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列国浮沉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三百六十章 逢场作戏(上)

    恕儿见这十二个佳丽均是春风满面,淡妆宜人,而且并不为蜀王祭礼着白衣,便知楚王定然待她们宠爱有加。她不明这三公九卿家的十二个闺秀究竟来者何意,于是客气道:“诸位妹妹不必见外,请随我入殿吃茶。”心中不禁想起林璎适才的嘱咐:“若是有人比我早去,你也敷衍应付便是。”</p>

    馨岚殿中,恕儿坐于上座,颜笑坐其畔,十二佳丽对恕儿行礼之后,亦逐个就座。颜清与颜秀立刻端上了茶和点心。</p>

    恕儿对众人温和道:“久闻殿下十分疼爱诸位妹妹,我却还不知诸位妹妹的闺名,今日终于得见,还望诸位妹妹多多赐教。”</p>

    丞相的孙女樊娜首先道:“我们一众姐妹也久闻安邑郡王东方公主的大名,可惜从未有幸一睹东方公主的风采,今日匆忙赶来,还望公主不要见怪。妹妹姓樊,小名一个‘娜’字。”</p>

    恕儿道:“樊妹妹客气了。”</p>

    此时禁军统领顾延达之女顾羽横插一句:“樊姐姐怎得只唤安邑王为公主了?郡王便是郡王,你虽是丞相家的嫡孙女,可也不能缺了礼数。”</p>

    樊娜不悦道:“妹妹可不要冤枉人。我一开始便唤了‘安邑郡王东方公主’的,但每句话都说那一长串,你不觉得拗口吗?”</p>

    大司空的孙女江婉瞧了一眼心不在焉的恕儿,笑道:“两位姐姐何必为了这样的小事,在安邑王面前丢了颜面?称郡王是对的,称公主也是对的。”</p>

    大司马阮骁家的嫡女阮晴立即道:“江妹妹说的极是。樊姐姐和顾姐姐,安邑王是何等不拘小节的气量,怎会为了这样的小事来与咱们计较?”</p>

    宗正家的姑娘汤婵附和道:“东方公主的确是不拘小节的女中豪杰!妹妹听说,东方公主周游列国,当过宋、齐、楚三国的公主,领过齐楚两国之兵……”</p>

    汤婵话音未落,阮晴低声打断道:“还嫁了两国之君呢!”</p>

    众人惊讶,齐齐看向阮晴。</p>

    恕儿并不动怒,平静道:“这位妹妹所说,其实并不准确。我虽与齐王和宋王渊源颇深,却并未嫁给过他们二人。我与齐王

    王拜堂时,他还是不是齐王。至于我与宋王,我们实则从未拜过堂。”</p>

    众人见东方公主对此冒犯之词毫不介意,于是都轻轻舒了一口气。</p>

    阮晴心想:“这东方恕丧夫之后又失了名节,落魄回到楚国,已背负了一身骂名。先王死后,她的弟弟公子愆又差点与殿下争夺楚王之位,殿下对东方家的姐弟,应是表面安抚,心中必然十分忌惮。</p>

    东方恕既然敢回昭凰宫,父亲今日在朝会上定会说服殿下夺回她手中的兵权,到时候,她便什么也没有了。就算殿下不立刻下旨收回她的兵权,我家的兵也比她的兵多。我冒犯她几句,不过是捏捏软柿子罢了,她又能奈我何?</p>

    楚宫之中,她不过就是个不招人待见的前朝公主。殿下疼惜我,又倚仗我家的势力。就算我冒犯了她,殿下也不会对我怎样。此时不给她个下马威,更待何时?”</p>

    阮晴道:“适才妹妹失礼了,说错了话,还望东方公主见谅。我家是武行出身,妹妹自小便没学过太多规矩。我家祖上随昭王讨伐越国,楚越一统之后,昭王亲封潋城阮氏世袭公卿之位,位列三公。爷爷故去后,家父便承袭了大司马之职。妹妹姓阮,小名一个‘晴’字。”</p>

    恕儿淡然笑说:“据我所知,楚越一统,并无血战,乃是民心所向,何来讨伐之说?</p>

    百年以前,越和王虞孚乘一叶扁舟,独自前往临江城昭凰宫,将佩剑交给了楚昭王林珗。从此东海之畔,仅有楚之一国,不见兵戈。楚昭王亦善待越和王,越和王甚至比楚昭王活得还要久,安葬虞陵越王墓时,已有百岁高龄。</p>

    请问阮妹妹,你家祖上的‘军功’,难道是为越和王虞孚修建陵寝所得的吗?”</p>

    阮晴“哼”了一声,不悦道:“几百年前的事了,东方公主好似亲眼见过似的。”</p>

    恕儿道:“的确没有亲眼所见,就如同我没有亲眼见过自称武行出身的阮妹妹,究竟身手如何一样。若是你连我都打不过,你们阮家位列三公的百年世袭公卿之位,岂不是白占了三公九卿之中的一个坑?若是你对不起‘武行出身’的家世,便要仔细学学规矩,免得祸

    从口出,哪天得罪了殿下都不自知。”</p>

    阮晴挑眉道:“东方公主怀了宋王的骨肉,妹妹我可不敢出手伤你,否则得罪了宋王,我们楚国上下都担当不起。我可不受你的激将法,不做楚国的罪人。”</p>

    恕儿本也懒得与她过招,此时虽知阮晴话里话外都占了上风,却也不与她计较。何况阮晴大声说出的话,正是恕儿想告诉楚国所有人的话。阮晴说了出来,恕儿正暗自感谢这个口无遮拦、仗势欺人的姑娘。</p>

    阮晴此言一出,楚国上下,便没有人敢伤害恕儿和她腹中的孩子了。</p>

    恕儿还未回答,只听顾羽对阮晴道:“东方公主早早便是西岭十门八派的主公。四国盟军伐宋之前,齐卫陈蜀在懿斓宫青石台比武选将,公主一出手便夺得了齐国左前锋将军之位,在玉都南郊解救陈蜀盟军于宋国的埋伏。公主领兵援赵时,在芜城救赵王于戎族武士的弯刀之下,路人皆知。</p>

    以公主的身手,根本不必用什么激将法去激你,她不与你比武,是不愿伤了你,你可别不识趣。你若想活动活动你的花拳绣腿,倒不如和我比试比试。”</p>

    阮晴起身,对顾羽潦草行了个比武礼,说:“久闻顾大人身手了得,却不知顾府的闺秀究竟如何。”</p>

    顾羽并不回礼,大步走到了阮晴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p>

    二人怒视对方时,楚王正踏入了馨岚殿。林璎拍手笑道:“寡人来的可真是及时!”</p>

    樊娜皱眉道:“殿下若不及时赶来,二位姐姐就要大打出手了!”</p>

    林璎对樊娜眨了下眼睛,遂走到阮晴和顾羽中间,一手拉起阮晴的手,另一手拉起了顾羽的手,又将二人的手握成了小拳头,捶在了他胸前,笑眯眯地说:“阿晴、阿羽,你们两个可真是顽皮!一切都是寡人的错,你们要打就打寡人呀,为何打寡人的心肝儿宝贝儿呢?寡人不会武功,就算会,也绝对不会还手。寡人就站在这里,你们谁先打?”</p>

    阮晴瞪了林璎一眼,见他笑得俊朗无邪,火气已消了一半:“那就要看谁是殿下的‘心肝儿’,谁又是殿下的‘宝贝儿’了。”</p>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列国浮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