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猎户出山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598章 踏在他脸上

    说服了陈嫣,冷海只是暂时松了口气。

    像陈嫣这样的女生,现在调查到的信息至少有十个,但仅仅说服她一个就花了半个月时间。

    至于其他同样遭遇的女生,手下的其他人正在说服的过程中,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这样的结果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本以为只要出面帮助这些女孩儿,她们不说感激至少应该会很积极的配合。

    但事实恰恰相反,冷海万万没想到阻力会如此的大,而这种阻力不是来自薛家,反倒是来自这些受害人。

    冷海没有去细想这是为什么,他只知道得加快进度,只希望有了陈嫣这个代表,其他受害者的工作会更加好做一些。

    .........

    ...........

    百汇新区正式进入了开发阶段,这本是一件对于整个百汇区来说皆大欢喜的事情。

    但作为百汇区公安局局长,何为民却高兴不起来。

    随着百汇新区开发的进行,他迎来了从警三十年来最大的考验和压力。先不说东海本地的各大企业涌入,外省的开发商大批进入,各种各样的相关人员相继入驻百汇区。半年来仅仅是拆迁引发的纠纷就出警了不下三四十起。

    对于他来说,上层如何斗法他一点也不关心,他只在乎在他的管辖范围内不要出现或者尽量少出现打架斗殴等不安定因素。

    幸好陆山民信守承诺,把附近几个区域的混混和刺头控制得很好,否则他会活生生被折磨死。

    不过最近却出现了一件让他睡不着觉的事情,这件事情严格来说是件好事,但却让他看到了暴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兆。

    就在上个星期,他收到一个神秘包裹,包裹上歪歪扭扭写着‘送给何局长的礼物”几个字。那字写得实在是丑,与刚学会写字的小学生差不多。

    不过里面的礼物可不是小学生能送得出手的。

    因为里面是一颗人头。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哪怕他是个经验丰富见惯风雨的警察,当时也被吓了不轻。

    通过公安系统一比对,这人头是一个国际杀手组织的杀手,是个通缉犯。

    他又立功了!但是他宁愿不立这个功。

    绞尽脑汁如何写出一篇向上级汇报的报告,思量再三之后,最后还是觉得事关重大扛不起这么大的责任,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始末报告给了上级。

    上级的回复很简单,第一,全力查出是谁寄的包裹。第二,百汇新区开发是东海市委市政府近年来的头等大事,关系到东海的发展,关系到民生大计,出了一点纰漏提头来见。

    何为民头疼了,是真的头疼了,这么大一个区,突然间涌入这么多不知根不知底的人,别说他手下那点警力,就是给他一支军队也是有心无力。

    无奈之下只得安排所有能派出的警力一天二十四小时轮班巡逻,自己干脆也从家里搬出来直接住进了公安局,然后就只能暗自祷告千万不要出什么大事。

    正在他焦头烂额之际,兜里的手机响起,何为民拿出手机一看,心情复杂。

    “你小子这半年去哪里了”?

    “出去旅游了一圈,散散心”。

    “包裹是不是你寄的”!

    “什么包裹”?

    “人头”!

    “什么人头”?

    “陆山民,少给老子装,除了你还有谁会给我寄这玩意儿”!

    “哎,何局长,我是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

    “你确定”?

    “十分确定”!

    “你现在在哪里”?

    “何局长平时不看新闻吗”?

    “老子没时间,也没心情看新闻”。

    “好吧,我在江州”。

    “找我有什么事”?

    “何局长,你从警三十年,应该认识很多警察系统的人吧”。

    “我现在没心情搭理你”。

    “何局长,我们认识这么久,除了见义勇为之外和乐于助人之外,你何时见我干过违法乱纪的事情。我是个好市民,你可不能在我面前摆官架子”。

    “有屁快放”?

    “是这样的,何局长有没有以前警校的同学或者认识的同事在江州当警察的”?

    “你小子又想干嘛,找关系走后门儿这种事别找我”?

    “哎,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在东海是见义勇为的好市民,在江州依然是,最近发现了些违法犯罪的事情,想着我们也是老朋友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当然是要照顾你的朋友”。

    何为民皱了皱眉,“你小子是想找个信得过的警察当靠山吧”?

    “嘿嘿,我陆山民身正不怕影子斜,不需要靠山。我需要的是你这样刚正不阿不会向邪恶势力低头的警察”。

    “所有警察都不会向恶势力低头”。

    “不,我要像你这样的”。

    “像我这样的位置都不会太高”。

    “不用太高,只要像条恶狗一样咬着坏人不放就行”。

    “你他娘的说谁是狗”?

    “额?对不起,我只是打个比方”。

    “最后问你一遍,包裹是不是你寄的”?

    “不是”。

    ................

    ...............

    易翔凤淡淡的喝着啤酒,“我虽然很多年没回国内了,但在中东的时候也偶尔能看见国内的新闻,据说不少有钱有势的人都有保、护、伞,你确定这事儿能闹大”?

    “你说的那种情况是有,但不能当做普遍现象来看,我们国家能够欣欣向荣,大多人还是很有原则的”。

    易翔凤看着不远处的那桌人,“希望你的推断没有错,要是呆会儿警察来什么事儿都没发生,报假警也够里到里面去蹲两天”。

    陆山民呵呵一笑,“易哥,在中东杀人我比不过你,但看人这事儿,从烧烤店打工开始我就学了不少”。

    .........

    .........

    薛东的眼中充满了侵略,旁边女儿越是紧张他越是兴奋,从一开始的言语挑逗逐渐发展到看似不经意的勾肩搭背。

    身穿白T恤的女生早已厌恶到了极点,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对不起我得回去了,再晚宿舍就要关门了”。

    薛东脸上带着邪魅的笑容,一把抓住女孩儿的手,“我家里有五星级酒店,今晚我带你住总统套房”。

    女孩儿吓得脸色惨白,再不经世事的学生也知道眼前这人不怀好意。

    女孩儿试图挣脱被抓住的手,但挣脱了两下并没有挣脱开。她有些愤怒,但更多的是害怕,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男子是谁,但刚才的一番交谈中知道他是个很有钱的富二代。

    “放开我”。

    薛东没有生气,反而越发兴奋。指了指桌子上的一杯酒。

    “就这样走了太不给朋友面子了吧,这样吧,把这杯酒喝了我就让你走”。

    一旁的马仔也附和道:“小曼,看在同学的份上给我个面子,喝了这杯酒我送你回去”。

    女孩儿犹豫了一下,心里有些害怕,但迫于无奈还是伸手去端桌子上的酒杯。

    正当她准备喝的时候,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女孩儿转头一看,一个陌生男子正微笑的看着她,眼神很温和,似乎在告诉她不要怕。

    薛东眼看好事将成,突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心里气不打一处来。他一天游手好闲,并没有进入薛家的核心圈,很多薛家的大事并不清楚,前段时间只是听长辈说不能外出去娱乐场所,但实际上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自然也不认识眼前这人是谁。他只知道一点,在江州没有任何人敢得罪薛家。

    “你知道我是谁吗”?

    陆山民并没有理会他,含笑对白衣服女生说道:“这酒不能喝,里面有迷药”。

    女孩儿一听,大惊失色,手一松酒杯就落了下去。

    陆山民左手一招,稳稳当当的接住了酒杯,拿在手里。

    “你敢坏我的好事”?薛东猛然起身,抬手就是一耳光打向陆山民。

    陆山民右手一抬,轻描淡写的抓住了他的手腕,嘴角露出诡异冷酷的笑容。

    薛东的两个保镖见势不对,赶紧上前。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一人一拳直接将两人放翻。

    紧接着就听见薛东传来杀猪般的尖叫。

    陆山民手上一用劲,而且是全力使出最大的劲儿,一点没保留。薛东手臂的骨头向爆炒的豆子一样咯嘣咯嘣寸寸断裂,手腕儿处的骨头不仅仅是断裂,估计已经变成粉末。这条手臂铁定是废了,再好的医生估计都修不好。

    这还没完,随着薛东疼痛得倒下,陆山民一脚大力踩在他的脚腕儿处,接着连续跺脚踩他的小腿大腿。搬山境中期中后期接近巅峰的力量全力使出,他一个普通人哪里承受得起,惨叫几声就昏死了过去。

    这边的惨叫引起了酒吧的骚乱,不少人都停下来看向这边。

    这间酒吧算是田湖区最高档的酒吧,不高档也配不上薛家公子的身份。酒吧的老板自然也知道这位常客是薛家的公子,江州首富的公子在他这里出了事那还了得,赶紧亲自带着所有保安冲了过去。将事发的场地团团围住。

    酒吧老板看着气定神闲坐在凳子上的年轻人有些诧异,一般闹事之后的人第一时间会选择逃跑,但眼前这人似乎完全没有要逃跑的意思。

    不过他并没有诧异多久,立马愤怒就汹涌而至。因为他看见那位薛家公子正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而这位气定神闲的年轻人一只脚正踏在他的脸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猎户出山》,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