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我和冰山总裁老婆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104章全梭了

    可大赛的获胜机制,却是以最终筹码的数量而定。

    哪怕是只多一块筹码,只赢了一万美金,对方就能获胜。

    随着时间的流逝,宁凡这种消极的应对方式,越是对他不利。

    眼见着大势已去,观众席的唐家人,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

    其中一些人,看向宁凡的目光,已经带着一种鄙夷与敌视。

    宁凡表现出来的傲慢,他们可是全看在眼里,心里早就不爽了。

    郑天航阴笑道,“小子,我看你今晚怎么死。”

    只要宁凡输了比赛,他今天晚上就可以动手。

    看着不远处精致的金发少女,郑天航笑的愈发开心。

    “不会。他一定想着一击制敌。”

    话是这样说的,可就连唐晓月自己都有些不太敢确定。

    因为今天的赌局,与她在威尼斯人见过的完全不同。

    两人对赌的局面,以宁凡超强的记忆力,应该可以很轻松应对,可真实的情况,他却大失水准。

    “这不应该啊。难道他是恼怒我们,所以故意输掉。”

    唐晓月暗自摇头,以她对宁凡的了解,不太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宁凡是说一不二的人,既然答应参赛,那就会给出一个交代,否则完全可以不参赛。

    “为什么会这样?”

    唐晓月百思不解的看向宁凡,似乎想看穿那副漫不经心表情的背后。

    差不多又过了十分钟,看着隔壁桌的扶桑选手赢得比赛,顺利进入四强,宁凡笑了笑,“差不多了。”

    看着对面的白人,宁凡笑道,“喂!时间不早了。这一局梭了怎么样?”

    “想和我赌运气?哼!”

    白人男子冷笑一声,他才不会上这种当。

    “那我梭了。”

    宁凡双手往前一堆,水晶制作的筹码全推上桌面。

    宁凡这一手操作,将荷官都吓呆了,不禁问道,“先生,你确定现在要梭哈吗?”

    “不可以吗?”

    宁凡不耐烦的说道,“快点发牌,我还要赶时间。”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岂止是荷官,就连全场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宁凡身上。

    “他搞什么鬼?”

    “人家才没那么傻,要和他赌运气。”

    “这不是他的钱,输起来自然不心疼。”

    ……

    之所以惹出这么多的争论,完全是因为宁凡的举动太嚣张了。

    此时荷官可是连牌都没发,他就全押梭哈,这根本就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我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先示敌以弱,最后以势压人,要不了多久,对方在气势上就会落入下方。”

    唐晓月神情一震,这才是梭哈的真谛。

    一个气势远比赌术更重要的扑克玩法。

    若是她知道宁凡的想法,就会明白自己是想多了。

    宁凡拖到现在才出手,完全是为了等那名扶桑选手。

    给唐晓蝶种下精神暗示的中年人,坐在扶桑选手的应援席中。

    若是赢得太早,宁凡势必会随着唐家一同离场,等会找起人来也麻烦。

    就算强行留下,难免会打草惊蛇,引来中年人的怀疑。

    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收服玛丽,可想而知中年人并不是普通武者。

    为了万无一失,宁凡一直拖延到现在。

    要是真想害唐家输掉比赛,他又何必以最低下注来拖延时间。

    就怕到时候输的差多,在比赛时间结束前,无法拉回差距。

    见白人选手气急败坏的样子,宁凡催促道,“喂,你说话啊?”

    “我不跟。”

    白人愤怒的将牌甩开,先前他还嘲讽宁凡胆子笑,现在轮到他尝到这种滋味。

    “那就是我赢了。”

    一枚筹码,从白人阵营转到宁凡手上。

    又一局开始,见筹码还摆在桌上一动不动,荷官提醒道,“筹码上桌就算有效,先生您确定这局还要梭哈吗?”

    “梭吧。”

    宁凡偷瞟了一眼,扶桑选手那方的势力,发现他们正注视着这边,似乎在观观察自己的玩法。

    既然中年人没有离场,宁凡到没有那么心急。

    “不跟!”

    又一次被梭哈的白人,面色铁青的将牌甩掉。

    此时离比赛结束,只剩下二十分钟左右。

    在这段时间,白人选手深深体会到,什么是度日如年。

    自从宁凡第一次梭哈后,那些筹码好似扎根了般,再也没有动过。

    这就表示在荷官没发牌下,默认选择梭哈,而且每一局,宁凡就连牌都懒得看。

    在外界看来,宁凡这是拼尽全力,逼着对手与他赌运气。

    白人选手很清楚一点,心里大恨的同时却无可奈何。

    因为他没有必赢的把握。

    在过去一个多小时的比赛中,浪费了他太多的精力,无法精准的记住,牌盒里的牌。

    只要算错一张,那就会导致满盘皆输。

    尽管白人保持保守玩法,可在这种超高速的对局中,每一次的扣底,都让双方筹码的差距也越来越少。

    此时白人男子,仅仅领先宁凡三万块。

    而此时距离比赛结束,还差十分钟。

    按照这个趋势,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向宁凡倾斜。

    见宁凡再一次梭哈,白人选手犹豫片刻后,猛的一咬牙,“梭哈!”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引爆了全场。

    这里的每一位参赛选手,全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赌术高手。

    正是因为他们的技术太高超,对牌局算的太死,所以可以合理的规避风险。

    该放弃的时候放弃,绝不可能给对手梭哈的机会。

    因此从正式比赛到今天,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双方同时梭哈的场面,第一次涉及到这么大的对赌。

    相比其他人的亢奋激动,唐天行的脸色有些难看。

    以势压人、盛气凌人的赌法没错,但要适可而止。

    因为参赛的选手心理素质不会太差,一旦抓到好牌,对方绝不会被这种梭哈吓到。

    在荷官发第二张牌时,白人选手才选择的梭哈。

    两张牌,一张底牌,另一张明牌是黑桃a。

    看到这里,唐天行敢用自己的人头担保,白人选手的底牌百分百是a,否则不会孤注一掷。

    而宁凡明面上的牌……他的牌已经不重要了。。

    除非最后有惊天大逆转,否则他输定了。

    “还是大意了。”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