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山海禹皇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四百三十七章 大禹论道

    ,

    五老峰围绕的山谷之中风景静好,曲水流觞,酒香扑鼻,一条银鱼儿似乎闻到了酒香气,猛然拍动尾巴,跃出水面,噗通一声砸翻了一只绿叶盏,顺便痛饮了一口猴儿酿,瞬间银色的鳞片便蒸腾成了火红颜色,在鱼群之中格外显眼。

    与这条小鱼相反的则是姒文命,他似乎毫无存在感,居然在第一轮论道之中就被众人遗忘,得到朱襄承祺的提醒,大家才想起传说中的奇人侯冈纹如今也带来了一位弟子参加论道比赛。

    葛天无妄连忙说道:“对对对,下面有请侯冈纹前辈的爱徒展开论道!对了,这个小徒弟叫什么来着?”

    大家左顾右盼,没有人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侯冈纹却不以为忤,抚弄着胡须开口说道:“我这个弟子名字叫做禹!”

    众人这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名字。雪傲霜对着大师姐寒雨低声说道:“禹?没想到他人长得淡漠,名字也如此独特,冷冰冰的性格,倒有些像你!”

    寒雨不置可否的白了雪傲霜一眼,低声说道:“以貌取人,失之于宽!”

    寒时归却嘿嘿笑道:“宽些也好,免得象师姐这样严厉!”

    他此刻酒劲儿上头,才敢大着胆子表白心声,若是平时,在寒雨的淫威之下,屁都不敢放,酒壮怂人胆这话,再次得到印证。

    众望所归,众目睽睽之下,姒文命激灵一下睁开了眼睛,似乎大梦初醒一般,看向在场的诸位,扫视一周之后,大致明白了应该自己发言了。他方才沉浸于修炼之中,终于以神识结合道纹凝结出了第一块搭建宫殿的基石,正在得意之中,被侯冈纹以神念刺痛了一下,基石碎裂成粉,这才及时苏醒过来,否则还不知道要浑浑噩噩多久。

    看到众人目光如炬看向自己,姒文命也不惊慌,他抬手从溪水之中捏起一杯绿叶盏,举头饮尽,吧嗒吧嗒嘴巴,似乎觉得这酒味道不错,于是,尚嫌不过瘾的他再次捏起了三杯绿叶盏,接连干杯,这才满意。

    看到姒文命如此举动,众人心中无不诧异。有人想到:“这小子学问不怎么样,可这酒量不错啊!”

    也有人暗道:“这小子睡的香甜,连论道的主题都不清楚吧!估计也只有这三杯酒的机缘了,喝了也好离开,免得空手而归!”

    众人都在等他开口论道,偏偏他自己不着急开口,连喝了三杯酒,缓解了口渴,这才微微一笑,说道:“诸位前辈,以及大荒各域的俊才,我来说说我的看法吧!我认为水之道一如酒之道,看起来像水,喝起来烫嘴,流下去闹鬼,走起路绊腿,迷糊中找水,醒来就后悔,再喝还挺美!”

    罗诚罡从未喝醉过,此刻听到姒文命的话语,忍不住反驳道:“你怎么确定酒之道是这个?我从没觉得喝酒有多么难过!”

    几个酒量较大的人纷纷点头,表示认可,姒文命笑道:“我还没说完,水之道一如酒之道,酒之道却是人之道!我认为水就应该像酒一样,为人类所用,受人类节制,并且避恶扬善,发挥它的好作用!”

    黄三晟摇头说道:“狂妄,荒谬,大荒水患久已,水势滔天,就连人皇都避之不及,指派了一个倒霉鬼去治水,谁敢说将水为我所用?受我节制?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欧楚笠杉也连连叹息,说道:“挺好的少年,可惜是个疯子!水势无形,变化万千,怎么可能受人所控,被人所用呢?难,太难了!”

    在场众人里,只有寒雨目光一亮,对姒文命的话语产生了兴趣,姒文命的话虽然狂妄,可是却透露出了一条信息,那就是人定胜天的奋斗精神,如果按他所言,水为人所用,那么普天之下再无水患困扰,对亿万生灵而言,可真是一件好事!

    看到大家都不赞同自己的观点,姒文命却毫不动摇,他再次捻起三杯绿叶盏,喝了个痛快,而后说道:“那位师兄说过,水乃是盘古血脉演化而来,这盘古亦是人类始祖,水当然便是为人所用的典范!而且,上古传闻,共工怒触不周山,导致天河倒灌而入大荒,造成滔天水患,更证明了人能够利用水,而水自身并无灵性,它能够对苍生有利,也可以危害大荒,关键看人类如何去利用!”

    姒文命的这套观念肯定了绮罗峰的观点,却有在这个观点之上有所发扬,阐明了人类的主导作用,让人为之深思。

    姒文命再次说道:“水之性变化万千,既能变成雨雪冰雹,也能变成美酒琼浆,人之力尚不能影响天道,可制作美酒琼浆也是对水的一种利用方式,可以想见未来,若是有人法力滔天,锲而不舍一样能够利用水的变化,将其引导向善,利益天下!”

    这句话肯定了明道山的观点,可在其上又有开拓,阐明了人对水的利用自古有之,只看是不是能够因势利导而已。

    看到众人沉思不语,姒文命再次痛饮三杯,开口说道:“水乃谦虚之道,善利万物,所言极是,全看万物是否顺应水的本性,并且将至利用起来,否则,违逆了水的本性,也有被淹死的危险!只要掌握了水的本性,谁都能够将其善用,而不是任由放纵作恶!”

    话已至此,姒文命不再多言,圣山雪峰的论道观点已经阐述了水无善恶,与姒文命的观点相近,可是却否认了人的主观能动性,试图默默忍受灾害,就好像承接利益一样,与姒文命的话语一比,高下立判,差了不止一筹。

    姒文命发言完毕,再次捻杯饮酒,又喝了三杯。

    从他论道开始,先后喝了十二杯猴儿酿,绿叶盏虽然不大,可一杯总有一两的分量,这十二杯酒下肚,姒文命安然无恙,丝毫没有醉意,让众人更是大开眼界。

    原本觉得姒文命狂妄的几个人,此刻听完他的长篇大论,纷纷觉得自己眼光狭隘,确实不够大气磅礴,人类定居大荒之中,如果没有与天斗与地斗的勇气,也繁衍不到如今!可若是没有与天斗与地斗的本领,恐怕也早就灭亡多时了!

    天涯海阁的大长老无怀苍月忽然拍手称快道:“好,这番道理振聋发聩,有些意思!哺育之道只是皮毛,变化之道只是表象,谦虚之道只是附会,天之道又嫌被动,只有这酒之道和人之道让人振奋,侯冈纹前辈果然了不起,听说这个徒弟你才收来两个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山海禹皇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