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12章 底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同于安藤与吴明两人的突变形态可以凌空飞行,衔尾蛇组织的其余成员虽说实力不弱于这两人,但本身却并没有飞行能力,在污染区内他们借着感染层勉强能做到这一点,但等到祝觉冲出污染区所在范围,他们就不得不落地。

    因此等他们赶到楼房废墟,沿着外部墙壁冲上楼层时,楼道内的战斗已然进行了一段时间。

    沉闷的碰撞声响还有痛苦的嘶吼声显然不是这几堵墙壁能够阻隔的,进入废墟的第一时间,衔尾蛇组织众人便察觉到战场所在。

    “这次必须彻底清除掉他,跟我来!”

    顶着被完全毁容的脸庞,青年无疑是这些人里对祝觉最为怨恨的那位,说话的同时脚步不停,双臂缠裹着黑色菌丝,转化成两条狰狞的怪物臂膀。

    大有一马当先,誓要取祝觉项上人头的意思。

    前方黑暗中忽然传来一声闷响。

    “有怪物!救我!!!”

    吴明略显慌张的呼救声传遍整条廊道。

    正往他那儿冲的几人表情皆是一愣,怪物......他们不就是吗?

    “人呢!”

    已然被愤怒冲昏头脑的青年可不管那么多,看到踉跄着跑过来的身影,一步踏上前,抓着吴明的肩膀问道。

    “救我,救我......他就在附近......楼道,楼道里,他有帮手,一只怪物......物理攻击对它没用......杀了它,杀了它!!!”

    肩膀上的狭长伤口皮肉外翻,而吴明手指着的却是他的右侧胸膛,那儿有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

    兴许是青年加重的力道勉强挽回了这家伙所剩无几的理智,绝对狂热的信仰令他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仍旧将自己的命排在了后边,转而提醒过来援手的几人那怪物的特性。

    “帮手,物理攻击无效的怪物?”

    刚冲到这边的涅斯塔下意识的重复吴明言语间的关键。

    嘶~

    熟悉的嘶嚎在楼道内响起。

    “安藤还活着?”

    只看到吴明一个人出现在这里,涅斯塔还以为安藤已经被杀,现在听到这声响,当即一怔。

    “安藤已经死了,那不是安藤,他,咕噜~”

    吴明捂着头,满脸痛苦的往前倾倒,口中隐约发出怪声,身上的黑纹凸显,四肢逐渐扭曲,青年拧着眉头将他推开。

    这家伙居然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突变,简直是疯了。

    “你这话的是什么意思,究竟发生了......小心!”

    话还未说完,涅斯塔便发现吴明的情况有些不对劲,正待过去查看,楼道内向着他们冲来的三道黑影却是先一步吸引了她的全部注意。

    完全丧失理智的独翼巨蛇,庞大的身体推挤着本就脆弱的楼道,两侧的墙壁倒塌破碎的同时,背后的满是破烂孔洞的独翼震颤,弄得石屑飞溅的同时,猛扑向衔尾蛇组织众人。

    哦......不对,它与衔尾蛇组织众人间,还有别的存在。

    一头显露着嶙峋皮骨的恐怖怪物呼嚎着,周遭落下的碎石穿过它的身体,甚至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泛起,仿佛它只是留存于此界的光影,而在这怪物之前,还有一个穿着卸去臂甲的单兵装甲的人向着这边飞奔而来。

    如果此时有人在一侧的废墟空层当中就会发现此刻廊道内的情况完全是个夹击的局面,祝觉在最中央,衔尾蛇组织占了一边,独翼巨蛇还有穿越时空而来的怪物占了一边。

    看似剑拔弩张,实际上它们的目标完全一致,都是祝觉!

    如果将后者换成两个有理智的人或者怪物,哪怕能够稍微沟通两句,只要互相达成共识,从而形成围杀之势,饶是祝觉恐怕都会头疼不已。

    可惜,凡事没有如果。

    衔尾蛇组织众人在吴明的误导下认为那怪物是祝觉的帮手,安藤又陷入了疯狂,难以沟通,至于那生活在时空角度中的怪物则根本不存在沟通的说法,它的目标便是狩猎祝觉,任何阻碍这件事的,都将成为它的敌人。

    直白些说,干就完事了!

    “你们解决他,这怪物交给我们!”

    后方有两人上前,口中开始吟唱某种诡秘的咒文,有吴明的提醒,过来支援的几人自然不会再冲上去跟怪物肉搏。

    晦暗的能量一时间充斥着整条廊道,化成数柄锋锐棘刺在他们的身旁盘桓,衔尾蛇组织如今已然成了“零”组织的附属,除开突变能力,他们这些高层自然也能接触到一些咒文。

    然而就在衔尾蛇组织这边严阵以待,准备迎接一场恶战之时,一道狂风陡然腾起。

    被独翼巨蛇震碎散落在各处的碎石块与石屑被狂风裹挟着充斥整条廊道,本就黑暗的廊道再加上密集的风沙,一时间众人都不得不闭上眼睛,也就只有两头毫无理智的怪物还在前冲,而这无疑就成了战斗爆发的信号。

    视线受阻,又听到敌人前冲的声响,换做谁都不会愣在原地!

    于是就在这狭窄的廊道内。

    霎时间。

    恐怖降临!

    两名站在前边的咒术师反应最快,黑纹遍及全身的同时,提前凝聚好的能量棘刺更是铺天盖地的前涌,无差别的攻击着前方的所有敌人,而在他们身后,涅斯塔亦是在短短数秒内完成突变,生怕被祝觉钻了空子。

    祝觉呢?

    “这战斗力,啧啧啧......都有点东西啊。”

    废墟之外,穿着满是灰尘的灵风装甲的祝觉打量着烟尘四起的楼层,耳边不断传来碰撞和呼喊声让他头盔内的脸庞浮现出一抹计划得逞的笑容。

    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这些人纠缠太久。

    并不是觉得自己难以战胜这些衔尾蛇组织的干部,以他的实力,真要豁出去进行突变,以一敌多仍旧有着极大的胜算。

    但这么做的结果就是祝觉将在这些家伙的身上消耗大量的精力以及时间,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里的人就是衔尾蛇组织的全部人手,很可能在自己与这些人战斗的时候,衔尾蛇组织的增援就会源源不断的赶来,形成更高强度的包围网。

    届时他要考虑的恐怕就是如何撤离,而不是更近一步。

    祝觉的目标是毁灭这片污染区,夺取骨树内的伽达蒙子体,而不是在这跟这些怪物纠缠。

    因此在利用穿越时空而来的怪物接连摧毁两人的理智并且将衔尾蛇组织剩余的数人拖入混乱之后,祝觉果断选择撤出这边的战场,那两头独翼巨蛇再加上另一头怪物将会成为他最好的“帮手”。

    喷气背包与钩锁再度发力,几分钟后,祝觉重返污染区的上空,这一次,他不再徘徊,而是直奔之前爆炸时出现异状的区域。

    悬停在半空之中,视线集中在三楼楼房废墟中央的空地,调转身形,头在下,双脚在上,祝觉张开双臂的瞬间,喷气背包压榨出最后的能量。

    “清道夫,给我吞了这些肮脏的东西!”

    只剩十米不到的距离,祝觉大吼道。

    裸露在外的双臂涌出海量沙砾化成一张网络,覆盖向地面的感染层,骨树有极大的几率就在底下。

    只要破开这层遮掩,祝觉已经做好在短时间内全力爆发摧毁骨树的准备。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祝觉所戴的头盔屏幕上蓦然闪现出一道黑袍身影。

    他从感染层中升起,抬头看向于半空中坠落的祝觉,兜帽下是一张苍老至极的面容,毫无光泽的干枯白发垂挂在额头两侧,脸庞上并无黑纹,一双眼眸却看不到哪怕一丝眼白......尽皆黑暗!

    这里居然还有人看守!

    “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摆脱安藤等人,但破坏骨树才是你最终目的,我早已猜到。”

    老人眯着眼,双手在胸前合掌,旋即十指纠缠,结着数个诡异法印。

    下一秒,感染层如同锅中沸水,剧烈翻腾!

    原本扩散至数个街区,覆盖大量废墟的感染层在这一刻竟是疯狂收缩,就连周边三栋高楼废墟甚至都恢复成了原样,偌大的污染区,在短短十几秒内消弭于无形。

    以此为代价换来的却是这片中央地带的感染层无限加厚,之前还不过脚踝的厚度,现在已有半人程度!

    “哪怕自毁已经成型的圣域,今天也要将你彻底留在此地......这里将成为你的坟墓!”

    话音落下,无数脓液冲天而起,这一次变化出的不再只是浪潮,而是成百上千条粗壮的黢黑触手,涌向因为出现意外而不得不悬停在半空中的祝觉。

    “祝觉,情况不对劲,灵风装甲的能量即将耗尽,这一次他们早有准备......撤?”

    通过灵风装甲的摄像头观察周围宛如末日般的景象,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的素子认为撤退是最为稳妥的行为。

    “不,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

    祝觉自认为他的行动已经足够迅速,即便如此,衔尾蛇组织依旧调集了如此多的高手,还提前进行提前埋伏,要是在这里选择撤退,想要卷土重来,可以预见困难程度将以几何倍数上升。

    望着铺天盖地而来的狰狞触手,祝觉昂着头,神色平静:“素子,解开装甲,接下去的战斗,用不到它了。”

    装甲缝隙间白雾蒸腾。

    起先是关节脱落,紧接着整套灵风装甲都开始散架。

    喷气背包坠落,淡青色的风取代它的位置,将祝觉托在半空。

    “祝你好运......”

    来自素子的最后一条语音信息在耳旁散去。

    祝觉活动着脖颈,卸掉一身装甲的感觉还算不错。

    左手拂过脸庞,黄色丝绸面具覆盖其上,海神戒指泛起微光,深蓝水流于周身环绕。

    六角冰晶凭空凝成,飘零而下,狂风卷起,吹荡起风衣边角。

    不就是掀底牌么。

    那就比比谁的牌面更大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