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我和冰山总裁老婆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01章:多亏了欧阳菲菲

    行车路上,宁凡一直在注意着许若兰的身T状况,要知道这种Y效果可大可小,如果Y效特别强烈的话,很有可能会伤害人的神经中枢,留下不可逆的损伤。

    然而开着开着,电话就响起来了。

    “咳咳,修罗阁下,不知道这次你打算怎么谢谢我呢。”

    电话里传来欧Y菲菲带有磁X的嗓音。

    宁凡微微一笑,说道:“你想怎么谢,我就怎么谢,说实话今天如果不是你及时通报消息,我还真不知道赶不赶到过去呢。”

    “切,少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在许总裁身边埋了一颗钉子了,就算我不告诉你这件事情,你也能找到司徒南的S人庄园去的。”

    “那也要谢谢你的不杀之恩啊,哈哈,有空请你看电影。”

    宁凡心情颇好,笑着对电话说道。

    说来也巧合,这次司徒南破釜沉舟,一方面想利用下Y来强占了许若兰,另一方面想通过暴力手段解决掉让他J次很没面子的宁凡。

    但是他好死不死,请杀手居然请到了云刺公会这边,而且接头人就是欧Y菲菲!

    这件事情这么展下去,可想而知会出现什么后果了。

    云刺公会的欧Y菲菲刚刚接到这个任务,马上就把情况全都告诉了宁凡,全然没有遵守不能泄露委托人资料的行规。

    因此宁凡才有所警惕,刻意安排了朱学涛去跟踪许若兰,就是害怕她会出现什么危险状况。

    “哦?!修罗阁下居然还有这个ai好?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啊。正好再过一个月有一部大制作ai情P上映!期待着修罗阁下的承诺哦。”

    欧Y菲菲咯咯一笑,便挂断了电话。

    宁凡沉默了一会儿,事件事情,都多亏了有欧Y菲菲之前的通报,如果没有她的话,宁凡怎么可能知道司徒南的诡计,也不会安cha朱队长跟踪事件了。

    ……

    到家后,宁凡将许若兰抱下了车,抱去了她的房间里面,然而还没等宁凡坐下来喘口气。

    许若兰的Y力似乎在这个时候挥到了极致,直接如同八爪鱼一般就爬上了宁凡的身T,并且手脚并用,紧紧的和宁凡缠绕在了一起。

    “宁凡,我好热……我好渴……”

    许若兰无意识的呻-Y着,但是殊不知,这在宁凡的耳边听起来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烈X的春-Y!

    宁凡眼中闪过一丝Yu火,心中想到:既然我是纯Y血脉,她是纯Y之T,何不趁着这个机会YYJ融一下,也好解决这个始终压在心头的顽疾。

    这个念头刚在宁凡的脑海内生根芽,就如同浇灌了化肥一般,疯狂的生长了起来。

    而此时许若兰也适时的将自己纤细的小手伸到了宁凡的关键部位上,轻轻的揉捏着。

    虽然没有任何话语,但是她的动作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了!

    “不行,现在若兰神智不清醒,我不能趁人之危!”

    宁凡咬了咬舌尖,腥甜的血Y味道和疼痛感让他短暂的清醒了一下,迅整理好了自己的衣F,将毯子盖在了许若兰的身上,逃也似的走出了房间。

    ……

    司徒南的S人庄园,漫天的火光显然瞒不过消息灵通的媒T记者,他们纷纷围在了庄园门口,

    架着长枪短P,一边拍摄一边将话筒伸到了海宝宝的面前:“警察同志,请问您能简要的说一下这个案子的情况吗?”

    海宝宝微微皱眉,不悦道:“案子?什么案子,这是自然火灾,你们看到消防队都已经过来了吗!”

    一个记者提问道:“可是据传言,司徒家的公子在这场火灾中丧生,据推断,他是被人杀害的!”

    “传言只是传言而已,好了好了,今天的提问时间到此结束,你们请回吧。”

    海宝宝面对记者的刁钻问题,有些疲于应付了,好不容易将记者打走了。

    手下一个警员又走了过来,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报告,现一具男尸,死亡原因似乎是头部贯穿伤,具T死亡时间不明,但肯定不是被火烧死的!”

    小警员将别墅尸T数量汇报着。

    海宝宝眉头深锁,喃喃说道:“这已经是第五个了啊,这可是我们中海市这么多年以来的头号大案要案啊,一定要侦破!”

    手下警员肃然答道:“是!”

    …………

    而此时远在新加坡的一间密室内,一个个紧急的消息被送到了中年男子的桌前。

    终于,最后一个消息传来了。

    盖棺定论。

    “老爷,少爷他……死了,不是烧死的,是被人杀死的!”

    一个老者弯下了腰,沉声说道。

    在他的对面,是司徒南的父亲,司徒元华,整个司徒家的真正掌门人!

    一个凭借着强势手腕,在新加坡打下一P天地的大枭!

    “查,马上给查清楚,不管花多少钱,花多少人力,我都要把杀害我儿子的凶手揪出来!”

    司徒元华眼中含泪,大声说道:“杀子之恨,我司徒元华必报此仇!”

    ……

    Y光穿透窗帘,落在了许若兰的脸上。

    她心中一惊,猛然坐起身来,慌乱的检查了一下身T各个部位,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好像没什么问题,可是我昨晚是怎么回来的呢?”

    带着这样疑H的心情,许若兰走下楼梯,正好就看到了宁凡和许小晴正在准备早餐。

    “宁凡,昨天你去找我了对不对?我是你带回来的吗?”

    想起昨天那惊魂的一幕,许若兰仍旧是心有余悸。

    “没有啊,昨晚你喝多了,自己回来了,我哪也没去,一直在家呢,这点小晴可以作证。”

    许小晴站在一旁连连点头,说道:“姐姐呀,你是不是喝糊涂了呀,赶快去洗把脸醒醒脑,连自己怎么回来的都记不得了。”

    宁凡和许小晴相视一笑。

    这默契的一幕让许若兰彻底迷糊了。

    难道我昨晚真的是自己回来的?

    可是我明明记得昨晚赴了司徒南的宴会啊。

    想不清楚就先放在一边,许若兰闻着牛N和J蛋的清香味道,食指大动,连忙洗漱完毕,坐在桌上吃起了早餐。

    早餐的氛围还是很好的,宁凡和许有笑的,但是许若兰在一旁总是感觉到有点怪怪的,仿佛两人是在演戏,目的是为了向她掩饰什么事情。

    “嘟!嘟!嘟!”

    电话铃声响起。

    许若兰放下筷子,接通了电话。

    “许总,告诉你一个重磅消息!”

    “什么消息?”

    许若兰微微皱了皱眉,问道。

    (本章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