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临高启明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二百六十六节 听证会(四)

    他这番言论十分温和,不但替解迩仁开脱,连带着其他责任部门都是轻轻放过。不过马甲心里可明白的很。这番话看似不痛不痒,实际上的潜台词就是两广战役是超出了元老院的能力范围的。

    既然超出了元老院的能力范围,下一步该怎么办也就呼之欲出了。

    小伙子有前途,马甲心想,这周同志过去不声不响,暗中谋划了很久的计划这回算是图穷匕见了。

    接下来会怎么样?马甲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就两广捉襟见肘的模样来看,进一步扩大战争,把战火烧到江西、两湖,登陆突入江南、山东,还有辽东半岛登陆等等的提案基本上是黄了。就算有,也会限制投送的规模。

    接下来无非是就地蹲坑还是南下开矿了。前阶段周围去儋州工业园活动的事情马甲是知道的,也知道他在会议上说了什么。

    不过马甲对他的活动并不感兴趣:不论是南下还是在两广蹲坑,对法学会都没什么实际意义。法学会现在最感兴趣的是在两广建立新司法体系――要是能办成了,他和他的法学会就算是名垂千古了。

    接下来又有几名元老发言,解迩仁已经是死老虎了,对他的批判基本上就是一笔带过的开场白而已了。火力便渐渐集中到了人事部门和政治保卫局的身上。

    解迩仁为什么能获得梧州主任的任命,这是最多的置疑――显而易见,解迩仁在出任这个职务前没有任何地方行政经验,他获得这个任命有无某种“幕后交易”?其次自然是政治保卫局在梧州的缺席。

    接着便有人提出动议,要这两个部门派出代表,就问题作相关解答。如果解答在听证会上无法获得信任通过,那么将在大会上提出成了专门的调查小组对这两个部门进行“深度调查”。

    动议获得了一致通过。因为两个部门都有具体的工作,照例来说听证会到此结束,明日继续。但是海林表示反对,认为这两个部门的主要负责人都在临高,应该立刻派代表来参加听证会,这是对元老院的“尊重”。他动议立刻获得了通过。组织处也就罢了,平时的存在感不强,但是政治保卫局在很多元老的受迫害妄想中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

    马甲知道他的心思,生怕隔日再开会没了现在的气氛,也给了他们准备的时间。

    “既然会议已经通过了提案,我们就派人去请他们的代表过来。”马甲宣布道,“大家如果暂时没什么要发言的话,现在会议休息。”

    原本多少有些紧张的会堂内顿时又恢复了原本的轻松感,与会的元老们三五成头接耳。从不少人兴奋的面孔和几乎掩饰不住的喜悦来看,许多人是胸有成竹。有那么几个人还记得马甲就是政治保卫局的局长,所以目光不时朝着他这边逡巡,似乎是想从他脸上看到些什么端倪来。马甲不由得暗暗好笑,故意做出一副忧心忡忡,坐立不安的模样来。

    没想到这让董时叶发现了,问道:“马院,你这是……”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觉得好笑而已。”马甲的表情没有变化,继续是一副不安的神情。

    “我一点都不觉得好笑。”董时叶的表情很是凝重,“实话说,我对潘杰鑫的提法还是很赞成的,元老院应该搞得是整风,而不是这些莫名其妙的听证会――现在的听证会已经变成了什么……”他停顿了下,“实话说,我觉得元老院现在的风气非常不好。任何事情,都会成为某派势力的利用对象,如何处理某件事某个人,不是先考虑元老院的利益和造成的后果,而是把打击对手或者扩大本派的主张放在第一位。甚至隐隐约约有了不依附某个派系就无法成事的趋势:想成事,就一定要拉帮结派,扩大影响力。这样下去,我们不是和明末热衷于党争的官僚没什么不同了吗?”

    “你说得对。”马甲说,“上次何鸣也和我私下谈过这事。这种看着其他部门出丑,幸灾乐祸甚至以此为凭据的现象现在愈来愈多了。甚至在部队里也有类似的苗头。”

    “我的天,他不会是在说海……”

    马甲打断了他的话:“是谁并不重要,只是这样的气氛已经形成了。要扭转恐怕不时一朝一夕。”他叹了口气,“我们有着天然的缺陷,实话说,这么奇葩的制度能顺利运转到现在,只能说是因为我们在这个时空里开了挂……”

    不过一个小时的功夫,组织处和政保局的两位代表都来了。而且都是具体的负责人,一位是明朗,还有一位是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的赵曼熊。

    二人先履行了手按《共同纲领》宣誓的仪式,随后进入到质询阶段。明郎是第一个。

    这位处长履职多年,基本还是保存着过去公务员时代的仪表和习惯。衣着朴素,表情严谨。他在听政席坐下之后,取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钢笔。

    “我想请问明朗处长,解迩仁被任命为梧州地区主任。这个任命是谁做出的。”海林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明朗首先在笔记本上记录了几笔,才回答道:

    “任命是元老院组织处根据《共同纲领》的11号附件《元老干部任免暂行规定》提出建议,由元老院常设委员会审议通过,再由政务院下达正式文件任命的。”

    “那么你们部门在整个流程中起什么作用呢?”

    “组织工作说起来比较复杂。具体可以分为多个项目。具体到干部这块来说:主要负责元老担任的各级干部的宏观管理。包括管理体制、政策法规、人事制度等方面的规划、研究、指导等,对换届调整任免等提出建议。”

    海林的脸上抽搐了下,不耐烦的说道:“你不要掉书袋了,请直接回答问题:在解迩仁当主任这件事上,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明朗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神情,他微微一笑,说:“我通俗易懂的解释一下。凡是元老干部担任的职务,都是要经过‘提名或者报名’-‘组织处报备考察’-‘元老院批准-政务院任命’这几步。

    “这其中,‘提名和报名’是敞开的。元老本人也好,各个部门也好,都可以提出人选――可以是别人也可以是自己。只要符合相关的提名条件。”

    “这解迩仁是谁提名的呢?”

    “是他自己。”

    “不是其他人?或许有可能是某个元老示意他去报名?”

    “这种猜测我不能判断,按照提名表上的内容,解迩仁是自己报名的。”

    “就算他是自己报名的。既然你们负责报备考察,自然是要筛出不合适的候选人喽?为什么他没有被筛出去?单从解元老的履历看,他根本没有地方从政经验,也没有这方面的教育背景。”

    “你说得完全正确。”明朗说,“在我们的初步考察中也的确认为他并不适合出任地方行政职务。但是……”

    “是不是有某些人给你下达了指使?”

    “没有。”明朗说,“当时我们在第二次两广行政主官的招聘中一共挂出了十五个由元老担任的地方行政干部的职务,实际报名者只有十人。基本上是没得选。”

    “据说马千瞩曾经说过:要给解迩仁机会,有没有这回事?”

    “没有听他说过这样的话。”明朗说,“关于两广元老干部任命的会议都有会议记录。可以查询。”

    “我们会查询的。梧州这么重要的地点,交给他这样一个毫无行政能力的人担任,合适吗?”海林继续追问道,“我相信以你的专业素养,不会作这样的选择。”

    “的确不合适。”明朗毫不犹豫地说道。

    “那为什么又把他给推荐上去了吗?”

    “因为这十个地方中,其他的九处的环境更为复杂。大多是汉瑶杂处或者有严重匪患的州县。相比之下,梧州属于我们战线的后方,又是水陆码头,不论防御态势、社会状况还是当地资源,相对都是比较好的。让他担任梧州主任也正是考虑到他在这方面比较欠缺。”明朗说,“如果需要,我们可以提供这十个地方的名单和最后的任命结果。”

    “呵呵,你现在说得无非是在推卸责任。不管怎么说,你们把一个力不胜任的人推上了梧州主任的岗位,造成他最后犯下了严重的错误,不能说对此毫无责任吧。”

    “责任肯定是有得。如果元老院最终认为这件事上我们部门要负主要责任,那我也没什么可辩解的。”明朗心平气和的说道。

    海林恶狠狠的盯着明朗看了好一会,才说道:“我没有问题了。”

    接下来,又有几个元老提出质询。不过都是在这几个问题上打圈子。明郎不厌其烦的一一做了回答。

    显而易见,在明朗这一块上,海林没有搞到什么对马千瞩的把柄。脸上多少流露出了失望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