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诗词 > ico唱见同人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那一定是恋ai了〉

    【天月you】

    #2018天月生日贺文,有参考天月推文以及J首专辑曲名

    #专辑曲的部分,用到了《hello,world!》的〈明日の月〉,还有《那一定是恋ai了》里面的〈失落星球〉、〈只有你〉、〈一定是ai〉、〈星期一的忧郁〉、〈mr.fake〉、〈牵线人偶恋人们〉(没用到恋人xd)、〈致命一击〉、〈破铜烂铁怪兽〉、〈你在我心中施了魔法〉,可以在文里寻宝(?

    「今晚的月亮也超漂亮!」

    举直了双手,像在拥抱夜空,仅看着那被月光衬得更为柔和的背影,你仍可以想见他脸上是多灿烂的笑容──一定是笑弯了眼的那种──岁月静好,或许就是用在此时此刻?你没有回应,天月才侧过头看你,发现你也只是盯着他:「怎麽了呢?」

    如月般温柔的声线,b星子更璀璨的眸,而灿烂的笑容兴许连太yan也望尘莫及。你想,怎麽会有这麽奇特的人,r0u合了看似矛盾的元素?

    「我在想啊,天月くん,於我而言,你是什麽样的存在呢?」

    根本答非所问嘛。天月忍不住笑出了声,望着你的眼神多了J分无奈。

    「那麽,是什麽样的存在呢?」

    你笑着拉住他过长的袖口,以食指跟中指行走在他的手臂上,你的指尖彷佛带着魔法,所经之地都染上红晕,最後停留在领口时,他羞赧却直率地盯着你,就只是盯着你,绯se从耳根蔓延至眼尾。

    「你是宇宙。」

    他又笑了,还来不及问为什麽,你就开口回答了。

    唇瓣张合,无声。

    *

    认识他的那年,你什麽也不是,混在普通人里苟活着,彷若一个无主的牵线人偶,路过的人皆可拾起把玩。你感觉自小戴上的乐观开始松脱,甚至以为自己连mr  .  fake都做不来了,虚假的自己渐渐成为了真实,根本是怪兽吧。不仅如此,还是破铜烂铁做成的怪兽,迷失在名为失落的星球。

    第一次听见,那是多麽乾净的嗓音。

    老套的藉由共同朋友介绍,接着就成为了朋友。

    「心情不好的话,我唱歌给你听吧。」

    疗癒的、爽朗的歌声,除了词以外,也传达出「我在你身边」的讯息。如果声音看得见,天月的声音就是光──迷途上的油灯,黑夜里的烛火,抬头就能望见的北极星。你享受他带给你的平静,却又觉得自己不值得拥有这麽好的友人……所有的矛盾与困H,不知怎麽着,每次都会在听见他声音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一滴墨能染黑整碗水,一簇火光也会趋走整屋漆黑。你总忘了他是火光,不是水。毕竟他是那麽的温暖。你以为一如既往,没发现他声音里与日俱增的情绪,你越来越依靠他,而他或许也是。

    *

    不管是星期一或是星期五,彷佛只要有天月陪伴就不再忧郁,随着认识的日子越来越长,通话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有时听着他的呼x1,他用压低的嗓子轻哼着曲,电话这头的你就睡去了。

    「一定是ai。」

    「你建设x全无。」

    跟朋友谈到他,不知是你明显又快乐了起来,还是眼里的光芒太闪烁,朋友点出了你对他的情绪。

    「只有他能让你好好睡、令你放松,而这种自在与日俱增,依赖感也是。你真该看看从你嘴里冒出天月这名字时,你是什麽表情。」朋友瞥了你一眼:「那一定是恋ai了。」

    天月这名字多好听,念完嘴角很自然就会拉出微笑,绝对不是你对他有什麽非分之想──只是好喜欢、好喜欢而已。

    但这朋友只会斩钉截铁地说,一定是ai。

    七夕、圣诞节、新年、情人节,你没有特别为他做过什麽,因为你从不认为这是特别的节日。的确,你会统一写卡P给朋友们,但他收到的不会特别到哪里去,因为他仅仅是朋友。

    但是生日是特别的,是属於一个人的日子。你是这麽认为的。

    「约我去公园看夜景呀,这麽L漫。」

    电话那头顿了顿。

    「可以呀。」

    愿意把完全属於自己的一天拨时间给你,或许你对他而言也是特别的?你如此认为。

    其实你也没准备什麽,不过就是一个手缝的抱枕跟卡P罢了。你提着纸袋,左右张望,候着他,食指不安地摩擦着拇指上细碎的小伤,应该不会被发现吧。被发现的话,肯定会被狠狠调侃一番。

    啊,他来了。远远的,你就看见他朝你大幅度挥手,唤了你的名字,然後小跑步到你的身边。

    「久等了!」

    不知是尴尬还是含着歉意地笑了,搔搔脑袋,像只害怕自己犯错的大狗;你满脑子想的都是世界上怎麽会有这麽可ai的人。天使吧。

    「寿星最大罗,生日快乐。」

    他眨了眨眼,早就知道你手上的纸袋是为他准备的吧,但十分配合的装出惊讶的样子。

    「想到又老了一岁,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呢……啊,卡P,现在可以看吗?」

    天月往纸袋里稍微瞧了眼,双眼发亮的拿起卡P,你实在想不透这年头谁还这麽礼貌的问这种问题,都是好朋友了,某些小礼节早该随着熟稔度淡去了吧。果然是天使呢。

    卡P里你偷偷写了告白,但无论如何都好想看他的反应,拒绝也好,厌恶也罢,或许只是你心里的小恶魔想看见天月不好的那面。他总是那麽开朗,即使陷入低cha0,也是惹人心疼的那种。生气或厌恶之类的情绪,似乎从没看他展现过。

    你点头,他便在你面前读起卡P,你好想帮他把额前的碎发拨开,风掠过树梢,掠过他的发,沙沙作响,紧张、或手足无措,你不自觉攥紧了衣摆。

    「那个……今天很多人为你庆祝吗?」

    「噢,应该只有唱歌的朋友们,跟大家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好呢。」

    天月头也没抬,你看不见他的眼睛,也读不懂他话里的情绪。

    「收到最喜欢的礼物是什麽呀?」

    啊,抬头了。

    依旧温暖的笑着,眼神好像复杂了些。

    「只有你。」天月似乎被你瞧得尴尬了起来,眼神飘移,连说话都有些结巴:「我、我的意思是,只有收到你的礼物。唱歌的朋友们有陪我庆祝,跟、跟大家在一起感觉真的很好!跟你在一起感、感觉也很好……很自在!」

    你发现自己听不太明白天月的逻辑。但这样的他真是太可ai了,活生生的天使啊。

    「我、我说的在一起不只是字面上的在一起,是、是……你知道,是那种在一起,就是、啊……」

    在一声长叹後,他懊恼地啧了一声,他松开手,让你的心血落地,然後走向你,刚才松开的手此刻轻轻地环住你,你的理智也落地了。

    「我不知道我对你是什麽心情,大、大概也是喜欢、吧。」

    哎呀,这句可真是致命一击。

    茫然地结束了根本称不上拥抱的拥抱,天月往前走了J步,刻意背对着你,看着路树,看着附近仍醒着的灯火,看着闪烁的星空。

    你也往前走了J步,不知所措地保持着距离,玩着手指,跟随他的视线抬头望向了夜空──啊,压到伤口了。你小声地倒ch0u一口气,忍不住倒ch0u一口气,暗自庆幸天月没有听见。

    风吹开纱般的薄云,前J天才刚满月,今天的月亮也非常清晰漂亮,四周的星虽稍显黯淡,一闪一闪,却好像更亮眼了。

    你身前的背影彷佛也发着光。

    **

    「今晚的月亮也超漂亮!」

    为掩饰方才些微的失态,我举直了双手,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他没有回应,我压不过好奇心,偷偷地侧过头看他,发现他也只是一动也不动地盯着我,眼神有点呆滞,嘴也微张,这样的他有点好笑、又可ai:「怎麽了呢?」

    他才回过神来。

    「我在想啊,天月くん,於我而言,你是什麽样的存在呢?」

    根本答非所问嘛。实在太奇怪了呀,我忍不住笑出了声,心里添了J分无奈,刚才的紧张倒消除不少。

    「那麽,是什麽样的存在呢?」

    他的微笑淡淡的,嘴角轻轻上g,似笑非笑。他拉住我过长的袖口,以食指跟中指行走在我的手臂上。手做的小人就好像直接踏在我的心上一样,他在我心中施了魔法吧,P下的麻痒伴着jP疙瘩,心跳加速、血ye沸腾,我的脸大概早就红了……他最终是双手搁在我的领口,轻轻扶着。这样的互动对心脏不好呀。明天的月亮一定也会这麽漂亮。我看着他,不知为何冒出了这个想法。

    「你是宇宙。」

    什麽跟什麽呀……还来不及问为什麽,他就开口回答了。应该也说不上是开口,只是微张着嘴,越来越靠近。

    茫然地结束了根本称不上亲吻的亲吻,原本不确定自己对於这个友人究竟抱持什麽样的感情,三年的相处,在这三分钟里,我突然觉得我好像也不是那麽奇怪。喜欢听他诉苦,喜欢跟他聊天,喜欢他喜欢我的歌声……那些莫名的心跳加速,不合时宜的紧张,先前疑H的种种,我好像全明白了、这样的情绪啊。

    那一定是恋ai吧。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