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诗词 > 漠北兵王当奶爸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四千五百九十三章:顶级催眠

    走廊里的光线暗淡,一个被拖长的人影出现在不远处,看不清这个人的脸,他的脚底下慢慢逼近过来。

    头顶上的灯泡忽闪忽明,走廊里似乎多了一股冷风。

    余雅丹望着走过来的这个人,她保持着冷静,想要看清楚走过来这人的模样,心中也是杀机跳动。

    阿娟是她的手下,却也是情同姐妹,阿冷和阿飞也是如同她的兄弟。

    “美女,我们又见面了。”

    一口流利的华夏语,但来的这个人并不是华夏人,胡班的左手提着一把短刀,刀尖上正向下滴着血液。

    “是你。”余雅丹冷冷地道。

    “你对我一定印象深刻,我可真是被你害惨了,被组织上追杀,银行里用命换来的钱全都被冻结,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你把我害得这么惨是要付出代价的。”

    胡班松了松领口的领结,走得近了可以看得清,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脚上白色的皮鞋,袜子和裤腰带也都是白色的,唯有领口的领结是黑色的。

    嘀嗒……

    刀尖上的血液落在地上,余雅丹的手里多了一条银色的项链,项链的下端拴着一个精致的戒指。一零

    她心中默默计算着距离,可忽然趴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阿娟猛地站了起来,阿娟的手里也握着一把刀,她目光坚定而又狠辣地注视着余雅丹,“丹姐,走!”

    话音落罢,浑身已经被血染红的阿娟就向胡班冲了过去。

    “阿娟!”

    余雅丹大声喊道,但一切都来不及了,阿娟手中的刀刺向胡班,但连胡班的衣襟都被沾到,胡班的刀子已经提前戳穿了她的胸膛,噗嗤的一声轻响。

    鲜血喷涌而出,阿娟的眼睛瞪大,手中的刀子铛啷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整个人也缓缓地瘫在了地上。

    “呵呵……”

    胡班冷笑,直视着余雅丹,“看来你的手下还是很忠心的么,就算是死,也要保护你的安全,你可以逃走,但被我盯上的猎物,结局只有一个。”

    呼啦……

    余雅丹忍着不说话,这哗啦的一声响,她手里的项链突然亮了出来,戒指在灯光暗淡的半空中摇摆着,反射的光芒,从胡班的脸上一闪一闪而过。

    胡班整个人突然定在那里了,他的眼睛直视着那枚摆动的戒指。

    “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你心中所想的才是真的,你行走在一片黑暗中,你嗅到了这世界最美的酒香,你喜欢金钱,在你面前又一个用金子做成的金字塔,那里面是这世间最珍奇的财宝,你感受到了温暖的阳光,从头顶的正上方照下来,你不要想抬起头去看它,因为不论你怎么看都捕捉不到,有风从你的耳边吹过,有女人的呼吸在纠缠,那最美妙的香水味,你闻到那里面的花香了么?”

    余雅丹的声音轻柔,她脚下的高跟鞋,踩在走廊那平净的地面上,似乎一点声音也没有,这四周的一切寂静,甚至头顶那暗淡的灯光似乎都更明亮了。

    整个人变得僵硬的胡班,仿佛化作了一座活化石,如果不是胸口还有微微的起伏,更像是一个蜡像人。

    咔嗒……

    清脆的声响,余雅丹的手中多了一把白色泛光的刀子,整个刀子不足十厘米,刃口却是极其锋利。

    “你有本事冲我来,杀了我的兄弟和妹妹,该死!”余雅丹的手腕一扬,向着胡班的喉咙就抹了过来。

    寒光闪烁,残影一抹……

    刀刃贴着胡班的喉咙划下来,可就在刀刃即将贴上胡班喉咙的一刹那,刀刃突然停了下来,一只宽大掌心有着一层厚厚老茧的手掌,抓住了余雅丹的手腕。

    盈盈一握的皓腕,在这宽厚的大巴掌下,仿佛随时都能被折断。

    余雅丹的脸上一惊,胡班冷笑了一声,“臭娘们儿,我一次着了你的道儿,还会着你的第二次?”

    说着,宽大厚实的大手用力一折,嘎嘣的一声脆响,白皙的皓腕变得扭曲,手中的刀子跌落在地上。

    叮铛……

    刀子落地的声音清脆,余雅丹脸上的表情痛苦,但她尽力地忍住不叫,嘴里头继续说着:“一阵风从你的眼前吹过来,你从风里看见了大海,你在大海里看见了一片黑暗,在黑暗之中看见披头散发的女神,她手中拿着一把刀子,刀子在月光下散发着光芒,那刀子掉在了地上,声音清脆……”

    “叮铛!”

    余雅丹嘴里头模仿着声音,而这时一脸得意冷笑的胡班,忽然间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他脸上的表情僵硬住,他的嘴唇不停地颤抖,仿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吐出一个字:“你……”

    胡班抿紧了嘴唇,他的身体不断地挣动,仿佛被捆在一个牢笼里,他的一双瞳孔渐渐开始变得涣散起来。

    余雅丹的另一只手里,捏着一把凤头银钗,向着胡班的太阳穴就扎了过来。

    噗!

    胡班突然张开了嘴,一股浓烈的鲜血喷了出来,这些血污喷在了余雅丹的脸上,令她猝不及防。

    余雅丹握着银钗的手,在这一瞬间又被胡班给抓住。

    胡班张开了血淋淋的嘴巴,他的牙齿被鲜血染红,狰狞的面孔仿佛来自深渊的魔鬼一样,“贱女人,你还真是不死心,我说过了,我第一次中了你的招儿,被你害得现在这副模样,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我早把你们催眠师的那一套摸清楚了,但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会利用刀掉在地上对我进行二次催眠,不惜牺牲自己的手腕,忍受这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如果不是非要杀死你,我还真想把你给娶回家,你真的是太特别了,你比我过去碰到的任何一个催眠师都令人害怕,但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死亡是你唯一的选择,这就是你冒犯我的代价……”

    嘎嘣!

    胡班的手上再一用力,余雅丹白皙的皓腕再次扭曲。

    “啊!”零一

    凄厉的一声惨叫,余雅丹再也承受不住,喊叫了出来,豆粒儿大小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上滚落下来。

    胡班脚底下一踹,余雅丹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呼通的一声摔出去七八米远,趴在地上吐出一大口的鲜血。

    “说,是谁指使你的,你如果能说得清楚,让我满意,我或许可以让你死得更痛快一点。”

    胡班大步地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