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为死者代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六百九十九章 我想看看我妹妹

    胖子瞬间蔫儿了,“嗯,好吧!

    整个屋子没发现有张巧巧的生活痕迹,照片用品什么都没有,仿佛压根这个人不存在。”

    周海点点头,“卧室我看过,床上只有一床被子,其余的都用床单包裹着,堆在房间窗前的一角,屋子发霉严重,所有的柜子都开着,里面除了孙向辉的,就是这个婆婆的东西,没有一件是张巧巧的!”

    王旭超微微蹙眉,即便不喜欢,也到不了这个地步难道这个家,对张巧巧真的如此不耐和抵触,人不在了,东西都丢掉或者烧掉?

    他回身看了一眼小刘,“晚些你打电话问问张父,是不是来过孙家,张巧巧的东西也是他们收拾回去的吗?”

    随即看向周海,“一切分析现在都要等着化验了,出结果给我电话吧,我先去交警队,看看能不能查到去年7月21-22日的视频。”

    周海点点头,胖子一脸的鄙视,“超哥,用完我们就丢下了?”

    王旭超立马回头,果然周海和胖子都是一个姿势微微侧头看向自己,稍微反应了一下,似乎觉得自己做的却实不地道,一脸歉意地朝他们两个咧嘴笑了。

    “你们都是自家兄弟,不用客气,别在意我就这副德行,这不是想要抓紧去查找监控吗?”

    周海抬手挥了挥,“走吧,其实我们的采样没那么急,指纹对上了,结果已经基本可以确定。

    再者小刘已经将张巧巧父母的Dna送回去了,那些足够,我就是想要跟着你们过来看看,孙家是个什么态度。

    再者,张巧巧的姐姐一家,你们联系了吗?”

    王旭超脸上严肃了几分,“没联络,我想等着结果出来再说,现在还不能确定死者就是张巧巧!”

    周海点点头,朝胖子扬了扬下巴。

    “将手钏的照片发给王支队,这个可以查一下,各大商场或者网络上是否有销售的,价格怎样。”

    “那个母婴店的会员记录,是否查了?”

    “查了,母婴店的会员登记里面,没有张巧巧的名字!”

    周海怔了怔,找不到记录这个有些奇怪,难道用的别人的会员卡?

    *****

    翌日一早。

    还未抵达中心,周海就收到曾大姐的信息,死者确定就是张巧巧,张父张母和孩子的Dna都与之比对过,确认无误。

    周海握着方向盘的手攥紧了,将信息转发给王旭超,不出片刻,王旭超的电话追了上来。

    “准了,我给你打电话之前已经约张彬彬夫妇过来,我想张父一定跟他们说了,他们说立马到,一会儿我直接约人过去你们中心。”

    周海微微蹙眉,“直接看骸骨?”

    “嗯,张父要求的,说是无论怎样都要看一眼,不让他看也要让大女儿看一眼。”

    既然对方都这样要求,周海当然没有意见,挂掉电话,车子也已经驶入中心大院。

    一下车,胖子就凑了过来。

    “曾大姐给打电话了?”

    “嗯,打了!”

    胖子将一摞报告递给周海,“所有的比对都出来了,看来我们猜得没错,死者就是张巧巧!”

    周海锁好车,接过报告,简单翻看了一下,这里的内容曾大姐已经说了,内容没有别的,毕竟各种信息还是比较少。

    “进去吧,让赵新利他们将死者的骸骨整理一下,放在一号解剖室吧。

    一会儿死者的姐姐张彬彬夫妇过来,那个手钏还有菜刀你准备好,虽然没有什么特异性还是让他们辨认一下。”

    胖子点点头,拎着东西和周海一起进了中心,迎面碰上疯子和小梁,看着他们拎着勘查箱,似乎要出现场的样子。

    “怎么你们那个案子没完结?”

    疯子摇摇头,“事情很复杂,晚些等我回来详细跟你说一下,这会儿又出来一个尸体,已经是第三具了,嫌疑目标有几个,不过案情的推理我还是有些搞清晰。”

    周海点点头,拍拍疯子的肩膀。

    “相信自己,将所有能抓住的已知条件全都罗列出来,然后统一分析,你的技术上没问题,自信些就更好了。”

    疯子笑着点点头,“我听说你们接了一个白骨案,我真的很庆幸啊,如若不是这个案子绊着,恐怕就是赵新利的命了。”

    胖子白他一眼,“疯子别庆幸,白骨案其实比巨人观还要好些,毕竟现在天气热了,就看今年你们谁最幸运,第一个巨人观谁碰上。”

    小梁一缩脖子,他对这个巨人观非常有心理阴影,抿紧唇虽然没有干呕,却脸色惨白,胖子这才满意。

    “小梁别忍着,我只是说疯子呢,现在他是二组组长,这样的事儿让他上吧!”

    小梁朝着胖子牵强地笑了笑,“之前就是赵组长他们遇到一个水漂,不知道是不是按照中心的定律,下一次就是我们?”

    胖子白他一眼,“你当时买彩票呢,按需分配?”

    疯子拍了胖子一拳,“别叨叨,我们走了,张文琦还在外面等我们!”

    二人说着走了,胖子直接去了解剖室,一边给赵新利打电话,周海直接回到办公室,将白板擦干净,将所有的已知条件全部填写在上面。

    张巧巧的抑郁症、耻骨游离和产后骶髂关节紊乱,这几样结合在一起,一定会让人非常难捱,得不到家人的理解和关爱,脾气性格都有很大改观,体态上再不断变化,张巧巧平时说话的态度绝对不好,甚至难以接触。

    孙向辉忙于工作,陪伴的时间少,这都可以理解,不过她的姐姐没有过来关心一下吗?

    抬手在张彬彬的名字下方画上波浪线,不过似乎张父对张彬彬的丈夫非常信赖,找人还是去派出所都让他跟着,这是帮着做主的意思,而对二女婿孙向辉却有很大的隔阂,看来这里面或许有不知道的问题。

    正在想着传来敲门声,如若是胖子绝对不会这样客气,看来是客人了。

    周海扬声说了一句,“请进!”

    王旭超推门走了进来,“忙着呢?”

    周海朝着王旭超身后看了一眼,没看到人。

    “人来了?”

    “在楼下呢,我过来叫着你,咱们一起过去吧!”

    周海没说什么,拿着一个文件夹,跟着王旭超下楼,走到一号解剖室门前,一对儿夫妻相拥着靠在一起,似乎女子正在哭着。

    听到脚步声,女子回身看向周海和王旭超。

    “警察同志你好,我们想看看我妹妹!”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