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红楼之娇妻美眷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47章 闹元宵元春省父母;诗明理颦儿受青睐(一)

    第十九章:闹元宵元春省父母;诗明理颦儿受青睐(一)

    说是忙过这阵子就好了,可这阵子也不是那么好忙过的了。眼见着都瓢雪花了,大观园中依旧人来人往。就连过年祭祖仿佛都b从前C率了些。年饭安排的也很乱,经常两家撞到了一处。好在是没出什么大乱子。而外人也表示理解,毕竟家中有大事情不是。

    过了初八,便有g0ng中太监出来先看方向:何处更衣,何处燕坐,何处受礼,何处开宴,何处退息。又有巡察地方总理关防太监等,带了许多小太监出来,各处关防,挡围幙,指示贾宅人员何处退,何处跪,何处进膳,何处启事,种种仪注不一。外面又有工部官员并五城兵备道打扫街道,撵逐闲人。等等一g礼仪。贾府的人紧密配合,忙了一年了,好算是见了人儿了。这样,就在准备中,忙碌中,期盼中,不安中,元月十四到了。

    这一晚贾府中J乎没什么人睡觉,一个个眼睁睁看着略微残缺的月亮。幻想着明日之月定然圆过今晚的。宝玉也不例外,神情有些亢奋。一P浮云飘过,月亮被遮住了半张脸。让人看着y晴不定。

    听身边黛玉轻叹,便说话分心道:“MM你说我看了这月亮想到了什么?”

    “你想了什么,我怎么知道。”

    “这倒是了,”说着一指空中,“y晴不定,就像我一样,是不是感觉自己是两个人,有些时候,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难怪老太太说我有个呆根子。”

    “能把这话当好话听的,也就你一人儿了。”

    “有什么办法了,我本就是这样的。”听黛玉哼了声,宝玉不以为意,“天也不早了,要不MM去歇息吧,明日说不上忙到什么功夫呢。你身子弱,哪里受得了。”

    “姑娘,宝二爷说的对,要不就去歇一会儿?”紫鹃对黛玉的确上心,可见贾母的眼力了。天儿有些寒,站了院子里,黛玉的确受不住,当下听了紫鹃的话,也不理宝玉,回自己屋了。宝玉见了心中一喜,只要黛玉没事,那他就高兴了,至于眼下理会不理会自己都是小事了。

    小本心里一松,真怕二人在谈下去。已经休息多日了,方才宝玉的一句险些把魂儿都吓飞了,自己有魂儿?不过自己b谁都盼着明晚。要知道,想有所作为,元春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她说一句话,贾政就能松上一分,否则自己走条极端的路,非被贾政打si不可。自己这根儿烦恼的鬓mao儿想不被他剃了去都难。

    五更天,贾母等有有封诰的便开始装扮。具是品F大装。小本看着暗自摇头。这才什么时候啊?按照习惯来算,这才是十四的下半夜。你们急什么了?不对,难道太监出来检验的时候没说时间?不是没给赏钱吧?按理不该啊。要不就是太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毕竟要等皇帝老儿高兴了才成。

    好在来了个鲜衣怒马的太监送信,元春未初刻用过晚膳,未正二刻还到宝灵g0ng拜佛,酉初刻进大明g0ng领宴看灯方请旨,只怕戌初才起身。凤姐听了忙送贾母等人回去歇息,自己去各处忙碌,还没忘了让人带太监去吃饭。

    大约晚上六点半,贾母带着众人再次门口候着。贾敬等则是迎到街口。所有人具是躬身排立,以示对皇权尊重。这一等,又是一个小时,大约七点半的样子,有十来个太监气吁吁跑来拍手,等在这边的会意,都知道这是马上要来了。又过了十五分钟左右,看见了先头部队,两个红衣太监,接着有是两个,就这样一对接着一对,能有个十来对的样子。

    这十来对红衣太监站好了,传来鼓乐之声。一对对龙旌凤翣,雉羽夔头,又有销金提炉焚着御香;然后一把曲柄七凤h金伞过来,便是冠袍带履。又有值事太监捧着香珠、绣帕、漱盂、拂尘等类。一队队过完,后面方是八个太监抬着一顶金顶金h绣凤版舆,缓缓行来。斜眼留意的小本见了心中一叹,‘这真是:八点到家两点走,一年准备,倾尽所有啊!’这要是利用不好的话,那真是赔本赔大了,这可不是自己习惯的小本买卖。

    贾母等人见與过来,连忙路旁跪下。早飞跑过J个太监来,扶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来。接着八个太监抬的大與直接进了大门。这样在想看,那便看不到了。

    再说元春,等太监退下后,昭容,彩嫔引着元春下與。入室更衣出来后再次上與,进园游兴。等见园中奢华,不由暗自叹息。要知道元春可不是贾政,她心中自然有数了。皇家拨付的银两是有数的,余者,怕就是家中添置了。这样一来游兴顿减。把个jing力用在了牌匾之上。

    象征x改了J处名字后,太监请座,元春受礼。一概具是免掉。礼毕再次更衣,坐省亲车驾出园。至贾母正室。国礼以毕,元春yu行家礼,贾母等俱跪止不迭。完全具是半礼相见,全礼相还。

    看着贾政进去了,接着薛姨妈,宝钗黛玉都进去了。小本知道,马上就要轮到自己了。为什么又说自己呢?来不及缓神过来,便有礼仪太监引领自己进去,神情放松,自己可不是通晓礼仪的,国礼的问题还是J给宝玉的好。跃过珠帘,这回就要自己做主了,养jing蓄锐不能白费。当下屈膝拜了下去,口称姐姐,一句未了,元春早已双目滚泪,携手拦于怀内。

    对于元春,小本有着别样的尊敬。说起来,她做的真是已经够好了,套用宝钗说宝玉的一句话,‘没个好哥哥好弟弟做杨国忠啊!’一句话道出了元春的悲哀,他g0ng外的助力不是来自于自家,而是年迈的舅舅王子腾。

    元春如此,宝玉心中难过。怎么说他也不是无情之人。这样伤心难免心神失守,这样倒是给了小本更多机会,努力压制本t。以便能多和元春说话。正这个光景,尤氏、凤姐等上来启道:“筵宴齐备,请贵妃游幸。”

    有宝玉在侧,元春便命宝玉导引,遂同诸人步至园门前,先从“有凤来仪”看起,接着“红香绿玉”、“杏帘在望”、“蘅芷清芬”等等一处处游兴。不得不说,宝玉相伴,元春的兴致浓了不少。

    而小本也做好了准备,他是不会等着元春回去了把想改动的名字写下来的,那样再想改动可就麻烦了,自己可没有黛玉之才,一诗换名。所以等过了有凤来仪(潇湘馆),到了红香绿玉(怡红院)之时,便扶着元春驻足,道:“姐姐,看此处匾额可妥?”左右即是无人,自然叫姐姐亲近了,何况这还是发自内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