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禁典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禁典第173部分阅读

    </p>

    禁典 作者:键盘的灰

    </p>

    禁典第173部分阅读</p>

    &nbs;/;

    禁典 作者:键盘的灰

    &nbs;/;

    禁典第173部分阅读&lt;/;

    禁典 作者:键盘的灰

    禁典第173部分阅读

    灵种祭坛内竟然陆陆续续又出现了五枚玄气种,后赶来的起源三大家次公和长老们大为兴奋,却也根本没有想过,在之前,还出现了足足十四枚

    至于旭陀和旭凌义二人的死,也被定义为了因仇恨而起的自相残杀,因为,在二人死之后,一些知情人才暴出消息,旭凌义在年轻时,曾为了一己SYu,将那时还一文不名的旭陀的Q子掠走以泄滛Yu,最后为掩饰罪行,还派人将旭陀Q子一家斩尽杀绝。

    有这样的仇恨存在,旭陀和旭凌义二人同时亡命与小神山外围领域,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值得晏家主公再去追究的了。

    “希望桑玥已经寻到族人归来”

    在疾步行向当初暂歇的山下庄园的路中,龙辰在心里不停的祈愿着,虽因额外的玄气种出现,以及晏兰枝的刻意隐瞒,使得他免去了没起源三大家通缉的危机,但,这不代表此地便是可以继续久留的,他依然需要尽快离开此地,返回海内大陆。

    很快,那一处坐落在山崖下的庄园便出现在了龙辰视线内,一切都相当的平静,与当初来时一般,没有任何的异常。

    可就在他正准备转道朝庄园正门走去时,声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呼喊声:“龙辰,别去。”

    “桑玥”

    龙辰闻声顿时止住脚步,目中掠过一道惊喜,转头望了过去。

    只见,在坡下一栋民房的墙角,正站着一个身穿白裙,头上挽着发髻,脸上蒙了一层薄纱的年轻nv子,她便是桑玥了。

    “你什么时候回到这里的”

    龙辰满脸欢喜的迅速飞奔了过去,止步在桑玥身前后,又急问道:“如何你有寻到族人么”

    “你先跟我来。”

    桑玥并未回答,而是转身将龙辰带向了别处,直到远离庄园范围近五里地后,才走进了一间平淡无奇的普通民舍内。

    进了民舍,待桑玥转身将大门关闭,屋内光线昏暗下来之际,龙辰忽然感觉到,周围出现了一道道怪异的能量波动。

    “刷”

    “刷刷”

    伴随着一声声轻响,龙辰无比惊愕的发现,本来除了他和桑玥便再无他人的空荡荡的屋子里,竟然平白浮现出了一个个身穿黑衣,并带着奇怪面具的男男nvnv,总数约在二十人左右。

    “他们”

    龙辰简直不敢相信,这些人竟然能够完全避过他的玄者气息,一直到最后现身而出的时候,才让他有所察觉。

    虽说他是因桑玥的关系,才并未高度警惕和意控玄者气息查探周围,但,这些人单凭此等程度的隐匿手法,显然便足以在任何一名宗者放松紧惕之时,发起致命的攻击。

    桑玥轻声解释道:“他们是听命于族长之令,刻意从族中追随而来,准备与我返回海内大陆助两阁三殿一臂之力的族中强者。”

    龙辰闻声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惊喜道:“这么说你已经寻到身世和族人了”

    “恩。”

    桑玥轻轻点了点头。

    龙辰高兴之余,忽然想起一事,略微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道:“那你脸上”

    不等桑玥回答,屋内的黑衣人便传出一阵nv子的冷哼声,“还以为你有何与众不同,看来也是个凡夫俗子。”

    龙辰被呛的话语顿时止了下来,不过,他也没有去辩解,只是G笑了一下。

    见龙辰一脸尴尬,面纱下,桑玥不禁微微勾了勾唇角,露出些许笑意,然后轻声道:“我的族人遗咒虽然已解,但,一旦离开族中,依然会存在,若想完全消除,需得待我步入帝者境界。”

    龙辰忽然想起一事,疑H道:“对了,你刚才之所以阻我,是不是庄园内,有人埋伏守候”

    “恩。”

    桑玥点头道:“旭陀已死,但当初随他前往上古异域的你,却始终无人知晓下落,因而旭家派了两名大长老在庄园内驻守,以望能够追查到你的踪迹。”

    龙辰皱起了眉头,当机立断道:“既然这样,那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桑玥回道:“待入夜我们再出发不迟。”

    “好。”

    龙辰认可了桑玥的决定,毕竟,这大白天的,他和桑玥若带着二十名黑衣男nv出现在黑尘岛,也实在太招摇了一些,想不被人注意都难。

    由于屋内一大堆人,所以龙辰并没有将自己在灵种祭坛大丰收的事情告之桑玥,只是简单提了一下在上古异域的总总遭遇,而桑玥也没有去问关于灵种的事情,至于屋内那二十名虽穿着黑衣虽像灯泡一般的男nv,除了有J个年轻nv子会偶尔搭话问一些好奇之事外,其他人都是缄默不语着。

    在这样的奇怪氛围下,夜幕很快降临了。

    待整个黑尘岛被笼罩在薄薄的夜Se中后,以龙辰和桑玥为首的众人,悄声无息的离开了民舍,宛若夜魅般朝着远离黑尘岛的方向急速离去了。

    三个月后。

    樊国京都,金銮城。

    两阁三殿总部大殿,掌令者议事大厅内。

    “局势,就是这样了。”

    大厅首座上,满脸忧容的萧破天目露欣W的从龙辰和桑玥二人身上扫过,两人的平安回归,也总算是让一直为此担心的他放在了心中的一块巨石,同时,这也是这半年以来,唯一一件能够让他开心得起来的事情。

    因为,自从半年前开始,整个海内大陆的局势,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甚至不仅海内大陆,就来历来被视作最安宁的一P乐土的天之城,此今也再不复从前的祥和,而是成为了一P暗藏着无尽凶险的禁地。

    直至今日,也很难有人想象,在海内大陆长存了上千载,绕是各种变迁和争斗中,依然维持着其应有地位的紫岚国,在短短半年间,便彻彻底底的灰飞烟灭,不剩一兵一卒

    不止紫岚国,还有南罗国,大禹国,大梁国

    虽然樊国的异军崛起,早已让人们心中有了一个共识,那便是樊国最终必会一统海内大陆,但,这却是一个需要极其漫长时间的过程。

    无论是紫岚国,还是南罗国,乃至大不如从前的大禹国,这些国家都绝非轻而易举便能荡平收复得了的。

    毕竟,在这样的国家与国家的战争之中,两阁三殿却是不能充当冲锋屠戮者的角Se,至多只能帮忙解决一些实力高强的玄者,所以,想要完全消灭数以百万计的军队,以及效忠于它们的各个金牌持有人世家,樊国至少还需要十年以上的休养生息。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

    最后将紫岚国,南罗国,大禹国,大梁国诛灭的,却并非樊国,也不是两阁三殿,更不是名存实亡的玄宗殿。

    而是天之城蔺家

    仅仅不到半年,四大国数百万的精兵悍卒,就如被秋风扫落叶般,一批一批的被杀的一G二净

    而屠戮者,仅是一批数量在一万人,从天之城无息而来的白衣军。

    这批白衣军出现之地,必定血流成河,尸骨成山,任何防御工事对他们而言形同虚设,任何攻击手段在他们面前也如儿戏,没有人能阻挡他们,包括那些显赫的金牌持有人家族。

    紫岚国灭了。

    南罗国灭了。

    大禹国也灭了。

    追随着樊国脚步崛起的大梁国,也没有逃过此劫,彻底灭亡了。

    曾经多国鼎立的海内大陆,现今,就只剩下一个樊国孤单守护在寒风侵袭的北部领域。

    原本总会在战乱后负责维持秩序,并借机树立效忠于自己的新统治者的玄宗殿,这一次也像只乌G般,紧紧缩在宗山里面,不见任何玄宗殿成员赶赴各地。

    这也直接导致,除樊国统领的地域以外,各国灭亡之后的所有都城,皆是混乱不堪,烧杀抢夺,j滛掳掠,成了每一天都会发生,且发生得最多的事情。

    而未受波及的樊国,就宛若G枯沙漠中的唯一一处水源,成了无数人疯涌而向的目的地。

    但,这一次的难民C,却与樊国创立之初的难民C有着本质的区别

    来到樊国的流民,虽是为了生存,可他们心中,对樊国却暗藏着剧烈的仇恨

    原因很简单,多国被灭,惟独樊国屹立不受波及,这势必让人们认为,这一切都是樊国暗中所为

    普通的民众,哪里知道什么天之城蔺家,又哪里知道古界而来的六尾白狐,他们只会用最简单的思考方式,去寻找导致自己痛失家园和亲人的仇人。

    而这一点,无论是樊国,还是两阁三殿,都没有任何办法去解释,澄清

    樊国,因而彻底成了整个海内大陆数十亿人的最仇恨的目标

    当然,还有两阁三殿。

    乱世之中,最不缺的就是趁势而起,以望建立一世伟业的真假“英雄”。

    世人对樊国误解而生的仇恨,也成了他们最绝佳的利用点。

    于是,各地打着诛灭樊国口号揭竿而起的义军,就如雨后春笋般,一个又一个的出现着

    第六卷 第五十五章 寻助

    这样的局面,哪怕是被冠以“神机天算”之称的诸葛裕,也从未预料到过。

    樊国,两阁三殿,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便被彻底孤立在了海内大陆,成为了数十亿人怒火的宣泄对象

    “真是好手段啊”

    从万分惊诧中逐渐回过神的龙辰,目光变得一P冰冷,狠狠咬着牙低沉呢喃道,毫无疑问,这必定是那只六尾白狐谋划出来的

    消灭数百万的普通军队,以及区区J个金牌持有人家族,这远比正面和两阁三殿冲突要容易无数并且,还不需要去顾虑天之城其他家。

    因为,海内大陆如今本就是蔺家掌管,而紫岚国等先前也因傀儡头环的原因,曾派兵群起围困玄宗殿,蔺家派兵至海内大陆将这些国家诛灭,自然没有任何人能够管得了。

    深吸一口气后,龙辰一脸凝重的望向萧破天,依然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天之城的局势,真到如此地步了”

    “恩。”

    萧破天目光沉重的点了点头,道:“两个月前,敖苍两家守备的尸首出现在古炼塔底后,天之城的局势便立即大变,除了从一开始便与蔺家勾结的宫家之外,失去守备庇护的敖家苍家都归顺了蔺家,而在敖苍两家守备失踪之后便意识到情况不妙的燕家,将全数成员都迁徙到了宁家城内,算是决定无论如何都要与宁家共存亡了。”

    龙辰锁眉道:“所以老师和诸葛先生以及雪姨也都去了天之城”

    “这是他们自己决定的。”

    萧破天长叹了一口气,目中一P厉Se的冷笑道:“相比起已被彻底孤立的我们,天之城余下的宁家和燕家,才是蔺家真正要率先灭掉的对象,只要宁家和燕家灭亡,我们两阁三殿,又算得了什么”

    龙辰目露担忧的道:“老师他们前去支援宁家,并非长远之计。”

    “敖家和苍家两位守备乃是死于非命,并且,宁家燕家守备也并未遭遇袭击,从这一点来看,那只六尾白狐目前还并没有正面杀死帝级玄者的实力。”

    萧破天微微停顿了一下,满脸深忧的又道:“不过,若任由这种局面维持下去,那只六尾白狐的实力,迟早会变得更加恐怖。”

    话毕后,萧破天深深看了龙辰一眼,沉沉的说道:“如今,唯一的希望,恐怕也只有在你身上了。”

    如今,龙辰顺利获得了自然系玄气种,并未还拥有一段炼阵师的记忆,同时,他又距离帝级的境界亦只差一步,放眼整个天之城领域,唯有龙辰有望凭借阵法来压制实力倍增的蔺家众多宗级长老,从而制造出机会,给予燕苍两家的守备,以及萧破天,放手与蔺秋仲和六尾白狐一搏

    同样深感自身重任的龙辰,这时忽然站起身,向萧破天道:“我需要去一趟死地。”

    “死地”

    萧破天怔了一下,问道:“为何去死地”

    “有一个人,或许能助我们尽可能的维持目前的局面。”

    龙辰快速答道,他口中之人,正是曾经助他夺回禁典的列山氏族人,蒲老。

    “具T原因,我回来再向老祖宗你解释,我先走了”

    由于时间紧迫,龙辰也来不及向萧破天解释来龙去脉,转身便疾步走向了大厅出口。

    “龙辰”

    一直未开口的桑玥,终于忍不住站起身唤道。

    “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

    龙辰回头笑着道了一句后,身影也迅速消失在了门口廊道外。

    当初获得列山氏炼玄法门卷三,血戮山密道内曾出现异相的那件事,龙辰一直没有忘记,他本以为是解开了什么封印,可这么长时间,却依然没有得知任何关于列山氏轩辕氏族人现身的信息,由此可见,这其中肯定还有一些蹊跷。

    所以,他必须前往死地寻找蒲老,看看蒲老是否知道其原因,如果当时出现的事情,的确是解开封印的话,那么,龙辰相信,列山氏轩辕氏也必定有重新回到海内大陆的可能。

    而这个可能,也只能在蒲老身上寻找。

    在动身之前,龙辰寻到了强子和朱自成,二人对他的平安归来自然是狂喜不已,可同时也和萧破天一般,为如今的局势而深深忧虑着。

    龙辰没有和强子朱自成过多叙旧,在将从灵种祭坛得来的部分玄气种转J二人,并告知其即将前往死地,以及嘱托二人向自己外公母亲MM报平安后,便立即动身离开了金銮城。

    然而,在龙辰刚刚行出四九罡星大阵北部出口不远,一个他从未想过会在此时此地遇见的人,出现在了他身前。

    这个人,是幽幽。

    “你怎么会在这里”文心ge论tan

    龙辰无比意外的看着身前与多年前一样,仍然保持着少nv的模样,身穿一席白裙,宛若滴露白莲般美丽的幽幽,心里忽然有种莫名的歉疚感。

    此时的幽幽,虽然相貌依旧和多年前一样,仿佛没长大般,但她精美面容上,却完全不见当初的天真灵动,一双美眸中布着厚厚的一层黯然忧伤之Se。

    她等到龙辰以后,神情焦急的一把抓住龙辰的胳膊,近乎乞求的落泪chou泣道:“龙辰,你救救我爷爷吧我求你救救我爷爷好么”

    听见幽幽的话,龙辰心底猛地一沉,脑袋霍然一P混乱。

    幽幽的爷爷,可是虫域皇者金仙,一个近乎位于所有摄取物金字塔顶端的恐怖存在

    当初,他一人便震慑半环岛数十万玄者,并让蔺秋仲连出手都不敢,把他称作天之城领域最强大的存在,显然也丝毫不为过

    可听幽幽如今的哭泣,就是这么一个实力恐怖的虫皇,似乎遭遇了什么不测,导致命在旦夕

    “究竟是怎么回事”

    龙辰回过神下意识到的问道,接着,又锁眉问道:“而且,你怎知我能救你爷爷”

    这件事实在太蹊跷了,他也是今天才刚刚赶回金銮城而已,更何况,无论是是金仙还是幽幽,显然都不知他身上的秘密,而且就算知道,如今实力尚不足帝级的他,又有什么本事去救一个虫皇

    幽幽伸手擦了擦泪水,神情惆怅而憎恨的道:“我爷爷是被一只六尾白狐暗中所伤,他不仅伤了我爷爷,还杀了大虫子”

    “六尾白狐”

    龙辰浑身一震,呆住了,随后幽幽说了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进去,只依稀听见,似乎原本的六域皇者,现今只剩下三个。

    从震惊中缓缓清醒过来的龙辰,最后只听见幽幽满脸期颐的垂泪道:“爷爷让我来找你,他说了,只有你才能救他”

    龙辰苦笑了一下,似在自语,又似在自嘲般喃喃问道:“我该如何救”

    事实上,先前决定前往起死地寻找蒲老的同时,他脑中便曾出现过另外一个解决当今局势的办法,也便是凭借和幽幽相识的关系,去请求虫皇金仙相助,然后再由虫皇金仙联合其他五域的皇者,共同对付六尾白狐。

    只不过,这个念头他最终还是暂时选择放弃,因为,如今樊国和两阁三殿已是众矢之的,倘若再和六域联手,那可就真是跳进H河也洗不清自身立场了。

    然而,却不想,六域那边,已经发生了如此惊人的动荡。

    幽幽快速答道:“爷爷爷爷说,你只要能帮他寻到血海梵音石,他就有希望治愈伤口”

    “血海梵音石”

    龙辰怔了怔,目中一P茫然之Se,他从未听过这种东西,更别说知道去哪里找了。

    这时,只听幽幽又道:“另外,爷爷还说了,你只要帮了他,那他必定会助两阁三殿,他已经知道如何才能杀掉六尾白狐了。”

    听见这话,龙辰却是丝毫高兴不起来,犹豫了一下,问道:“你爷爷大概还能活多久”

    幽幽紧咬着薄唇,低着头道:“只有一年了”

    “只有一年么。”

    龙辰不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在如今这样的状况下,他哪里还能分得出一年,去帮金仙寻找血海梵音石。

    就在这时,秦戈殇十分反常的忽然自行现身而出,直接道:“我知道血海梵音石在何处,就在你即将前往的死地,这乃是当年我从一本古籍中所看见的记载,应该错不了。”

    “在死地”

    龙辰愣了一下,接着才霍然回想起来,死地内,不就有一处名为血海的地方么

    当即,龙辰目光毅然的向幽幽承诺道:“你放心,我会尽全力寻找此物,你先去两阁三殿总部,等我回来”

    幽幽顿时满脸喜Se了起来,接着乞求道:“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么”

    “不行”

    龙辰断然否决了幽幽的请求,身旁禁典立即翻动,“嗖”的一声便化作一道紫光冲向了远方,根本不给幽幽追来的机会,J个瞬息便消失在了天际。

    虽说带着幽幽前往血渊荒岭并非难事,但,如今形势急迫,他实在不想再为其他事情分神,只想尽快赶到地阶摄场,前往死地寻找蒲老。

    第六卷 第五十六章 各方汇聚

    血戮山,内域。

    “就是这里了。”

    依凭记忆,领着蒲老赶来的龙辰,御风止在已被岩石塌陷掩埋的洞口前。

    两个月之前,当他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回到死地荒岛区后,非常顺利的寻到了蒲老,而蒲老在得知他已经寻到列山氏卷三所藏之地,并且已经取走炼玄法门,整个人就好似突然变了一个人般,竟主动要求离开死地。

    那时,龙辰心中一直存着的忐忑不安,才终于消失不见,既然蒲老主动要求离开死地,那么,可见当初的确是解开了封印,而列山氏轩辕氏重返海内大陆,也必定还有希望。

    只不过,为了寻找幽幽爷爷金仙所需的血海梵音石,龙辰被迫在死地又耽搁了一些日子,最后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终于从血海最深的地方,寻找到了那种外形就如一枚虫壳般,布满了孔洞,并会在流淌的海水中发出极具迷HX的梵音的神奇之物。

    十天前,龙辰已经将血海梵音石J给了幽幽,依照幽幽的说法,最多两个月的时间,她爷爷便会获救,到时将与另外两名六域皇者赶到金銮城,共同商讨诛杀六尾白狐的具T事宜。

    然而,这在龙辰看来,却是远远不够。

    因为,就算金仙和另外两名六域皇者,再加上老头子J人能够和六尾白狐抗衡,可除了六尾白狐以为,还有偌大的一个蔺家,以及J乎彻底效忠于蔺家的宫敖苍三大守备世家

    所以,除非能够让列山氏轩辕氏重归海内大陆,否则,根本难以将这场混乱彻底平息。

    “原来在这里”

    蒲老目光有些失神的望着被岩石掩埋的洞口,许久后,他长叹了一口气,神情既是激动,又是无尽心酸的道:“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老头子我此生,总算没有白活”

    悬浮在旁的龙辰忍不住C促道:“蒲老,快开始吧。”

    如今,哪怕多耽搁一秒,龙辰都会心焦万急,因为,在天之城的叶如雪等人,还面临的随时将至的X命之忧。

    “恩”

    蒲老重重点了点头,吩咐道:“你先需助我将迷道重新打通。”

    “好。”

    龙辰立即飞身而去,将手中旋转不息的分身幻影剑,狠狠击向了被岩石封堵的通道口。

    “轰”

    顿时间,碎石飞溅,沙尘四起。

    在龙辰不断深入通道内部,粉碎着塌陷岩石的同时,蒲老也在后面拂袖引动着一道道磅礴的劲风,将洞内堆积的碎石泥尘全数刮向了洞外,远远望去,洞口外部亦如泉水喷涌一般。

    很快,不到十分钟,两人便到达了当初出现列山氏炼玄法门卷三的破损传送石台所在地。

    将堆积在上面最后J块巨石击碎排走后,蒲老脱掉了身上的衣袍,猛吸一口气,双臂一展,直接将手掌cha入了破损传送石台的下方,猛地向上抬起。

    “轰轰”

    重达数千斤的传送石台,就这么在蒲老纯粹的RT力量下,被Y生生的抬了起来,最后竖起靠倒在了洞岤边缘。

    “这”

    一直关注着过程的龙辰看见传送石台下的事物后,顿时怔住了。

    下方,居然还隐藏着一个传送石台

    这是一个完好无损,并且无论是外观,还是材质,都明显有别于其他的传送石台。

    粗一看,就好似一个大型的黑Se石砚。

    “这是我列山氏与轩辕氏共同制造的传送黑石阵,它不同于普通的传送石台,饶是圣者也无法追查到它的存在,并且,传送所使用的空间也是独立开辟出来的,所以,它也是我列山氏和轩辕氏重返海内大陆的最后一丝希望。”

    蒲老解释了一句,然后神情变得肃然了起来,跪立在传送黑石阵前深深鞠了一躬。

    起身后,蒲老转身望向了龙辰,无比郑重的道:“你对我列山氏的大恩,我列山氏族人必定会永世不忘,我以列山氏大长老的身份起誓,往后,你,以及你的后人,但凡有任何需要我列山氏一族的地方,我列山氏一族必会舍命相助,哪怕灭族亦不悔”

    本来,龙辰还以为蒲老只是随口起誓而已,心中虽感动,但也并未太在意。

    却不想,在蒲老话音落下后,一道血红Se的光芒忽然从他眉心闪现而出,并凝构出了一幅玄奇的图案,图案完成以后,直接化作一道红光,钻进了龙辰的眉心内。

    “蒲老你这是”

    龙辰自然知道这一幕意味着什么,心中顿时震住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是你应得的”

    蒲老微笑道,接着,神情严肃的又道:“不过,你也别以为,任何事都可以凭借此血誓来控制我列山氏族人,因为,此血誓之中有一点为不可逆的准则,便是任何违德之事,我列山氏族人都不会受此血誓约束。”

    “恩。”

    龙辰点了点头,血誓已经起效,他说再多也无用。

    “你退后一些。”

    蒲老提醒道,待龙辰退到洞岤外的通道口后,他挽起衣袖,用手指在手腕上猛地一划。

    “哧”

    一抹殷红的血Y倾洒而出,滩溅在了黑Se的传送石阵上,发出一声宛若灼水般的轻响。

    待血Y深入石阵后,石阵渐渐飘起了一抹抹淡红的血雾,而本黑沉沉的石台之上,也逐渐浮现出了一道道复杂的图纹。

    “此传送黑石阵,唯有我列山氏族人与轩辕氏族人方能开启。”

    蒲老解释了一句,伸手在伤口上轻轻一抹,止住血Y后,快速向后退了去。

    “嗡”

    已被血雾弥漫的黑石阵,忽然一阵沉鸣,并逐渐加速旋转了起来

    两个月后。

    樊国金銮城,两阁三殿总部内。

    一群本不该聚在一起的人,因形势所B,如今齐齐坐在了掌令者议事大厅内。

    萧破天,虫皇金仙,然皇七元,禽皇青鸾,还有因重开黑石阵而让列山氏得以重返故土,最终理所当然担当列山氏族长的蒲老。

    以及,轩辕氏现任族长,寿元已五百载的轩辕志木。

    总共六人,每一个人,在其所代表的阵营中,都是无可争议的至强者。

    “那就这么办吧”

    沉默许久后,萧破天终于作出了决定,神情毅然的抬起头道。

    这一场耗时三日的商讨,也总算有了最后的一个结果。

    具T的计划,乃是先由虫皇金仙,然皇七元,以及禽皇青鸾,调动大量摄取物赶赴半环岛,并将如今驻扎在半环岛的蔺家宫家苍家敖家的力量尽快摧毁,扫平前往天之城的首要障碍。

    由蒲老,轩辕志木,带领麾下实力最强的成员和族人,进入天海浮空岛,突破前往天之城的第二大障碍。

    接着,便需要龙辰来发挥他最重要的作用。

    说起来,龙辰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也便是在蒲老,轩辕志木带人攻破天海浮空岛以后,将进入驭兽九目镯内的虫皇金仙,然皇七元,还有禽皇青鸾,带到天之城

    因为,天之城所拥有的传送石阵非常特别,类似于金仙这一类的六域皇者,是无法使用那种传送石台的。

    所以,唯有凭借驭兽九目镯,他们三人才能够进入天之城,最终联合宁家,燕家的守备,与六尾白狐进行最终的一战

    这个计划,看似简单直接,可实际上,却是凶险异常。

    龙辰如今尚未跨入帝级,根本不是六尾白狐的对手,一旦他进入天之城后发生意外,驭兽九目镯的存在被发现的话,那么,六尾白狐必定会将其摧毁,而进入天之城的虫皇金仙三人,基本上便再无可能离开那里。

    倘若最后能成功斩杀六尾白狐倒也罢了,可一旦没有成功,这也意味着,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将彻底灰飞烟灭。

    但,即已作出决定,一切都不可能再停下来。

    在虫皇金仙,然皇七元,禽皇青鸾离开金銮城后不久,曾经光临过海内大陆的大量摄取物,再度通过传送石阵,铺天盖地的重返而来。

    不过,这一次,它们不再只是为了自身的生存,还为了曾世代以猎杀它们来获取能力的天敌,人类的生存。

    当面临着同样一个恐怖的敌人时,人类和摄取物之间,终究还是第一次走在了一起。

    计划的第一步非常顺利,虽然半环岛上驻扎了数量极为庞大的蔺宫苍敖,四家成员,其中也包含了大量尊级宗级的强者,然而,在面对源源不断的摄取物昼夜不息的攻势,以及一出现便必定会夺走大批玄者生命的六域皇者级恐怖存在时,半环岛上的封锁力量,显然是脆弱不堪的。

    只是十天,半环岛便彻底被摄取物所占领。

    “好了,该我们了。”

    半环岛南侧十余里外的海面上,黑压压的列山氏和轩辕氏族人最前方,一身灰袍的蒲老收回视线,转头向身旁的轩辕木志道了一句。

    “恩。”

    身材比蒲老高大许多,背影看去就像成年壮汉般,穿着一身黝黑铠甲,白发随风而杨的轩辕木志点了点头,然后抬手一挥。

    “轰”

    荡动的海面霍然巨L翻涌,那些手中持着锋锐长枪,脸部被铁盔密实封闭,一个个直立踩在海面上,却丝毫不沉的列山氏轩辕氏族人,顿如海底冒出的神兵般,踏L而去,冲向了刚刚被摄取物占据的半环岛。

    在列山氏轩辕氏近万名族中最强大的族人冲向半环岛时,本包围了半环岛的摄取物,亦是纷纷向两侧退散开来,构架出了一道无形的桥梁通道。

    “龙辰,我实在有些担心。”

    远空,御风而立的朱自成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半环岛的方向,面带隐忧的喃喃道。

    “为什么”

    龙辰下意识的问道,其实,他心里也一直有种莫名的不安。

    朱自成微微皱眉道:“六域攻打了半环岛十日,可那只六尾白狐却始终没有出现,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龙辰笑了笑,道:“它当然不敢出现,如果它出现了,岂不是自投罗我们辛辛苦苦突破半环岛不就是为了能在天之城找到它”

    “道理是这样,但”

    朱自成顿了一下,然后道:“但我还是觉得不大对劲。”

    龙辰点了点头,正Se道:“恩,真要说,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可我也想不通究竟是哪里不对。”

    在两人话音落下时,列山氏轩辕氏的族人,已经冲上了半环岛。

    计划的第二步,依然非常的顺利。

    这一次,根本没有用多长时间,才半天不到,守护在天海浮空岛的四大家成员们,便被他们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列山氏轩辕氏族人,以摧枯拉朽之势荡平,在这一战中,四大家总数在五十人以上的尊级玄者,以及十名宗者,皆通通亡命在了天海浮空岛。

    整个过程,顺利得让人难以置信。

    见识了列山氏轩辕氏族人的强悍,龙辰也心底也不禁为之颤动,太强了,完全不需要禁典,他们中每一个的速度都能及得上在使用能力辅助状态中的玄者

    甚至于,他们还可以立于水面不沉,化风劲为御空之力,一拳,一枪,一刺,皆是令人心惊胆战,除非能够在他们靠近之前阻止得了,否则,任何一个不精于近战的玄者被他们靠近,结果只有一个,死亡

    “好像该你了,龙辰。”

    从前方得到列山氏轩辕氏已经攻占天海浮空岛的消息后,强子一脸担忧的望向龙辰,叮嘱道:“你一定要小心一些,进了天之城完成任务后,可别在久留,一定要及时回来。”

    朱自成也点了点头,郑重道:“强子说的没错,斩杀六尾白狐的事情,J给金仙他们便是了,你没有必要去掺和,更何况,他们能不能从天之城出来,最后还得依靠你的驭兽九目镯,你可千万不要望了自己的职责。”

    “放心吧,我不会鲁莽行事的。”

    龙辰笑着回道,然后御风飞向了半环岛,金仙,七元,青鸾早已在那里等候着了,他必须尽快赶过去。

    当注视着龙辰的身影逐渐模糊,消失在摄取物密集的半环岛方向后,朱自成微微皱了皱眉,莫名问道:“强子,为什么我总觉得,过了这一次,我要很久才能再见到龙辰”

    “你也这么觉得”

    从来都镇定非常的强子,脸上露出惊Se,望向朱自成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不知道。”

    朱自成摇了摇头,伸手摸着X膛,道:“只觉得这里跳动得很快,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能有什么事情。”

    见朱自成脸Se越来越不好,强子急忙开导X的道了一句,接着随口道:“你不是说了么,要很久才能和龙辰相遇,又不是说再也看不见了。”

    “也是”

    朱自成释然笑了笑,然后,又颇为疑H的自语了一句:“怪了,龙辰这是去天之城,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在很久以后才能够见到他”

    “这个”

    强子抓了抓脑门,想了半天,黝黑脸膛上忽的绽放出笑容,似在宽解心中的忧虑,又似在开玩笑道:“如果龙辰这一去就成了圣者,咱们可能就很久以后才能遇见他了,我记得有本书里面说,一旦成了圣者,除非是到特定的时候,不然,圣者也没办法随时返回世间的”

    朱自成愣了愣,将信将疑的扫了强子一眼,然后便不再说什么了。

    他不曾想过,强子这一句戏言,直到多年之后。

    竟然,真的成为了现实。

    后记

    截止第六卷五十六章,这个起于2009年7月,迄今已度过三个年头的故事,也算是走到了尽头。

    感谢的话,键盘就不多了,只谈谈为什么就此完结吧。

    可能很多朋友都会认为,如果就这样结束,无疑是烂尾。

    对于这一点,站在一个追随本书三年的读者的角度,键盘也会这么认为,甚至会痛斥作者,并恨不得找到其人,用板砖狼牙B榴莲等等砸之扁之

    可是,有些话,键盘却不得不说。

    相信很多细心的朋友都会发现,纵观整本禁典,其中有一点,是有别于同类玄幻的。

    也就是,龙辰身边的亲人朋友,极少受到伤害,并离他而去,除去开篇不久龙林远的死之外,随后百余万字中,再无出现此类事件。

    这或许是充满血腥,杀戮,Y谋,争夺的禁典世界里,唯一保留着的一丝美好吧。

    键盘从心底,也不想破坏这最后保留的一点点美好。

    整个海内大陆,包括天之城的局势已经彻底混乱,进入了最后的生死存亡之际。

    作为本书最后,且最强大的一个存在,六尾虽然出场不多,但它所拥有的实力,心机谋略,是毋庸置疑的。

    与六尾之间的角逐

    禁典第173部分阅读

    &nbs;/;

    禁典第173部分阅读&lt;/;  -</p>

    禁典第173部分阅读</p>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