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红楼之娇妻美眷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65章 说爵位功臣恋实权;讲姻缘宝琴许宝玉(四)

    第二零五章:说爵位功臣恋实权;讲姻缘宝琴许宝玉「四」

    薛家虽是大不如前,可伙计们还是坐了几桌。宝玉过去说笑一回,薛蟠虽也欢喜,可精神兴致都大不如前,拉着宝玉喝酒,宝玉自是不在意,随便几碗下去,薛蟠愈发没个精神了。好在薛蝌还不错,前后支应着,一时间场面倒也说得。

    薛姨妈见宝玉进来,笑着道,“我的儿,只管坐了才是,外面有他们兄弟两个还不够么!”

    宝玉道,“姨妈这么一说,显得我不放心似的,其实哪里是这样呢?不过是看着伙计们喝的爽快,过去凑热闹罢了!”

    黛玉道,“妈妈别理他,外面疯惯了,前个老太太还说,愈发没个规矩了!”

    薛姨妈只是笑笑,又见女儿无异,这才放心。又指了坐给探春,“你哥哥来了,只管坐了,多陪着喝几杯才是。”

    宝钗也道,“只管坐罢,咱们今个不立规矩。”探春笑着应了,挨着宝琴坐了。

    酒过三巡,宝玉道,“给姨妈拜了年,又了了薛大哥的一件事,可算是没白来了,至于下一件事怎么样,还要请姨妈个示下,听听琴妹妹的意思!”

    宝琴一听,不由红了脸;薛姨妈倒也明白几分,笑着道,“他父亲死的早,你们也是兄妹,只管拿了主意才是。”

    宝玉道,“我和琴丫头是兄妹不假,可我们哪里经过什么事呢?再说这等大事,不等姨妈拿主意,还怎么样?”

    薛姨妈笑着道,“既是宝玉这么说,我可要听听了!”

    宝玉道,“昨个北王妃带着她娘家弟弟过来看老太太,临走之时,又说起结亲的事。我看着人是不错的,老太太也说很好,这么的就想起琴丫头来了。”

    薛姨妈道,“可是甄家公子?”

    宝玉道,“正是了!”

    薛姨妈道,“从前就听说是不错的,只是他们家的事……”

    宝玉道,“以是不碍了,去年甄世兄又中了进士,被点了传胪,如此更是不碍了!”

    薛姨妈道,“既是老太太都说了话,想来必是不错的。只是这等大事,我也不好一人就作了主,还要看看琴儿的意思。再则她的哥嫂也要说句话的。”

    宝玉笑着道,“姨妈这么说,咱们就先听听琴妹妹的意思!”

    宝琴早便把脸羞个绯红,又见一桌人都看向自己,不由低着头道,“哥哥只管说了就是了!”

    宝玉道,“既是这么的,就叫了蝌儿过来问问。”

    探春笑道,“哪里是问他了,琴儿是要二哥做主的。莫不是二哥忘了当日的话么?”

    宝玉想起当日在秋爽斋探春处,给探春说亲时的一句,不由笑道,“可说了,那时妹妹便说要我寻门好亲的。”

    探春道,“才刚儿二哥说了家事,又说了学识。既是二哥见过了,好歹再说说人样子,到底如何才是,我们家的琴儿可是极好的。”

    宝玉叹道,“就这个人样子不好说了!”

    薛姨妈道,“这个根基,这个学识,想来也不会很差的。”

    宝玉道,“姨妈多心了,不是说样子不好,是我不好称赞罢了!”昨晚上宝钗黛玉也听贾母说了两句,眼见宝玉如此,不由笑起来。探春只是知道点子说亲的事,晚上回来张罗,没听了贾母的话,自是好奇,虽是从前甄家婆子来说起,却也没上心,这会子见宝钗黛玉一笑,不由问道,“不是说长得还好么?”只是这一句,宝钗黛玉愈发笑起来。

    见薛姨妈愈发不解,宝玉道,“几乎和我是一个稿子的。”薛姨妈听了一怔,又见宝钗黛玉点头,笑着道,“真有这等奇事么?倒也巧了!”

    宝玉叫了宝琴过来,“到底怎么样还要看妹妹的意思。我们不过给个意见罢了。”

    宝琴看了薛姨妈和探春一回,低声道,“我听宝哥哥的。”

    宝玉道,“既是这样就好说了,只等哪日北王妃过来,带了琴儿与她说话就是了!”

    没两日北王妃果然又过府来看贾母。宝玉带了宝钗,黛玉,宝琴过去陪着说话。也有相看一回的意思。北王妃以是见过宝钗和黛玉了,自是明白要相看的人是宝琴。只看了一眼,心里便是一赞,怪到老太太说这个极好呢,当日又要……这么一想,北王妃忙叫了宝玉过去说话。

    宝玉道,“妹妹当日和梅翰林的家孩儿有过婚约,后来梅家见我们落魄了,便悔了婚事!这个方才我说了一回,怕是姐姐只顾看人,没听大清的。”

    北王妃点点头,宝玉却是说了,自己也真的只顾看人了。也不怪自己仔细看,当日宝玉带了宝钗,黛玉,香菱三人过去说话,那时就想这三个是极好的,哪知品味虽是高了,可再见这个,居然丝毫不落下风,举手投足之间,大有胜出之意,心里很是满意,不由笑道,“那梅家也没什么眼界的,这么些年了,还不如你们家的贾雨村呢!”

    “书读的多些,想的也未免多些。”宝玉说着嗤笑一声,“也是他们家没福。把个什么都错过了!这不是我说狂话,满京城想要找个超过妹妹的,怕也难了!”

    北王妃道,“说起来你比我们宝玉,只是这亲情,就重许多。哪里还不信了!”

    宝玉一怔又笑起来,“姐姐有意思的。怕是不知道罢?这琴丫头既是我们太太的干女儿,又是我的姨妹。如此叫妹妹自是顺口了!哪里还至于比起世兄认亲了。”

    北王妃道,“这麽一说,莫不是我多心了?”

    宝玉点头道,“姐姐这话说的很是!”

    北王妃扑哧一声笑出来,“原来竟是我错了,宝兄弟比起我的亲兄弟,不是更认亲,倒是更会说笑的!”

    宝玉道,“还不是一样么?我可是把姐姐当了姐姐的,也没什么亲姐姐一说了!”

    北王妃道,“岂不是又是我的错了?”

    “可说了呢!”宝玉说完,二人笑了起来。不得不说,经过宝玉治病和疑错了意,北王妃和宝玉很是亲近的。

    送走了北王妃,宝钗忙过来讨底。宝玉笑着道,“我以是说了,这个既是我的干妹妹,又是小姨妹,必要做下亲事的。北王妃当下就允了!”

    “你……”宝钗羞红了脸,又是说不出话了。

    宝玉轻声道,“没轻薄姐姐的意思,前两日姨妈的反应姐姐想来以是见了,可姐姐还总是这么的,哪里成呢?”宝钗倒也明白,不过还是哼了一声,过去和宝琴说话。宝玉笑笑,也跟了过去。

    黛玉见宝玉过来,低声道,“又说什么了?惹得姐姐生气。”

    宝玉道,“没什么的,不过一句玩笑罢了。”

    黛玉同样哼了声,“不说算了!”

    宝玉笑着摇摇头,叫了宝琴过来,取了块玉出来,递过去。宝钗只瞟了一眼,下意识摸了胸口下,皱眉道,“当日云丫头的那一块儿?”

    宝玉点点头,“北王爷送的,这会子也算物归原主罢!”

    宝钗皱眉道,“既是这么的,这亲事可好?”

    “此一时彼一时,两下里都是极好的,亲事哪里会差了呢?不同于梅家那时的。咱们落魄了,人家自是看不上咱们!”宝玉说着又道,“只管放心就是了,方才那话我真的说了!”宝钗脸儿再次一红,却也无法,谁叫这句真的是道理呢!没有眼前人,眼下琴儿真的没什么根基的!别说甄家了,梅家不都不愿意么!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