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红楼之娇妻美眷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66章 迎圣驾见礼荣禧堂;宴家姐摆宴稻香村(一)

    第二零六章:迎圣驾见礼荣禧堂;宴家姐摆宴稻香村{一}

    这个正月里两府的人客多了不少,虽是比起从前还是有限,能有这个局面也算不错了。贾赦,贾珍,贾琏,甚至贾菌都有被请去!贾政依旧是板正的,只要得了空,就会看着贾环读书,偶尔还会指点一回贾兰。宝玉暗自庆幸,只要不被找去就好,这样一想,未免有些同情贾环,这个父爱如山,可不是好受的。

    宝琴的亲事定了下来,薛姨妈十足高兴了一回,薛蝌,探春也很欢喜。薛家张罗着要请年酒。可贾母的身子更不如前了,如此只得作罢。宝玉看了眼惜春,心里不由叹了口气,这个可怎么好了?一旦惜春的事情也了了,贾母怕是……

    黛玉又伤心起来,每日看过贾母后,眼睛就是红红的,宝玉想劝一回,又不知怎么说,看来当日用亲情吊命,或许也是错的。好在有宝钗在,每日了开解,这样才多少好些个。

    眼见快十五了,这早上,家人来报,永宁郡主来了。众人都知是宝瑢来了。忙起身相迎!宝瑢先去给贾母拜了年,又陪着贾母说了会子话,便听从贾母吩咐,同宝钗等进了园子玩去了。

    宝玉躲了开来,不是因听了香菱的话头痛,而是今个妙玉要过来的。妙玉这人宝玉始终是看不透,实在不知是什么个身份。不少人的结局宝玉都证实了,如此愈发好奇起妙玉来。可妙玉还没等到,却来了个霹雳般的消息。

    宝玉正坐了原本屋里同凤姐说话,合欢宴的时候,宝玉以是看的明白了,凤姐和贾琏相互偷看的,可见二人心里都有想法,可这想法如何实现就是难题了。贾琏要是低头了,今后日子可怎么过了?凤姐又是个要强的,相让她低头更难了!可她要是占了上风,贾琏还个爵位,这个家怕是还要乱起来。这么的只能开解,探话儿,摸清二人意图,把这dà má烦交给贾母说话吧!

    话还没探明白,平儿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凤姐习惯性地要骂两句,又觉不对,宝玉知道平儿沉稳的,这样必是有事,问了句。平儿道,“前面来了太监传话,不知怎么个事!”

    宝玉忙道,“谁再前面呢?”

    平儿道,“琏二爷!”

    宝玉道,“珍大嫂子不在么?”

    平儿道,“怕是东府里呢,虽是娄大奶奶搬了过去,可事情还多压在珍大奶奶身上的。”

    “这么的还是我过去看看罢!”平儿听了紧忙跟过来。

    宝玉心里有数,家里就贾珍,贾琏,尤氏还说的,事情要是到了贾政哪,就要坏了。不等走到二门上,正见贾琏慌慌张张跑进来,见了宝玉忙道,“快快,宝兄弟快去回老太太……”

    宝玉道,“赶紧说说到底怎么个事儿,就这样慌慌张张的,也敢回老太太么?”

    “宝兄弟说的是!”贾琏勉强平复了口气,“娘娘就回来省亲,探病,这会子宁荣街已经封禁了。”

    宝玉道,“哪部分的人马?是羽林卫,还是兵马司的?”

    贾琏一怔,“只顾进来回话,不是羽林卫,看着也不像是兵马司的。”

    “琏二哥先别急,别忙着回老太太,我这就出去看看。”说罢了,宝玉回身对平儿道,“赶紧进园子,让人都去栊翠庵!”平儿知道宝玉惦记姐妹们,紧忙答应一声,疾步去了。

    宝玉又对贾琏道,“琏二哥也去和珍大嫂子说一声!别贸然撞过来。”见贾琏去了,宝玉勉强稳了稳心神,往府门走去。

    不等到正门,就感觉一股萧杀之气扑面而来。果然不是羽林卫和兵马司的人,这就怪了,难道城外的兵进城了?不然可没这气势的。见自家的几个管事的躲出老远去,知他们是经过事的,心里害怕。可怕就能躲的开么?手上稳了稳扇子,疾步出了府门。

    嚯——还好自己身手敏捷,不然这就撞了肉山上了。脚下侧走闪身出去,只见面前站着圆滚滚一位,这身的肉啊!难为怎么长的了。好在自己反应快,不然非蹭一身油不可。再往此人身后看去,黑压压一片,至于不?这少说也有一千多号吧?又感受一回这群兵士气息,宝玉心里多少有点数,忙上前行礼道,“冯世伯这是几时进的城?”

    “宝二爷倒是好眼力了。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咱们可没见过罢?”

    这人一接话,宝玉心里有底,果然是京营节度,冯涌的老子,原本的永兴节度使——冯胖子!“当日在西海沿子就时常听冯涌说起。这会子又见了京营的人,加上世伯的魁梧身量,再要认错了,可不应该了!”

    冯胖子一听笑了起来,这一笑,把个眼睛都给挤没了,“既是和我们小子称兄论第,这声世伯倒也说得,不过可是我们高攀了!”

    宝玉道,“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世伯说了这话可不应该!”

    冯胖子点点头,“怨不得我家小子只要有信,必会赞你,真真是名不虚传。”

    “世伯不敢听冯兄浑说的,哪里至于呢?”宝玉说着也笑了,又道,“世伯这一回可有公务么?”

    “才刚儿和你们家人说了一回。”冯胖子说着往前走两步,压低声音道,“千秋宴之时,娘娘没见了老祖母,心里很是放不下,今上不忍,特准了娘娘回来探视一回。”

    “不知娘娘几时起驾?”宝玉心说元春回来,为什么动用了京师周围最精良的一支人马呢?难道西军又回来人了?再说元春这个身份,又是城里头,至于如此么?

    冯胖子道,“说话就到了!因娘娘心急,宫中才没得准备,又恐不妥,这才招调了城外的京营。”

    宝玉道,“”既是如此,家中还要如何准备,好歹请世伯示下!

    冯胖子道,“我却也说不得了,咱们还是等执事太监过来的,只听吩咐就是了!”

    “世伯说的极是!”宝玉说着抱拳相谢,又道,“不然小侄先吩咐两句?也免得失了礼!”

    冯胖子一抬手,“将军请便!”

    才进二道院,就见贾赦,贾政,贾珍,贾琏等人都聚在那里,见宝玉回来,忙上来道,“到底怎么事?”

    宝玉道,“说是娘娘要回来探视老太太!”贾赦不由欢喜起来。贾珍道,“如何太监送信,不见执事太监前来打点?”宝玉道,“冯节度说等会子太监才会过来。”贾琏道,“宝兄弟看此事可准?”宝玉道,“我也说不好的,不过看着倒像是没事的样子!”

    贾赦道,“必是无事的,真的有事,人早便冲进来了!”

    宝玉也不好称赞,感情被抄家这还带累积经验的。倒是贾政始终皱着眉头,“太也怪异了,娘娘如何会这个功夫出来呢!还是先知会老太太一声的好,免得来的突然,再唬一回。”贾琏道,“珍大嫂子已经过去,话也会缓着点说。”

    “这就好!”贾政话才落,就听耳边传来尖锐之声,“诸位,准备接驾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