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劫道生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四百四十九章 另有所图

    c_t();    这一路上,江源心中百感交集,他并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也不清楚自己身处何等处境。可能现在如沐春风,下一刻就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内。

    这一切都是未知数,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归根结底都是江源自身实力不足。

    若是拥有碾压赵无量的实力,现在何至于如此被动,就连说话都得带着虚伪的面具。

    不远处就是皇城,皇城又称作炎云城,是炎云国的核心。当江源从元武城前往青翼城的时候,觉得青翼城的规模已经十分庞大了。

    但青翼城和炎云城相比,又是小巫见大巫。

    青翼城只是飞云骑的驻地,炎云城不仅仅是血魔军的驻地,更是权利集中之地,实力集中之地,财富集中之地,资源集中之地。

    虽然称作炎云城,但炎云国半数以上的资源都储存于城中,规模庞大也是正常。

    “江源,看到了吗,下方就是炎云城,南宫云恺从小就是在炎云城中长大。”赵无量谈笑风生,为江源讲述当年他与南宫云恺的一些趣事。并介绍了炎云城内的势力分布,重要机构之类的。

    炎云城东边一角是格外划出来的,是血魔军的驻地,血魔军作为皇城禁军,数量众多,实力也较为强横,还有血魔卫这一支特殊队伍,其驻地占据了很大一部分空间。

    可就是这么大片的驻地,在炎云城内也只占了一隅,足以见得整个炎云城有多大。

    “血屠,把江源带回去好好安置,给他分派一百名精锐,他并非帮你训练新兵,而是另有特殊任务。”赵无量说道。

    一旁的血屠神色冷漠,抱拳说道:“遵命。”

    只见血屠大手一甩,一股巨力降临在江源身上,随后十分粗鲁的把江源从赵无量身边抓到了他的坐骑之上。

    “嘶,疼!”江源不悦道。

    “哈哈,江源,你是个男人,更是个军人,这点疼痛算得了什么。初来乍到,你先熟悉一下环境,等过段时间我再去看你,帮你安排祖陵方面的事情。”赵无量说道。

    “遵命。”江源抱拳说道。

    “圣上,属下告退。”血屠抱拳说道。

    看着江源离去,茅锐心里很不是滋味,与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就在眼前,可是却不能出手击杀。

    越想越郁闷,叹了口气,说道:“圣上,属下也告退。”

    “茅锐,你随我来。”赵无量说道。

    茅锐心中一惊,他听出了赵无量语气的变化,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平淡,反而满是冷意。

    这才是赵无量应该有的样子。

    九头强大战兽拉着的车架缓缓降落在富丽堂皇的皇宫之内,赵无量下了车架,茅锐紧随其后。

    御书房内,华丽的大殿当中摆满了书籍,有功法武技,有史学典籍,还有丹方药典,各种资料应有尽有。

    赵无量与茅锐对坐,两人神色严肃。

    “茅锐,天行是否死在了江源的手上?”赵无量开口,打破了安静。

    茅锐点了点头,说道:“圣上,当初是您让我儿改名换姓,压制修为,先后潜入血魔军和飞云骑,盗取机密。如今期限已满,您也下令让我儿回归狂镰军,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被江源所杀,我……”

    赵无量点点头,说道:“茅锐,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人前我们是君臣,人后我们就是兄弟,如今天行遭逢此事,我内心也愧疚,只是现在江源还杀不得。”

    “圣上,这是为何,单凭他是南宫云恺的传人这一身份,就足够让他死上千万次。南宫云恺是逆贼,当初就是他,让我们炎云国差点分崩离析,他的传人必然也是逆贼,人人得而诛之。您非但不将其处死,反而加以培养,属下不明白。”茅锐说道。

    赵无量叹了口气,说道:“茅锐,若他与南宫云恺没有关系,要杀要剐我都随你,只是他这一重身份我有大用。我向你保证,最多三个月,三个月之后我就将他交给你处置。”

    听闻这话,茅锐神色激动起来,连忙起身抱拳说道:“属下谢主隆恩!”

    “茅锐,君无戏言,我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应允,只是在这三个月内还希望你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以免影响我的计划。”赵无量说道。

    “属下明白!”茅锐恭敬道。

    ……

    血魔军大营,战兽缓缓降落,还没等战兽站稳,血屠气势一震,把江源从战兽身上震退出去。

    江源一惊,在半空中稳住身形,才不至于摔得太惨。

    血屠见状,冷哼一声,没有言语。

    “你这是做什么?”江源质问道。

    血屠走下战兽,缓步走向江源,阴冷的气息伴随周围。血屠作为与诸葛铭珏同为元帅,但给江源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诸葛铭珏是飞云骑元帅,修炼虚空奥义,而血屠是血魔军元帅,修炼之道与诸葛铭珏大不相同,并且其实力还要在诸葛铭珏之上。

    血屠看向江源,缓缓开口,冷声说道:“你是南宫云恺的传人?”

    声音嘶哑,好像多少年没有说过话一般,血屠平日里确实很少开口,就连他的左膀右臂,两位血魔将都很少交流。

    江源点点头,说道:“怎么,你不相信?”

    “南宫云恺,一个禁忌的名字,你与他扯上关系并不是什么好事。”血屠说道。

    “嗯?你说什么?”江源不解,血屠似乎话里有话。

    “没什么,跟我来吧。”

    血屠不再理会江源,而是朝着大营走去,大步流星,江源紧随其后,以免跟丢。

    进入驻地之后才发现,血魔军的驻地远比飞云骑大得多,各种设施齐全,其中渲染着浓重的血气,所有的建筑风格也都为血红色。

    血屠身为元帅,走到哪里都是被人尊敬,血魔军之人看到血屠纷纷施礼,并对江源指指点点的。

    “喂,元帅身后跟着个陌生人。”

    “看装束不像是我们血魔军的人,该不会是个新兵吧。”

    “什么新兵这么大牌面,让元帅亲自带领。”

    一众兵士开始议论纷纷,这些话入了血屠和江源耳中,二人也没有理会。

    “江源,圣上有令让你成为百夫长,准血魔卫,手下一百兵众都非新兵,而是精锐,能否制服他们,就看你的本事了。”血屠指着一处空营地,说道。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劫道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