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大唐圣医在都市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88章 你不能下乡

    赵玉栋却似乎像没看到那俩nv孩的脸Se,继续腼着脸的过来,一口一个外甥nv婿的叫着,沐河的那个脸,一会儿Y,一会儿黑的。

    “赵先生,麻烦你,我很累了,能让我多休息J天吗?”

    沐河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如果你再天天的过来,有些事,我真不会再帮你!”

    “外甥nv婿,都是自家人,何必说这么外气的话呢,什么帮不帮的,我又没有孩子,最后还不都是你们的。”

    “打住!”沐河立刻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现在,请你出去,把门帮我关上,ok?”

    赵玉栋喉结咕噜了一下,似乎被沐河的话给噎了一下,他咽了口口水,还想再憋出J句,看着沐河的脸Se,只好讪讪一笑:“那好,我过J天再来,外甥nv婿,你好好的保养身T。”

    房门,被关上了,沐河叹了一口气,还没说什么,两张黑黑的小脸,就凑到了他的面前:“好一个外甥nv婿啊,沐河,我们真不知道,你到底有J个好MM!”

    “嘿嘿。”沐河一阵G笑:“那个老混蛋的话,你们,你们也相信?”

    “我们不相信!”两个nv孩似乎很理解的点点头。

    沐河刚要松口气,就觉得自己的耳朵像要跑到头顶去了,两张秀丽的面容,绽开一朵灿烂的笑容:“不相信,我们就是傻子了!”

    “饶命……”一声惨叫,响彻在特护病房中。

    走廊上的J个护士,听着这个声音,忍不住的捂嘴直笑,帅哥也有求饶的时候。

    时间过得真快,这一天,又很快的过去了。

    晚上,黑风四煞特意过来,大煞二煞还要再替沐河以真气疗伤,沐河摆摆手,拿出了那颗珠子,托在手心中:“你们去休息吧,我用这个珠子就可以了。”

    “少爷,你的毒血攻心,会不会就是因为这颗珠子总在你身上,吸附了太多的毒素,所以才会引得少爷吐血不止?”

    大煞看着那颗珠子,里面两层,外面一层碧绿,里面的却是一P淡绿,不用开灯,房间里都是一P莹绿的光芒。

    珠子在沐河的手心中,不动自动,似乎听懂了大煞的话,忽得S出一道绿光,直剌向大煞的眼睛。

    大煞反应也算是快的,立刻闭眼闪身,沐河也是瞬间握住珠子,止住那道绿光:“真是顽P,一句玩笑也开不起?”

    珠子仿佛有些害羞起来,在沐河的手中,轻轻的跳了一下。

    黑风四煞一阵的诧异:“少爷,这珠子,是,是活的?”

    沐河微微一笑:“两万多年的精灵呢,你们以后说话要小心了,千万不要说它的坏话。”

    珠子跳得更欢了。

    沐河把珠子轻轻的贴近自己的心口,那珠子似乎有磁力一般,不用扶,自己就黏在了沐河的身上,开始缓慢的转动起来。

    沐河冲着黑风四煞摆摆手:“我没什么事了,你们先回去吧。”

    黑风四煞点点头,看着那珠子的速度明显的在加快,沐河的脸Se也是由白皙,变得浅红,随即变得通红。

    黑风四煞一阵大惊,赶紧就要过来,沐河却突然一弯腰,一口黑血,又吐了出来。

    “少爷!”四人一阵的惊呼,沐河根本来不及说话,一口接着一口,吐出的血又黑又腥,而且里面似乎还有一块块的的东西。

    沐河弯着腰,那颗珠子竟然还是没有掉下来,转得就像风火轮一样。

    床上一滩血迹,沐河的脸Se也是再由红变白,似乎有些惨白起来。

    “不能再吐了!”四人相视一眼,立刻伸手,齐齐的拍向那颗珠子。

    他们的手掌还没有触到那颗珠子,立刻就觉得一G排山倒海的气L,翻涌着,直反扑过来。

    四个人顿时一阵的大惊,随即运足十分的真气予以抵抗,却没想到,对面的气L更如雷霆万钧,直震得他们四个,噌噌得后退好J步,靠在墙上,这才罢休。

    “少爷!”四人一阵的惊呼,沐河此时却是脸Se煞白,软软的就要倒在床上。

    再看他心口的那颗珠子,已经变成墨绿Se,转动的速度,也开始变得缓慢起来。

    沐河的喉咙忽然嚅动了J下,随即一大口黑如墨汁的YT,夹杂着一个物T直喷了出来。

    那个东西落到地面上,弹了J弹,似乎还想再回到沐河的T内,却被珠子的光芒给压了回来,不甘心的又落到地上的那滩黑血中,蠕动了J下,不动了。

    四人一阵面面相觑,这是什么东西?

    大煞慢慢的走过去,拿起床头柜上,沐河用过的筷子,小心翼翼的夹起那个东西,软软的,像是虫子的尸T,却没有头眼尾之分。

    筷子一夹起来,那个东西突然又动了J下,大煞吓了一跳,加大手劲,直冲进卫生间,扔到马桶里,连按了好J下,直到确定那个东西再不会浮上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重新回到病房,沐河虚弱的躺在那里,嘴角还有一抹黑血,更显得一张脸,苍白如纸。

    “少爷,少爷……”四个人赶紧围过来,轻声的叫道:“少爷,你怎么样?”

    沐河心口的珠子,转动得更慢了,四煞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叫了起来:“珠子的颜Se开始变淡了。”

    大家的眼光立刻转身珠子,果然,墨绿已经消下去,变成了深绿,随即每转一圈,珠子的绿就减弱J分。

    眼看着珠子的颜Se已经变成了浅绿,而里面的颜Se,J乎就要透明了,一只手突然紧握住了珠子,Y拽了下来。

    “少爷!”

    “它把自己的功力,输给我了!”沐河微叹了一声,坐了起来,看着手中的珠子,似乎还不甘心,努力的想再在他的手心中旋转。

    沐河微叹了一声:“你是想把万年的精气都度给我?”

    珠子在沐河的手中微跳了两下。

    “那你们或许就会死掉了。”

    珠子又跳了两下,沐河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将珠子重新放到自己的心口。

    珠子似乎非常的欢愉,飞快的旋转起来,终于变得透明了,珠子似乎已经耗尽了自身的精气,一歪,就从沐河的身上掉了下来,落到了床边。

    沐河轻轻拿起那颗珠子,只见通T透明的珠子上面,开始裂开一条条的细小纹,一点点却又那么迅速,最后“啪”得一声,在沐河的手中,化成了一滩粉沫。

    沐河鼻子一酸,眼中顿时盈上泪来,捧住那把粉沫,轻轻的打开窗户,最后看了一眼。

    它们生前是两颗树,虽然吃人无数,却从不是主动去袭击人,直至最后,化为两颗碧珠,又救人无数,虽然相伴了只有短短的十来天,沐河却觉得它们会是自己一生的伴,却没想到……

    沐河轻轻的扬起手,一阵微风袭过,那堆粉沫随风而舞,泪眼之中,沐河似乎看到一男一nv相互牵手,面带微笑的望着他。

    “你们,要好好的……”

    沐河J尽哽咽,最后一点粉沫终于也消失在了风中。

    “少爷……”大煞担心沐河吐血再吹了风,赶紧过来要扶他,手还没有碰到沐河,却突然不由自主的后退了J步,惊讶的望着沐河:“少爷,你身上,有好强的内力!”

    沐河也是一愣,微吐内力,手掌在床头柜上轻拍了一下,一个清晰的手指印,赫然凹了进去,那四个人又惊又喜:“少爷,你,你已经达到真气修炼的最高境界了!”

    沐河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倒希望没有。”

    四个人也知道沐河此时心情难过,不好再说什么,赶紧的让保洁工进来打扫卫生,那边沐河向着他们摆摆手:“我没事的,你们先回去吧。”

    保洁工在那里拖地,沐河坐在一边,想了想,觉得不太好,转身想要出去,保洁工却突然问道:“沐医生,听说,你明天要跟着燕副市长去微FS访!”

    沐河心里顿时一阵咯噔,停下脚步,缓缓的转过身,望向那个保洁工。

    保洁工冷冷的望着沐河,一双手紧紧的握住拖把,似乎在扭动。

    沐河冷笑一声:“谁派你来的?”

    保洁工猛得一扔手中的拖把,一把锃亮的匕首,就露了出来,直对准沐河就扎了过来。

    沐河冷哼一声,眼看着匕首就要扎过来,沐河身形微闪,用力的一跺脚,正好踩在保洁工的脚上,保洁工闷哼一声,扑通一下,就坐在了地上,直吸凉气。

    “谁派你来的!”沐河走过去,脚尖轻踩在保洁工的脚踝上面,保洁工惊恐的望着沐河,努力的想要收回脚,却丝毫无法动弹。

    沐河微微加大了力,“说!”

    “是,是……”保洁工突然抱住沐河的腿:“我,我不能说,我说了,一家老少都得死,求求你,饶了我吧……”

    沐河这下倒有些下不去脚了,自己这唯一的缺点,就是心太软,这些杀手,怎么都知道呢?

    沐河狠了狠心,又再加了一些力气:“说,谁!”

    “我,我……”保洁工疼得脸都变形了,一只脚快被沐河踩碎了,一只脚,眼看着又要变成残废,保洁工突然一咬牙,拿起匕首,直向自己的心口扎了下去。

    沐河微叹一声,手指轻弹,看着保洁工垂头丧气,却坚决不开口的样子,摇了摇头,指向房门:“你走吧!”

    保洁工不相信的看着沐河,沐河点点头,走向窗户:“趁我没反悔之前,快点!”

    保洁工立刻窜出病房,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很快的远去了,沐河再次的摇摇头,燕的这次乡下之行,估计不是那么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