的龙骨忽然跳动了起来,一下子就飞出了他的怀里,龙骨在黑门前转悠了半饷后,直接撞向了黑门。砰的一声,龙骨碎裂开来,露出一把极为细小的锁扣,它自动cha入了黑门上的裂缝中,咔咔咔,门被打开了。

    沐河的眼前一亮,满屋子都是宝物。一个黑影悄然的走道沐河的身后,沐师爷手中的匕首狠狠刺入了沐河的肩膀中。

    沐河从一只金Se杯子中看到了沐师爷的行迹,翻手古刀刺进了他的腹部中。

    “哈哈哈,沐轻尘你是杀不死我的。”沐师爷chou出古刀,露出一个大窟窿,哈哈大笑着。“像你吗这些凡人是不可能杀死我的。”

    血从窟窿中递出来,染红了沐师爷的一大P长袍,他跌跌撞撞的走进藏宝室,双眼中露出贪婪的神Se。

    随着沐师爷的死亡,沐河身后的通道再次出现。张吉志看着倒在金子上面的沐师爷,无语的踢了踢他的身子。“死绝了!这么容易,我还以为他很牛B呢!”

    沐河古怪的笑了笑。张吉志看到金子眼睛发亮起来,恨不得把自己的包都塞满。

    这时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沐河回过头看到秦厉带着不少人出现在墓室中。

    秦厉看了眼倒在血泊中的沐师爷冷笑了下,燕从他身后走出,冲着沐河笑笑。“恭喜沐小弟,这次又立一功。”

    “什么意思?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沐河疑H的瞪着燕。

    这时,萧晚晴走到燕的跟前,摘下衣F上的纽扣放在他的手心里。

    “这还要谢谢萧总裁。”燕命人把藏宝室的宝物放进箱子里,贴上封条送往花都市。随后拿出一份文件J给萧晚晴。“这是我的承诺,苗家的人都已经全部落,红叶集团正是归属于你,宁小茹也回到了红叶集团,这次任务圆满成功。”

    沐河诧异的瞪着萧晚晴,再傻的人也知道自己被出卖了。

    萧晚晴看着沐河,她低下头轻声的说道:“对不起,我利用了你。”

    沐河呆立了很久,发出一声嘲讽的笑声,头也不回的从原路返回,丢下一屋子的人,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时隔至今,已经过去三年!

    原来的‘有道’医馆已经变成一脚酒楼,偶尔会看到一个妖孽的男子进出这里!他身边总是跟着两个人和一个小丫头,点上个酒楼的特Se锅后,喝酒到天亮,被人扛着送回了位于花都市老区的一家S人诊所中。

    诊所的门上挂着一块牌子。

    看病不死人不偿命的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