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522章 感觉身体被掏空

    谢显嘴角抽搐,这是先斩后奏啊,斩的快奏的及时啊,他还能说什么?

    “定也就定了,路家家风还是不错的。太仆卿耿直,多年来不受先帝重用,皇上登基后方才擢升,倒不是胡来之人。”

    就是身上有些世家子弟的脾性,很是高傲,目下无尘。

    为何说他耿直,就是真心瞧不上皇室泥腿子出身,连掩饰都不事实上掩饰的。

    现在嘛,估计这些年棱角也磨的差不多了,至少让皇帝给安了个太仆卿的头卿之后,没起什么刺。

    如果让他选,他肯定不会这么迅速的拍板就定下的,但是自家娘子定都定了,难道让娘子言而无信,再生生得罪个路家,不至于的。

    萧宝信傻眼。

    谢玄晖也未免太好说话了……

    有点儿出乎她意料之外了。

    当然,前世那些事儿都是听肚子里的‘朕’,也就是前世杨劭的儿子说的,这话无论如何不能和谢显说啊,只想着怎么能和谢显解释明白呢。结果根本没用她解释,人家就……理解了。

    理解的,也太速度了点儿。

    萧宝信瞠目结舌:“你,你不怪我?”

    当时她还不觉得,自己孩子定个亲怎么了?毕竟有前世的根底在,知道路家是个好的。可是回来途中,脑瓜一热的热劲儿下去了,她才意识到自己是过于急切。

    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媳妇就把家里长辈才能决定的事儿给拍板定了,这得是……有多大的心哪。

    她是反应过劲儿来了,不然也不能等谢显回来和他交底,让他出头。

    谢显捏了捏她的脸,忍不住笑:“为何要怪你?你是要把孩子推进火坑吗?自然是你觉得好,才定下来的。”

    萧宝信是能通过触摸听到别人心声的,谢显自然不会在这事儿上撒谎,他还真就心口一致,没半点儿埋怨她自作主张的行为。

    心里甜的跟蜜似的。

    朕:齁得慌。

    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掏空,被无视,被轻贱。

    幸亏许出去的不是他……

    “你有天赋技能,既然这么急着定下祖氏,定然觉得她是个好的。错不了。”谢显笑,“再说,错了又能怎样,以后大不了想办法,解了。”

    “不过,”

    他这时才顿了一顿,想起关键的一件事。

    “我记得,路家长房好像生的都是小郎?”

    谢显瞧了瞧萧宝信的肚子,“还是你知道肚子里的是小娘?还是祖氏又怀了小娘?”

    萧宝信:你一个尚书仆射对于路家房里事是不是知道的太多!

    “……是之后的,如果有异性的小郎和小娘,便结为亲家。”

    谢显这才愣了,“这真是……有点儿太早。”

    “看来这祖氏真是太对你的脾气了。”

    刚才萧宝信才说和祖氏对脾气,这时就被谢显拿来调侃了。好在知道真相的谢显也没有反对,萧宝信长出一口气的同时,不禁心里美,这分明是爱重她,爱重到了极点啊,什么都依她。

    一头就握谢显怀里去了,差点儿把谢显吓了个倒仰。

    “祖宗哟,你可轻着点儿。知道你美,不至于美成这样。”

    然后他突然后知后觉地道:“还是,可以了?”

    ?

    萧宝信抬头,就看见谢显双眸跟浸着春水似的,哪里不懂他是个什么意思。顿时满脸尴尬,是生把他给憋坏了,现在但凡她有点儿举动,他就往歪处想了。

    朕:阿娘,快阻止阿爹瞎想,儿子受不住!

    语气那个急切啊。

    萧宝信笑的肠子都快抽筋了,“当然不行。”

    回的是谢显。

    “不是都说了吗,奶娘说最好还是不要啊。”

    谢显:明明太医院都说了前三个月和后一个月不成,这中间偶尔……运动一下也是可以的。适当,适量,适度就行啊。

    “阿娘到底哪里找来的奶娘?”

    就此怀疑上了人生。

    他甚至怀疑阿娘是担心萧宝信走了他的老路,当家他便是胎里弱,生下来再养也不像别人家孩子好养。痛定思痛,才借着奶娘的口禁止他们孕期‘娱乐’。

    这么一想,他也不好坚持。

    锅在他的身上,他家娘子何其无辜?

    忍就忍吧,反正都忍了这么久,习惯了。正好趁现在修身养性,闷头苦修,争取他日技术纯熟,总还有过招的时候。

    见谢显没再坚持,萧宝信也把心放下了。

    其实她也不是非要那什么,心里有时候也痒痒,可是架不住肚子那个货,不能给人现场观摩了去了。

    半晌,萧宝信才轻咳了一声。

    “那个,是我头脑一热,冲动行事了,只如今……你看看,是不是能去和祖母、婆母说一声……”

    谢显这才后知后觉,他就说呢,简单一句话的事儿,他都没说什么了,萧宝信怎么还是一副忏悔脸,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

    也是他脑子在想一些‘性’福的事,没顾得上琢磨。

    “好,”他无奈地摇头,“这事儿就交给我。你只道是我和太仆卿定下来的亲事便是。”

    只是谢家这边好交待,倒是要和太仆卿打声招呼,通通气。

    可以想见,路家必定是乐意的,这点儿自信谢显还是有的。

    萧宝信眉开眼笑,就知道什么事情交到谢显手里那肯定是手到擒来,不存在失误的。

    “你对我真好。”

    谢显挑眉,“你是我娘子,我不待你好待谁好?”

    “放心,”他说,“天塌下来有为夫的给你顶着。再说,这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作为被‘不算大不了事儿的代表’朕表示太受伤,什么儿子什么朕,在谢阿爹眼里都不及阿娘一个笑容重要啊。更不要说还没出世的四儿,有没有还不一定呢,就更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儿’了。

    作为谢阿爹的儿子,他表示自己出生以后的前途未卜。

    什么抱走让袁祖母养的事儿,赶紧可实行起来吧,他好歹多条大腿抱。

    解决了心里事儿的萧宝信顿时浑身轻松,和谢显一道用了晚膳。

    虽然对路家的亲事有自信,但没确定的事儿,谢显还是不想先下定论,跟家里交待了。凡事怕个万一,中间若出了纰漏可不就把萧宝信给卖了?

    事关萧宝信,谢显就更加谨慎,决定第二天在朝堂上见到太仆卿之后,再行知会谢家人。

    谁知第二天没等到谢显带回来的信儿,倒把褚家的讣帖给等来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家娘子猛于虎》,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