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大魏霸主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849章把坏事变成好事

    第849章把坏事变成好事

    终于有一艘笈多二级战舰靠近了x167舰,将接舷吊桥搭在了x167舰的侧舷甲板上。就在这时,x167舰舰长彭建平大吼道:“猛火油罐准备,放!”

    x167舰此时并没有装备单兵可以投掷的rán shāo dàn,不过这却难不住那些聪明的大魏海军士兵,他们用吃过的罐头,装上了希腊火油罐中的混合猛火油。然后用力的投向吊桥。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二十余个改装的rán shāo dàn扔到了接舷吊桥上。

    很快吊桥就被点燃了,看着熊熊燃烧的吊桥,这种莫约三四寸厚的象木包铁吊桥至少在两刻钟内直接烧断。然而让人意外的一幕出现了,笈多士兵并没有被大火阻止,一群光着脑袋的僧兵出现了,他们高喊着佛号,像飞蛾一样冲向吊桥。

    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僧兵很快就被吊桥上的火油烧伤了脚,剧烈的疼痛让他的面部产生了剧烈的扭曲,他的面目变得异常狰狞。声音已经失真的佛号继续响起,他也继续冲锋。一只弩箭命中他的脸颊,长长的弩箭从腮部穿过,可是他仍在冲锋。

    “妈的,真是一帮疯子!”彭建平道:“这火海都不能阻止他们,现在只能靠我们的横刀了!”

    “杀!”

    惨烈的白刃战开始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在战场上响起。兵刃碰撞的金鸣声、双方士兵愤怒的怒吼声、受伤士兵的哀嚎声,声声入耳,交织成了一曲悲壮的战场亡灵曲。如同飞蝗一般的箭雨,有笈多长弓,也有魏国的马公弩,其实在这个时候弩箭也好,弓箭也罢,精确度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增加覆盖率。

    “攻上去了!”克里希那穆提.辛格松了口气。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望斗上的水手忽然狂喊起来道:“辛格将军,发现大批魏国海军战舰,他们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克里希那穆提.辛格闻言慌忙登上舰桥向远处望去,只见风帆如云,一大片魏国战舰从前方和左上方浩浩荡荡猛扑过来。

    魏国战舰船行甚速,此时的飞鱼战舰把“飞”字演绎得淋漓尽致。看到船来的速度,他知道向左上方迂回已经来不及了,如果把战舰的舰尾对准敌人,这和自杀没有什么区别。就lián zhàn斗力堪称变态的飞鱼战舰,在舰尾位置也只不过拥有一座弩炮和一座火箭发射架。

    怎么办呢?克里希那穆提.辛格头疼起来。

    此时的笈多战舰与三十多艘魏国的先登级战舰搅在了一起,敌中有我,我中有敌。笈多帝国海军打得非常顽强,哪怕明知战舰火力不如敌人,速度更不如敌人,他们仍一如既往的冲向了先登级战舰。

    就在这时一艘笈多帝国一级战舰,早已伤痕累累的战舰,简直成了一艘火船,根本就失去救火的价值,这艘一级战舰上的士兵,不顾火势凶猛,艰难的驾驭着这一匹火马,向魏国的x167舰撞去。

    “嘭!”燃烧着的这一艘笈多帝国一级战舰,狠狠的撞中困铁链困住动弹不得的x167舰,快速的对接,船体相对较小的笈多帝国一级战舰比较吃亏,在碰撞之后居然化成碎片。不过x167舰也没有占到便宜,燃烧着大火的笈多一级战舰飞溅出着火的碎片,就像天女散花一样,不少都落在了x167舰甲板或帆布上,结果x167舰也着起了火。

    火势还算不大,还有救援的余地。只是此时大量的笈多海军士兵登上了x167舰,尽管彭建平连奴隶浆手都派出参加战斗了,可是巨大的人数差距,仍让x167舰非常被动。作为先登级战舰,全舰战兵{包括弩炮手、火箭兵和水手}共计三百零七,即使算上医护兵和器械维修兵也不过三百八十三人。可是笈多帝国别看战舰落后,可是架不住人家装的人多。

    一艘一级战舰,上面就多达四百余人,二级是五百多人,sān jí战舰是六百至七百人,四级战舰上千人,五级战舰达到了惊人的一千六百余人。此时x167舰被二艘笈多二级战舰成功接舷,一艘sān jí正在准备接舷。也就是说x167舰将面临着至少一千五六百人的进攻,他们每个人要面对五倍与已经敌人。雪上加霜的是,他们偏偏被一艘一级战舰撞中,剧烈的震动,让167舰整个舰员倒在甲板上或仓室中,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弩阵失去了空档,被抓住机会的笈多海军打得更加被动了。

    如果说魏**队在远程武器攻击方面还占据着优势,可是近战却差得多了。笈多长弓射程不比魏国的马公弩近,威力也不小。特别是笈多军中僧兵装备的笈多长刀,这种笈多长刀,从外形看类似宋朝发明的朴刀,也可以说是陌刀的缩水版本。这种笈多长刀比魏国海军士兵中的横刀长了四尺有余,在一寸长一寸强的情况下,魏国海军士兵非常吃亏。

    全力抵抗,这才勉强抵挡住了笈多海军的进攻,x167舰哪里还有精力去管点燃的战舰。好在唐茂不按常理出牌,按照塞维鲁的命令,唐茂所部此时应该不管被围的三十余舰先登级战舰,而是尽一切可能,快速将弧线切割战术实施下去。

    看到唐茂居然不听命令,塞维鲁怒气冲冲的去找冉明告状:“尊敬的大魏帝国皇太子殿下,贵国的唐将军居然无视总参谋部的命令,此人如此藐视军纪,当以严惩!”

    这次,冉明并没有听从塞维鲁的意见,只是淡淡的道:“失误已经产生了,为何会造成如此被动的局面,参谋部也有一定的责任!”

    对于参谋部需要的承担的责任,塞维鲁倒是没有半点脾气。事先参谋部没有考虑到笈多帝国海军居然会在船底以铁链串联,制造一个陷井。无论怎么说,塞维鲁应该付领导责任。

    “塞维鲁考虑不周,让魏国海军蒙受损失,我甘愿接受处罚!”塞维鲁向冉明递交了自己手中的佩剑。佩剑就好比中国的虎符,相当于将军的指挥权。

    冉明上前一步拔出了了塞维鲁的佩剑,此时罗马帝国的冶金技术并不算先进,这柄剑其实只是初期的熟铁铸剑,和西汉的环首刀一样,为了增加刀的坚韧度,必须加厚的刀身的厚度,此时这柄仅仅不足两尺三寸长的佩剑,重量居然达到了十余斤。甚至比横刀长达一米三四的横刀还要重。

    冉明突然拔出自己的横刀,然后快速的将塞维鲁的佩剑与横刀互斩。“当啷”一声,火星四射,塞维鲁的佩剑应声而断。

    冉明又将塞维鲁的佩剑丢在了地上,然后又解下自己身上的横刀刀鞘。合刀入鞘,将横刀递给了塞维鲁。

    “宝刀赠英雄,这柄佩剑质量太差,不配你塞维鲁的身份。”冉明道:“本宫这柄横刀,名曰天英,乃天罡三十六刀之第九,是大魏取天外飞铁,合则费时一年打造而成。此刀宽一寸,厚二分,刃长两尺三寸,柄长两尺五寸,重五千九百七十克。此刀采取千炼术锻造而成,可斩百札不卷刃。”

    塞维鲁的情绪可是瞬间百转,刚刚被冉明斩断他的佩剑时,他心里非常痛苦。要知道这柄佩剑还是在君士坦丁大帝时期,他晋升为骑士时的赠品,也是罗马帝国贵族身份的象征。塞维鲁甚至猜测冉明要剥夺他的贵族权利。这让塞维鲁非常难受,可是他毕竟负失误之职,让魏国损失惨重。可是转眼之间,他的春天就来了。冉明居然赐给他一柄他自己的宝刀,这一柄刀既使在罗马帝国,也是万万中无一的宝刀。在此时,意义自然不同,代表了冉明对他的信任。

    塞维鲁的眼睛红了“塞维鲁必不负皇太子殿下所托!”

    “人非圣贤,熟能无过!”冉明道:“犯了错误不要紧,只要及时改正就是好同志。本宫不赞同你对唐茂将军的处罚,因为我们大魏并没有抛弃战友的习惯。如果友军身陷重围,身为大魏将士,见死不救,就是大过。如果唐茂真执行你的命令,就算他打赢了这一仗,也会被本宫解除军职,责令其复员。”

    “这,这样的话,很有可能中了敌人的诡计!”塞维鲁道:“我曾看到皇太子殿下所写的兵法,其中就有一条叫做围点打援,如果敌人采取这个诡计,那么损失岂不会很大!”

    “围战打援吗?”冉明笑道:“这事你要反过来想一想,如果敌打援部队弱小,反而打援不成,而变成被前后夹击。其实就算是中计,那也没有办法的事情。不抛弃,不放弃。是我们大魏军队必胜的信念。”

    塞维鲁表情有点不自然。

    “或许吧,在你看来,这似乎有点愚蠢!”冉明高声喝道:“不过,正是我们有了这种愚蠢的信念,让我们打败了匈奴人,鲜卑人,还有羯人。哦对了,你是罗马人,应该记得上帝之鞭。你知道吗?被你们形容成上帝之鞭的就是匈奴人,也是我们大汉民族的手下败将。早在二百七十多年前,匈奴族与大汉民族长达千年的战争中,他们承认了失败。并且部族开始分裂,分成了南北两部,南部匈奴向我们汉人投降,北匈奴则开始举族迁移,他们从乌孙、到达了伊利河,然后又到了康居,再西进,进入锡尔河上游东部,下面的事情你就清楚了,他们第一步灭亡了阿兰聊,然后就是哥特人,后来也对上了你们的罗马帝国,就连你们罗马皇帝**斯和他们的四万罗马禁卫军部队全部战死。你或许不知道,匈奴人就是一个狼性民族,他们向汉人投降了二百多年,经过二百多年的休养生息,在五十多年前他们又向汉人露出了獠牙,他们攻城了我们晋国的都城,占据了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霸占不我们的北方广大地区,奴役了数百万汉人。然而,直到我的父皇出现,他们的末日到了。父皇当时带着三千汉骑,夜袭匈奴营,斩其敌将数十员,斩首三万余级。次战以五千汉骑,大败匈奴七万余人。三战以魏军七万加四万义民军,对战匈奴、鲜卑、羯等诸胡三十余万人。”

    冉明越说越激动,他高声喝道:“就是因为不抛弃,不放弃,不可一世的匈奴人已经被彻底消灭了,南部匈奴三十余万军队,如今早已成了历史。就连那些幸存下来的匈奴人,他们都不敢再以匈奴为族号,或是铁佛,或以贺兰,或以其居住住为族号!”

    就在冉明高昂演说时,包围战中的战事发生了变故。“轰!”x167舰的侧舷甲板上发生了bào zhà声,被烈火燃烧着的船舷裂开了。那是由于火炙烧太烈,正在火头上的一门弩炮旁摆放的huǒ yào弹没有来得及抱走,引起了bào zhà。

    “怎么办?”彭建平捂着腹部的伤口,看着各处被笈多僧兵乱刀砍死的士兵,他虎目欲裂,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笈多僧兵举起笈多长刀向他劈来。彭建平下意识的举起了手中的横刀,只听咔嚓一声,彭建平的双臂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向后扭曲着。彭建平甚至看着自己臂膀中断裂的那些粉色的骨髓。

    彭建平以为自己要死了,他正闭眼等死。然而等了半天,也没有看到那个凶狠的僧兵的长刀落下来。彭建平睁开眼睛看到那个僧兵脑浆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