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我和冰山总裁老婆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962章:你废话太多了!

    “终于到地方了吗……”

    宁凡一个人从渡轮上走了下来,很奇怪,整个渡轮上就只有他一个客人,仿佛就是为他一个人专门准备的一般。

    踏上这座种满了柳树的小岛,宁凡闻到了一股诡异的味道。

    在他前面的是一条很长路,路边两旁都是各种植物,最多的就是还没有盛开的樱花树,道路的尽头有一条很长的阶梯。

    最令人瞩目的就是那一座座标志性的鸟居,这座小岛看来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

    “哼,装神弄鬼!”

    宁凡冷哼一声,与此同时手机也是传来了欧阳菲菲提供的新的情报。

    拿出手机一看,宁凡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小岛上居住的是当地很有名的一个阴阳家的家族,难怪会是这么一副模样。

    不过宁凡可不管住在这里的到底是什么人,他来这里只为了一件事,那就是将司徒晴风那个混蛋的性命带走!

    稍微打量了一下周围后,宁凡背着剑囊朝着前方走去。

    穿过一座座鸟居,走到道路尽头,宁凡望着上方沿着台阶慢慢走上去。

    一直等到宁凡走到台阶的尽头,宁凡才看到了人影。

    “你是谁?!”

    两个穿着阴阳师服饰的男人走了过来,他们身材矮小,但是却是天生用着鼻孔看人,对待宁凡的语气也是一点都不友好。

    当他们看到宁凡之后,第一反应就是上来粗鲁地盘问。

    “我来找人的。”

    宁凡也不管他们能否听懂,依旧是用着中文说道。

    “他在说什么?”

    “好像是华夏猴子的语言!”

    那两个人交头接耳,他们的并没有掩盖语调,也可能是觉得宁凡也听不懂,这个时候也是肆意地嗤笑着。

    然而恰恰相反,宁凡听得懂东瀛话,这两个人在说什么,宁凡一清二楚!

    “呵,你们应该听得懂吧,我最后再说一次,我来找人,你们将人叫出来,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宁凡冷笑一声。

    事实上果然是跟宁凡猜测的差不多,这两个人听得懂他说的话,宁凡一说完,这两个人的脸色就变了,表情变得愤怒无比,仿佛就像是受到了什么侮辱一般。

    注意到他们的反应,宁凡的冷笑声也是越来越响了。

    “算了,懒得跟你们浪费时间!”

    宁凡摇摇头,也不打算跟这两个杂鱼浪费时间,便是不再理会这两人,径直是朝着前方走去,在他视野之内,不远处就有一个大宅子。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宁凡觉得在那个地方应该就能够找到他想要见到的人。

    但是就在宁凡刚刚跨出一步的时候,那两个阴阳师就立即挡在了宁凡面前,他们面露不善,目露凶光,想要干什么一下子就暴露了。

    “哦?就凭你们也想对我动手?”

    宁凡好笑地看着他们,大手一挥,直接是推开了他们。

    “该死,华夏猴子,站住,那里不是你能够去的地方!”

    被推开的阴阳师恼羞成怒地对宁凡的身影大喊着。

    宁凡已经是没有耐心再跟他们浪费时间了,这个时候也是没打算留情,两根银针瞬间出手射在了他们的腿上就让这两人失去了行动力。

    “怎么回事,我的身体为什么不能动了?!”

    “该死,给我站住!”

    两个人瘫倒在地上,额头上冒着冷汗,另一个还不怕死依旧是冲着宁凡大喊着,语气十分的挑衅。

    而宁凡已经是将他们全部无视,大摇大摆直接是来到了大宅子的门口,一脚砰的一声就将大门给踹开了。

    “司徒晴风,快点给我滚出来,爷爷来送你上路了,你不是很想给你弟弟报仇吗,我让你跟他们团聚!”

    宁凡狞笑一声,声音如同河东狮吼一般响彻天际传遍了整座大宅。

    下一秒,无数穿着阴阳师服饰的人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

    “哪里来的华夏猴子,竟然敢在我们田土元家放肆!”

    “滚出去!”

    “这里不是你这种劣等种族该来的地方,滚出去!”

    一群东瀛人围着宁凡叫嚣着,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挑动宁凡的神经对于他们来说可是有着面顶之灾的危险!

    宁凡眉毛一挑,脸色一寒:“一群狗东西,都给我闭嘴!”

    比谁大声是吧?

    宁凡一个人的声音完全就能够盖住他们所有人,宁凡的声音震耳欲聋,无数人难受地捂住了耳朵。

    “司徒晴风,快点滚出来,不要以为有一群饭桶给你挡着,你就以为没事儿了!”

    宁凡嚣张地喊着,让那群东瀛人是同仇敌忾,越加的愤怒。

    怒火中烧的东瀛人怒目圆瞪地看着宁凡,其中一个人叫道:“田土元佳庆,快点上,将这个人赶出去!”

    “该死的华夏猴子,之后就算你跪着求我饶你一命也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的,我要让你身不如死,胆敢玷污我们的圣地,做好觉悟吧!”

    一个阴阳师走了出来,很明显,他应该就是那个田土元佳庆了,长相可真是十分猥琐,就算是衣服再怎么的华贵还是无法掩饰这人丑陋。

    而宁凡压根就没有在意他们,自顾自地就要朝着里面走去,全然是无视了他们。

    “混蛋,你竟敢无视我,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田土元佳庆掏出一张画好的符纸,口中念叨着什么,此刻正气急败坏地看着从他面前经过的宁凡。

    哗啦!

    一道寒光闪过,宁凡耍了一个剑花瞥了一眼身旁错愕的那人:“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吵?”

    “好……好……好快的剑!”

    田土元佳庆瞪大眼睛,眼中的世界颠倒,他的视线中是自己拿失去了头颅的身体鲜血喷涌,正摇摇欲坠。

    噗通一声,随着一具无头尸体倒下,整个大院鸦雀无声,那些阴阳师惊愕的看着这个画面。

    刚才宁凡出剑的速度太快了,他们都没法看清田土元佳庆的头到底是怎么被砍下来的。

    “八格牙路,杀了他!”

    不知道是谁怒吼了一句,院中的这些阴阳师全部沸腾了起来,齐刷刷地朝着宁凡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