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福星高兆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154 真羡慕

    吴长亮又想翻白眼,怎么我躺会就是不舒F了?

    见表叔没说话,王荆州就搬了个椅子坐床边,说道:“表叔这不ai说话的mao病要改改了,弄的我成天跟个小娘子似得,西贝MM都说我叽呱叽呱,你看,我俩在一块,你不说只好我说了,不然,大眼对小眼呀,我可是有任务的,当我不知道?那就是有危险我上,得保护好了表叔,算了,看在你是表叔的份上,又比我年纪小,我就让着了。”

    你不是跟小娘子似得,你是跟F人一般,比我娘还啰嗦,可怜我的表侄nv了。

    “西贝MM说高家大娘子没看上表叔,让我说哪个小娘子不喜欢围着她转的儿郎?得会献殷勤,我娘就这么教我的,我二姐还说了,得甜言蜜语,把小娘子哄得心花怒放,眼里只有你才行,西贝是我自小就定的媳F,除了她我就没和别的过话,这就表示我眼里心里都是她,所以西贝MM也中意我,别看她外表成天嫌弃我,我大姐说了,小娘子是口是心非,如果真的嫌弃就不会搭理你,你看高家娘子可不就是……”

    你不仅话多,你还不会说话,就不如你媳F我表侄nv会说话,表侄nv说的是高家大娘子年龄小,不懂,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是嫌弃我了?

    吴长亮就是王荆州说J句,他在心里说J句,面无表情。

    “初九那天我肯定要跟着西贝MM,到时高家大娘子就在跟前了,表叔要抓紧机会,别在像个木雕似得,我要是高家大娘子我也躲得远远的,我那天买上个小礼物,到时送给西贝MM,你也准备个,看我送的时候,你赶紧送出去,趁这机会,表示下。”

    翻白眼,翻白眼,说你傻就是傻,我突然的给人家塞礼物,信不信高家大娘子给我来个飞腿?难怪跟在表侄nv身后十J年,人家也不待见你,太呆了。

    “好了,我得回去好好想想要给西贝MM送个什么礼物,可惜不在京里,不然我可以问问我二姐。表叔,我先回去了,你困了你睡,找个下人守着你,免得有什么东西爬上来。”

    掀桌,不就是小时睡觉有个虫子爬上我脸了,这以后你看见我躺着就要说这话,还有,问你二姐更遭殃好不好。

    等他走了,进来个嬷嬷,里屋门口静静的候着,吴长亮歪头看下,叹口气,下人们因为娘的J代,全是哑巴似得,可在我跟前能说话的都是不停的说个没完,特别是我舅父,比我娘话还多,应该是比外祖母话都多,真同情我的表哥表姐。

    真想找个人能对着说话,而不是人家说一句,我肚里说一句,想想,没人比我可怜的了,活着连说话的自由都没,小时候因为总倒霉气的我两年不说话,后来想通了,不就是个扫把星吗,开始说话了吧,突然说了一堆话,我娘就说我中邪了,又是烧香又是拜佛,我又不是哑巴,为何说个话就吓成那样?

    算了,为了老人家们放心,我只好闭嘴了。看着表侄nv和高家大娘子又说又笑,真羡慕。

    等我娶了媳F,就自己在屋里和媳F说话,哼!

    被人羡慕的高兆在屋里对着镜子左右的照。

    “大姑,到底是不是这么抹的?”

    高兆为了脸,专门查了Y书,上面记载:珍珠涂面,令人润泽好颜Se,除面斑,还记载了内F可以双管齐下,效果更好,如今她就是每天早上两调羹,晚上外敷,用J蛋清和珍珠粉和一起,当面膜用,就指望能祛疤不说,还能美白,这个一白遮百丑在哪个时代都是畅行的。

    “就这样抹,我问了薛大夫了,你睡觉可别趴着睡,把脸上的P肤压皱了,薛大夫说,要是珍珠粉够用,每天抹,一年后,肯定会是个美人。”

    高兆美滋滋,一年呀,很快过去,那时我还不到十五,相亲来得及,美天鹅还能嫁不出去?就不信了!

    “今天就先实验下,以后都是晚上抹,早起洗脸,珍珠粉我慢慢磨,得磨得细细的才好使。”

    “辛苦大姑了。”

    “抹了就别说话了,躺会,要不你就睡一觉,晚上再继续抹一会,反正多一次没准效果更好,就是咱家买不起这么好的珍珠,不然让你一天抹两回,那就更快消了疤痕了。”

    “嗯,那我就睡会。”

    高兆闭眼,睡不着就想事情,想一年后,我美哒哒的,P肤白白的,眼睛虽小,可是水灵灵的,一笑俩酒窝,等等,酒窝没长,那就一笑萌哒哒,偶也!樱桃小丸子造型。

    哧哧的笑,慢慢入睡,梦到上次做的那个梦了,盖世英雄伸手,高兆欢喜的伸手,俩人手拉手,腾云驾雾,等他一回头,吓晕,那个面瘫脸?

    高兆当即就吓醒了,太可怕了,梦里自己满心欢喜,可是猛地一个面无表情的的脸出现,真吓得魂都出来了。

    心扑扑跳,这回不是因为少nv心的扑扑跳,而是见了鬼似得扑扑跳,太奇怪了,难道心底还是对他有念想?都做到梦里来了。

    高兆爬起来下炕,还是去院子里晒晒太Y吧。

    舍不得洗脸,高兆就脸上一P白的在院里坐着,刚迷着眼,就听好久没见的叔祖母高吕氏的声音。

    “哟,这是谁?大白天的装白无常吗?吓死人。”

    高兆睁眼,起身,面无表情道:“给叔祖母请安。”因为脸上的蛋清,P肤紧绷,说话就含含糊糊。

    “哟,是兆儿,我当谁哪,怎么了,大白天的抹面粉G嘛?人家是抹珍珠粉,你可别胡闹,你娘也不管管你?就随着你瞎闹,这要是嫁不出,可给老高家丢人了。”

    高兆气呼呼,什么叫嫁不出去?离了你吕家我还嫁不了马家?

    江氏听到动静,急忙出来,可别再让nv儿和她吵起来就麻烦了。

    “婶子来了?兆儿回屋去,枣儿,搬个椅子来,婶子,外面有太Y,咱就院里说说话。”

    高吕氏撇嘴,就这么防着她?她好J年没在大房顺着东西了,早就不打主意了。再说,你家有什么好动能让我看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