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凌霄之上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十七章 武秦入东

    八卦星域!

    八卦星域分为八大星域,第一谋士在每一域都有着布置,近乎要将整个盘古世界的顶级强者一网打尽,甚至连古食族的先锋强者也一网打尽的。

    可,怎么也没想到,各大域接连出问题,虽然有些域还在僵持,但,眼看都要崩了。

    一共八域,六域都出问题了,还剩下最后的乾域、坤域,乾域一直还没人填入,但,坤域有啊,自己最期待的苏定方啊。

    根据推算,苏定方有当世第一的潜力。

    因为怀疑这个推算,第一谋士推算了无数次,可结果都一样。

    当世第一?那岂不是比嬴四海、鸿钧、王雄他们的潜力还要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第一谋士还是相信自己推算,以至于这些年一直跟随苏定方身旁,一直监视、筹划之中。

    八大星域,其它星域出问题没关系,苏定方一定不能有事。

    第一谋士才发现各域出问题的瞬间,位于坤域的第一谋士分身,毫不犹豫放弃了引动阵法,踏步直冲下方蓝湖而去。

    “主上!”众复制人惊讶的看向第一谋士。

    “苏定方,可有异样?”第一谋士急切道。

    “没有啊,苏定方此刻已经不怎么挣扎了,应该差不多要被炼好了!”一个复制人说道。

    “是吗?”第一谋士看向大湖之中。

    大湖之中,苏定方化为巨大猿猴,被锁链捆缚,偶尔的浑身一抽搐,好似在挣扎一般,但,已然频率很小了,应该很快就能彻底放松,被炼化了。

    “没有出问题就好!”第一谋士轻叹道。

    “主上放心,我们在这里,就算一只苍蝇也飞不过去!”一个复制人笑道。

    可话音刚落,却看到苏定方身后陡然冒出一柄血剑。

    那血剑好似从黑影中冒出,忽然扎向苏定方的脚后跟。

    “住手!”第一谋士惊叫道。

    “怎么有柄剑?从影子中冒出来的?这不可能!”一众复制人惊叫道。

    “呲!”

    一剑刺入苏定方脚后跟。

    “轰~~~~~~~~~~~!”

    第一谋士出手,轰然将那影子中的身影打飞了出去。

    “噗!”

    那身影一口鲜血喷出,在远处半空中炸开。露出一个伤势惨烈的冥王模样。冥王虚弱的调头而逃。

    “冥王?他居然不是复制人?怎么可能!他怎么混进来的?”一众复制人惊叫的追去。

    第一谋士已经没有精力管那冥王了,因为冥王的一剑,将苏定方痛醒了。

    “吼~~~~~~~~~~~~~~~~~~~~!”

    苏定方一声咆哮,顿时醒了过来,身体在凶猛的扭动,好似要挣脱锁链。

    “困!”第一谋士一掌拍在苏定方的脑袋之上。似乎要压制苏定方一般。

    “轰隆隆!”

    苏定方依旧拼命挣扎。

    “你的虚弱,恢复的这么快?”第一谋士惊叫道。

    被锁链、蓝湖、第一谋士困着,苏定方还未恢复巅峰,但已然清醒过来。

    “贼人!放开我!”苏定方吼叫着。

    “苏定方,我帮了你那么多年,帮你做了多少事,现在,请你配合我一下,你都不答应了?”第一谋士冷声道。

    “吼!放开我!”苏定方继续吼着,剧烈挣扎之中。

    “你看!”第一谋士一挥手。

    “呼!”

    引动八卦大阵,好似出现一个画面,显示东秦天宫界一般。

    却看到,玄女好似站在一个大殿前哭泣。

    “定方!你可不能出事啊!”玄女悲痛欲绝。

    “小蝶!”苏定方惊叫着。

    惊叫之余,苏定方猿猴形态慢慢变成了人形。画面中,玄女眼睛都哭肿了,一脸的惊慌失措。

    “是你?贼人,是你当年害的小蝶!”苏定方狰狞道。

    “我也是到刚才才明白,苏定方,你还真是能忍啊,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借我利用你,你又反向利用我?来救小蝶?不见小蝶复魂,你不出手?不过,你可知道,我现在还能决定小蝶的生死!”第一谋士冷声道。

    “你,卑鄙无耻!”苏定方吼道。

    “这叫谋略,现在,要不乖乖的听我之令,让我操控,要不看小蝶再死一次!”第一谋士冷笑道。

    “你!”苏定方悲愤道。

    “我能救小蝶复魂,也能毁了小蝶!你信不信?”第一谋士冷声道。

    就在苏定方脸上露出挣扎之色时,陡然,远处传来一声王雄的大喝。

    “苏定方,小蝶体内的八卦封禁,已解,她很安全!”远处王雄声透整个星域。

    “什么?”第一谋士、苏定方顿时望向远处。

    “轰隆隆!”

    远处黑气笼罩,一片轰鸣,显然王雄还在远处大战,可,王雄大战,怎么知道这里的事情?

    “呼!”一个刚才追杀冥王的复制人飞了回来。

    “主上,刚刚冥王逃窜,我们追了过去,冥王飞到王雄近处,喊了声‘苏定方已醒’!然后被王雄救了!”那复制人一脸郁闷。

    “也就是说,王雄并不知道这里情况,喊一声,只是让苏定方听到,让其放宽心?”第一谋士惊讶道。

    “是!”那复制人说道。

    “该死的冥王,你们这群废物,怎么让冥王跑了?”第一谋士吼道。

    说话间,第一谋士催动一个金色八卦符文,可是画面中,小蝶果然不受影响。

    “小蝶安全了?哈哈哈哈,好,好,好,王雄,你这个女婿,我认了!”苏定方忽然兴奋的吼道。

    大吼之中,苏定方猛地身体一阵膨胀,再度化为猿猴之态。

    此刻,虽然身有压制,但,心无枷锁,一瞬间,心中这些年的怨怒彻底爆发了出来,犹如大闹天宫时的孙悟空,心猿出困,必定要搅个天翻地覆。

    “轰!”

    一声巨响,猿猴猛地一震,身上的枷锁轰然炸开。

    若不是第一谋士压制着,猿猴就要挣开爆发了。

    即便如此,猿猴的力量在这股泄恨之中,越来越强,越来越霸道,眼看,第一谋士就要压制不住了。

    这苏定方也要脱困了吗?

    “不,不,苏定方,你是我的,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第一谋士吼声道。

    吼声中,第一谋士一挥手,陡然八卦大阵打开一个时空通道,正是武秦仙庭上空的气运海。

    “万龙噬主!”大祭司吼道。

    “是!”武秦仙庭陡然传来无数呼声。

    “告盘古天地,武帝暴戾,民不聊生,卖天求荣,臣以官身,上告天地,祈天废君!”一声朗喝响起。

    “昂!”

    却是气运云海之上,气运金龙一声怒吼。

    “告盘古天地,武帝暴戾,民不聊生,卖天求荣,臣以官身,上告天地,祈天废君!”

    “告盘古天地,武帝暴戾,民不聊生,卖天求荣,臣以官身,上告天地,祈天废君!”

    ……………………

    ………………

    ……

    一个接着一个官员在利用气运云海上自己的联系,向天祷告。

    不是一个人,而是全部。

    一时间,武秦仙庭各地,除了说不上话的那些将领们,近乎所有官员、城主、将领都在说着同样的话。

    好似一瞬间,举国上下都在向天祈求,废弃苏定方君王之位一般。

    这一刻,武秦天庭乱套了,无数百姓听到声音,顿时惊呼不已,一些官职低的忠君之士,更是露出骇然之色。

    “逆臣贼子,居然反叛陛下,逆贼,逆贼!”无数呼喊响起。

    可惜,这些人的声音,根本无法上达天听。

    “昂~~~~~~~~!”苏定方的气运金龙一声咆哮。

    但,万臣叛君,却让盘古世界好似一瞬间冒出无数枷锁一般,将气运金龙锁了起来,与之同时,好似一条条透明的锁链,从时空通道穿梭,束缚苏定方的灵魂一般。

    “怎么?”苏定方惊叫道。

    “那锁链,叫着‘国运锁链’,君王,并非为所欲为的,想如何就如何的。开一国,不仅是权利,还是责任,叛国、叛天,国运会反向引天地之力给你枷锁。判定君王叛天、叛国的条件,就是所有人都宣告你之罪,你为君也无用了!”第一谋士冷声道。

    国运锁链压制灵魂,果然,帮第一谋士压制了苏定方。

    “哈,哈哈哈,这就是你这些年的经营?我的那些臣子,都听你话了?不,不可能所有人都听你话的,应该说,能说得上话的官员,已经被你炼化灵魂,只听你调令了?贼人,你在武秦仙庭,经营的还真是铁桶一块啊!”苏定方冷声道。

    “我在武秦仙庭花的精力,比任何地方都多!”第一谋士冷声道。

    “国运锁链?说我叛天、叛国?好啊,反正小蝶已经救回来了,叛国就叛国!国运锁链锁我灵魂,不是还要天审?没必要了!”苏定方冷笑道。

    “你什么意思?”第一谋士沉声道。

    “我虽然被国运锁链束缚,但,我终究还是武秦之君,武秦之君,当能传信天下!”苏定方冷声道。

    “你要传什么?”第一谋士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武秦仙庭的百姓听着,百官遭武秦第一谋士胁迫,不辨是非,污朕清白,但朕并不怪责他们,请不要为朕与他们冲撞,以免伤到彼此,现,朕下最后一条君令,从现在起,武秦仙庭,臣服东秦,入东秦天庭疆土,百官、百姓、百军,受东秦天庭调遣!东秦王雄,是朕女婿,定会护诸位平安,请武秦百姓配合,与我共念,东秦天庭,万岁万岁万万岁!”苏定方一声朗喝。

    声音忽然从被锁链捆缚的气运金龙口中传向武秦所有子民耳中。

    “昂!”

    武秦百姓还没从刚刚百官背叛武秦的消息中回过神来,这,武秦就没了?

    “轰隆隆!”

    就看到,武秦仙庭的气运云海轰然崩塌而起,包括气运金龙也在崩塌,武秦仙庭正在灭国,气运涌向天宫界。国将不存,国运锁链也自然不存在了,慢慢黯淡了下去。

    “不,不,苏定方,你疯了,你在干什么!”第一谋士惊叫道。

    苏定方的放弃,让第一谋士这些年的努力,瞬间化为泡影。

    “我要杀你,吼~~~~~~~~~~~~~~~~~~~~!”苏定方一声咆哮。

    “轰隆隆!”

    一阵阵剧烈的冲击,轰然将第一谋士冲撞而开。

    仰天长啸之际,盘古世界武秦仙庭气运彻底崩塌了,而就在此刻,在气运崩塌之地,忽然出现一个金光万丈的虚影。

    那金光万丈的虚影,是一个人形,但,头部却是一个蛇头,似有着三千手臂,每一个都捏着一个法印环绕,引动虚空盘古世界无数天地灵气汇聚而来。

    “吼!”

    那蛇头人仰天一声长啸,聚集滚滚灵气,骤然从时空通道向八卦星域冲去。

    “咒印?他是咒印大神?”天宫界的夏司命惊叫道。

    “什么咒印?”王忠全不解道。

    “我那个宇宙纪元的真龙,和盘古一样开天辟地的,他叫咒印,这是它的真龙大怨念?”夏司命惊叫道。

    “又一个真龙大怨念?它飞入八卦星域了?”王忠全也不解道。

    飞进去了,更是飞到了苏定方之地。

    “轰!”

    咒印真龙大怨念,轰然冲入苏定方体内。

    苏定方周身气息陡然暴涨无数。

    “轰~~~~~~~~~!”

    第一谋士轰然被苏定方一震炸了开来。

    “三个真龙大怨念,都选择了苏定方?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第一谋士惊叫道。

    “吼~~~~~~~~~~~~~~~~~!”

    失去了武秦仙庭,却得到了第三个真龙大怨念,苏定方仰天咆哮,将整片蓝湖都炸了,脚下星球也瞬间碾碎,一些复制人想要逃窜都来不及了,瞬间炸开了。

    苏定方气息攀升极致,踏步间虚空塌陷,脱困中,手执定海神针的看向远处第一谋士。

    “现在,该算算我们的账了,该死的东西,吼!”苏定方的定海神针轰然砸下。

    “轰!”

    一声巨响,第一谋士轰然被霸道无比的苏定方打飞了出去。

    八个星域,第七个,宣告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