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夜色里的温情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542章 为你而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开始做梦,我梦见了我们即将要举行的婚礼,这个梦境是如此真实,真实到我看清了每个来参加我们婚礼的人。

    其中有陈冰,有H子强,有那个蔡部长,竟然还有曹莉莉和曲小艺......

    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在笑,可我却感到不寒而栗。

    很快就到了J换戒指的环节,可是情况却突然发生变化,原本晴朗的天空开始狂风暴雨。

    婚礼上的一切都被狂风吹得支离破碎,我被风沙迷得睁不开眼,可就在我努力睁开眼的时候,我看见苏雨被一个蒙着面的男人带走了。

    我在她身后追逐着,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她,可不管我跑多块都追不上她。

    紧接着地面开始坍塌,我的世界被铺天盖地的黑暗所淹没,我开始窒息......

    终于在窒息中醒来,汗水已经从我额头渗出,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下意识地转头一看,苏雨还在我身边安详的睡着。

    我深吸一口气,这才慢慢冷静下来。

    我靠在床头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继而开始回忆刚才那个奇怪的梦......我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是有什么暗示吗?

    不知道是苏雨感受到我醒来了,还是她根本就没有睡着,她忽然翻了个身仰头看着我道:“你怎么还没睡呀?”

    “睡了,刚才做了个梦,被吓醒了。”

    “什么梦呀?”

    我伸出一只手下意识地搂紧她,说道:“我梦见在我们的婚礼上,突然狂风大作,一个男人来把你接走了,我怎么追都追不上你,然后我就崩溃了。”

    苏雨也将我抱得更紧了一些,她轻声对我说道:“只是个梦,你不必在意......可能就是最近J天我们都太累了,而且梦是相反的嘛,傻瓜!”

    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安W,但我的心里却是无比踏实,我相信在婚礼上,她绝对不会做出梦境里的一幕。

    我终于灭掉了手中的香烟,向她问道:“你呢?是被我弄醒了,还是你根本没睡着呀?”

    “睡得很浅,我也不知道睡着没有。”

    “有心事?”我低头看着她问道。

    苏雨迎着我的目光,与我温柔的对视着,她轻轻地将手放在我的脸上,笑了笑说道:“后天我们就要结婚了,我想每个nv人在面对这样一个时刻时,应该都会有情绪上的波动吧。”

    “这是恐婚啊!”

    “不是,我只是在想,以后我们该怎么去生活,因为婚姻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哦,你这样说那我就懂了,”我笑了笑,也伸手在她脸上摸了摸,温柔的说:“你也不必担心,咱们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嗯。”她重新躺回我的怀里,温顺得像一只猫咪。

    ......

    第二天一早我便和苏雨一起去了酒店,等樊松和艾西到来之后,我们便一起彩排婚礼,她们俩一个是伴郎一个是伴娘。

    这一天也是相当忙碌的一天,除了要彩排婚礼外,我们还要招待来参加我们婚礼的一些客人,给他们安排酒店住宿等等一些繁琐事情。

    傍晚我们一起吃完饭后,苏雨便被艾西带走了,按照民俗,我今天晚上是不能和她住在一起的。

    然而这个晚上我和樊松这个大老爷们儿一起布置婚房,忙到夜里十二点,我们又一起喝了点小酒,晚上他就在我这里睡的。

    这一夜我一直睡得断断续续,一想着明天就要结婚了,心中既紧张又兴奋。

    早上五点过我就起床了,好一阵收拾大半之后,便在婚庆公司那边的张罗下准备迎亲。

    而樊松作为我的伴郎也没有闲着,他与杜大哥一起为我待会儿的迎亲出谋划策,帮我打理着许多小事情。

    早上八点,鞭P声响起,迎亲的车队已经准备就绪,我爸将事先准备好的烟和红包放进车里,确定没问题之后,一行人便准时取车向苏雨的住处驶去。

    好在今天天空作美,晴空万里,一路上我们遇到了许多贴着喜字的车队,这证明今天确实是个好日子。

    仅仅半个小时我们便来到了苏雨所在的小区,同时点燃了鞭P,提醒nv方的人,迎亲的车队已经到了。

    因为鞭P的缘故,周围不断聚集了许多街坊,大部分都是冲着看热闹来的,我们也象征X地拿出红包和喜烟派发给每一个人。

    他们为我让出一条道,我一鼓作气就往楼上冲,来到苏雨所在的门口后,我一看傻眼了!

    门口被胶带给封了起来,樊松上前二话不说,用力一把撕开那些胶带,抬手就对着门一顿猛敲:“开门开门,抢新娘子咯......”

    “怎么那么不守规矩呢?赶快将红包递进来。”

    本身就是图个高兴,我当即从包里抓出一把红包就往屋里塞。

    等我将红包塞进去后,又听见艾西叫吼道:“门上的胶带被你们撕了吧?胶带上有一张纸,让新郎官把纸上的内容大声念出来。”

    我和樊松又赶忙将之前撕掉的胶带捡起来,里面果然有一张纸,上面写着一段话。

    我将纸抚平后,对着上面的内容大声念了起来:“我,谢Y,会ai苏雨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从今以后不管疾病还是贫穷,我都永远ai你,老婆嫁给我吧!”

    “念得不够大声,没听清楚。”里面再次传来艾西的声音。

    于是我又加重了语气重新念了一边,里面还是不乐意。

    樊松说话了:“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开门,我们可撞了啊!”

    “你有本事就撞啊!”

    樊松还真做出一副准备撞门的姿势,我拉住他说道:“别撞,小心有诈!”

    樊松又只好从里头喊道:“那你要怎么要才开门?”

    “红包拿来,其它的话说再多都没用。”

    我又刚忙抓出一把红包就往里面塞,门终于开了,可是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却又让我傻眼了,眼前摆放在J十杯啤酒。

    我和樊松顿时愣在原地,傻傻的看着地上这J十杯啤酒,重重咽了口唾Y。

    “懂规矩吧?想要见新娘子就喝。”

    “那么多,你想让我们今天全都J代在这里吗?”樊松睁大了眼睛瞪着地上这J十杯啤酒,不可思议的说道。

    “来吧,别废话了,哥J个今天都给我把咱们男人的气势拿出来!”我一声大吼,率先端起两杯大喝了起来。

    樊松和杜大哥他们也随即端起地上的酒杯喝了起来,艾西却在一边笑道:“先说好,剩一杯就做十个俯卧撑,以此类推!”

    “靠,算你狠!”樊松在旁边不咸不淡的抱怨一句,但还是很爷们儿的喝了起来。

    虽然我们J个大老爷们儿都还挺能喝的,可这个时候要是都喝醉了那还迎什么亲,结什么婚啊!

    我们最后还是剩了十杯的量,也就是一百个俯卧撑,好在我们迎亲的人多,每个人做十J个就够了。

    可是做完俯卧撑还没完,还得回答问题,比如我和苏雨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我们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刚好这些问题我都记得,等我回答完后,又让我们一群迎亲的大老爷们儿跳舞唱歌。

    樊松终于不爽的抱怨了一句:“还有完没完啊!”

    “你一个伴郎急什么,人家新郎官还没急呢,一边呆着去!”艾西不满的白了樊松一眼。

    “行,我一边呆着去,你也跟我一块一边呆着去。”樊松说完,很爷们儿地一把将艾西扛了起来,然后给我们让开一条道。

    我也第一时间将卧室门推开,我看到了坐在床上穿着洁白婚纱的苏雨,她的脸上有丝丝泪痕,可是这并没有影响到她的美丽。

    我这一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完美的新娘,那高贵优雅的气质简直令我心旷神怡,用这个词来形容真的一点不为过。

    在我与苏雨的深情凝视中,屋外传来了热烈的掌声,和祝福声。

    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我向她张开了双臂,弯下腰抱起了她,感受到彼此的气息,我再次情到深处,低头亲吻了怀抱中的她......

    我将她从屋里抱了出来,在众多亲朋好友的祝福下,我抱着感受着她给我的甜蜜,一步步往楼下走着。

    她靠在我的耳边,温柔的对我说道:“老公,我的前半生一直为我父母而活着......我的下半生,一定要为你活着!”

    听着她这番话,我的心在颤动,我的脚步却无比坚定,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溢了出来。

    我哽咽着回答道:“这辈子遇见你,是我的幸运,我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余生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待你如初。”

    她幸福而又甜蜜地点着头:“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我抱紧了她,走向楼下停着的婚车,走向属于我们幸福的殿堂。

    ------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