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升维之旅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番外-1-102 揭棺而起的引导者

    “求知者系统真正的使用者...与管理者?”

    琢磨了一遍黑猫的话语后,文雯两手搁在桌上抵着下巴陷入了沉吟。

    系统黑猫的话,字面上很好理解,但其意味就很深长了——

    显然,像原来的她那样,通过学习成长获得兑换点、在求知者系统上获取各种知识与资源,还远远没有触及到这个神奇系统的核心功能。

    而圆环之理那边,估计是战场环境的缘故,她之前在高维战场中初步觉醒时求知者系统为她开放的权限与知识也并不完整,丝毫没有提及管理者之类的事情。

    从之前黑猫的通知内容可以看出,所有求知者系统的使用者,多半都要进行所谓的灵魂试炼,只有完成了试炼、符合某种标准的生命,才能接触到求知者系统更深处的功能权限。

    那么,这种筛选的目的是什么?当前,又有多少生命通过了这种筛选?

    文雯回忆起了自己穿越前一直感觉有点怪怪的那些东西——求知者系统上附属的、各种画风不同的模块。

    她过去觉得那些诸如“穿越赛季”这种画风古怪的名字,是某些状况与她相似的系统使用者提议创建的,但仔细想一想,她虽然也有接触过求知者系统的建议反馈模块,但其实她根本没有权限与接口对系统做出任何修改。

    那么,所谓的“真正管理者”,是指她在觉醒后能够部分操纵其他生命眼里的求知者系统,改变其运作规律、发布各种任务、增删各种模组么?

    在这个思路上往深处去想,就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向她发布“观摩自己葬礼”之类的奇怪任务的,到底是谁?

    过去文雯一直以为求知者系统的支配者是程斌和那只黑猫,但现在看来...她过去所执行的那些奇葩可选任务的背后,恐怕存在着很微妙的问题...

    “...揣摩了半天,好歹有点心理准备了吧...其他的只能等到恢复觉醒状态再说了。”

    文雯瞥了眼书桌侧面的心理学大部头,她回想起自己穿越前纠结的自我认知问题,不由得带着莫名的感慨笑了笑,随后就继续埋头推演自己的改造计划去了。

    灵魂中的信息海洋里有着完整的蓝图,那是在圆环之理战场中灵魂无限蔓延的她以自身极限能力制作出来的,这边的文雯只需要按照“自己的设计”去逐步升级硬件、“还原”软件就行了。

    道路是明确、平整而笔直的,她在慢慢将改造的列车弄上正轨后,剩下的不过就是加速向前罢了。

    表现为速掠异能的高维干涉力,在文雯的意志调动下不断深入她的躯体,她的感知与操控能力开始随着不断更新换代的身躯器官与能力模块疯狂暴涨。

    人类眼睛看到的世界,飞速被无穷物质运动的图景所替代,无穷知识逐步融入灵魂的文雯,目光越过电子云迷雾与强核力约束,向着她力量可以触及的最深层探去。

    在灵魂的物质载体改造工程越过了一个极限后,思维硬件足以承载源自高维战场的加密信息海洋的文雯,行云流水般完成了生命形态的格式变化与心灵思维的觉醒转化,她的视野在刹那间完成了不同层次的超级扩张,看到了一小截时间轴内过去与未来的自己。

    将“自我”的概念上升到更高的层面,完成觉醒文雯通过不同时间点的自己俯瞰着世界线的一角,她看到了不久前自己和父母一同吃饭的自己,看到了未来给父母描述穿越经历与诡异观念的自己...

    由于有着之前黑猫的提示,文雯没有彻底放开、向着时间轴上下游与各个平行世界线大肆扩散自己的灵魂,她顺着自己低维躯壳的存在轨迹,一点一点的扩张着自己的意识,慢慢绘制着当前层面的“地图”。

    一边沿途逐帧调整着低维自我的姿态进行着探索与扩散,文雯一边查看自己意识中的求知者系统,但翻来覆去的她却发现这过往在时间线变动中瞬间改变的玩意儿,此刻却在世界之外的“时间”中进入了更新检测状态,半天都没有结束。

    “开放早已存在的深层面功能权限,还需要这么久的加载?”

    文雯并不认为求知者系统背后的“服务器”能力有问题,她只能猜测这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觉醒”还未达到某个识别门槛、不算完全完成的缘故。

    于是她就将注意力转回灵魂扩张上,稍稍加快了意识蔓延的步伐,开始向着更为久远的过去未来与距离较近的平行世界延伸。

    在世界之内,文雯的父母虽然从她那听闻了一些关于高维世界的事情,但以他们的三观,很多东西都是难以理解、认知的,特别是关于觉醒者的灵魂形态...

    看过他们在衍生时间线中的反应与焦虑后,文雯在最后的时间线里也就保留了很多信息、并没有将他们带进太过诡异的世界观里。

    只觉得自家略野的女儿在某次穿越后变得文静了许多,文雯的父母诧异之余也就继续进行着自己事业与家庭的日常。

    尽量缩减世界线扰动的文雯,在低维世界中就像一个安静的观察者,她陪伴父母过着平凡普通的人生,她看着社会一天天变化、科技一点点进步,看着自己的弟弟结婚生子繁衍家族...

    在二十二世纪末的某一天,容颜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的文雯在墓园中注视着父母的墓碑,心底一片平静。

    葬礼上各个文家亲戚的悲泣与围绕着遗嘱的喧闹离她太远太远,她也没有心思理会那些暗地里指责她没有任何悲伤与失落表现的人。

    静静凝视着父母墓碑的她,同时也注视着餐桌旁随口催婚的中年父母、注视着在婴儿床外逗弄着自己的年轻父母。

    在自己诞生的世界线上蔓延的文雯,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人生轨迹纳入掌控,她在时间线的不断轻微扭曲变动中审视着父母那大体以幸福满足收尾的、因自己在时间上游的干涉时而伸长、时而缩短的生命脉络,心底若有所悟。

    时间轴是一条长长的隧道,只能在其中向前行走的人,会为当前视野内壁画的出现与消失而感慨,但对于隧道本身来说,壁画永远都刻在那里,从来都没有变过——

    对你而言,我只是隧道中一触即逝的轮廓,但对我来说,你却永远都停留在与我相遇的那一刻。

    时间的感官、生死的定义...她与世界内普通人类之间,早已出现了难以逾越的鸿沟。

    在这一瞬,文雯心底产生了想要让父母、让更多人来到她所在高度的念头,但随后她就看着因她带来的蝴蝶效应而动荡变化的未来苦笑不已——

    她的任何动作,就算是最轻微的扰动,也会大片大片的改变遥远未来中许多生命的人生,甚至将无数生命消灭在其诞生之前、制造出原本并不存在的生命来...

    哪怕是有着便利黑箱的圆环之理内部,魔术师联盟在发展到全民觉醒的阶段前也是经历了无数折腾与风雨的,其磕磕绊绊之间不知道扭曲改写了多少次时间线。

    就在文雯思考接下来的行动时,她意识中忽然闪过来自求知者系统的信息提示,她扫了一遍简略的提示内容后,就好奇的将视线投向了二十一世纪的某个时间点。

    找到那个正在餐桌边与父母一同吃饭的自己,文雯掐准时间点,将意识向着求知者系统提示的平行世界探了过去,随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一部分意识被牵引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

    在阴暗天空下的朦胧的细雨间,穿着贴身黑色皮衣的文雯靠在树干愣了愣神,偏头用古怪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远处那正在缓缓离场的祭拜人流。

    环绕在绿荫墓园间的轻风裹挟着淋漓的细雨,但却丝毫无法沾湿她的衣裳。

    “这是我上次执行‘观摩自己葬礼’时穿越过的那个世界线,”文雯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双手,“我的低维躯壳居然有一部分被保留在了这里?”

    若有所思的文雯目送那些参加葬礼的人离去后,慢慢走到了之前被围绕的墓碑前,她看着上面刻写的、与自己一样的名字叹道:“我记得这个世界是没有异能的...真的是你在搞鬼吗?”

    刹那间,石块与泥土整齐的上升、平移开来,被掩埋在地下的老式棺木在未知力量的作用下缓缓悬浮了起来、暴露在空气之中。

    在长钉崩飞的整齐声音中,一位头发花白、面容却依旧显得年轻的黑裙女人揭棺而起、一个小跳就站到了文雯面前。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发色瞬间化为健康的漆黑,面色也瞬间从无血色的苍白变为红润,气质典雅的女人低头理了理自己穿着的华丽长裙,随后对文雯露出了微笑:“欢迎来到我的家乡,新人...

    “我是你的前辈与引导者,你有什么问题问我就可以了——我们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升维之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