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宫蔷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306

    了那阁楼中,她这才引燃火线的,而且她在这边瞧了许久,都没有见过他出来,这样大的火,这么久总是该死了。

    可是......

    慕子忱嘴角微扬,面上笑意有些许深沉,他低低道:“其实我在走进阁楼的时候,也曾想过是否要随倾城而去,当年我误会她,一连误会这样久,早该去见她,也好把当年之事解释清楚。”说到此处,他低低一笑。

    “我确实怀疑羽岚之跟羽程欢,在当年云破军被灭之后,那时候我就后悔了,且那个时候我的病来得太巧,可是我却没有什么反抗之力,后来巧合的机会,我拥有了一份机缘,叫我可以做一些我想要做的事情,知道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

    太后一怔。

    慕子忱继续道:“但是啊,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您,我只当是他们兄M二人的计策,从未怀疑过他们原来也曾听信他人之言,即使当初小兮曾暗中警示过我要防备您,我也从未放在心上,所以在阁楼上,瞧见您的身影之后,我是挺震惊的。”

    他低头瞧了瞧秦染兮,面Se变得有些温柔,轻轻道:“所以我就想看一看你到底要做什么,就躲了起来没有与你打招呼。”他又是抬头看太后,笑眯眯道:“你不会介意吧?”

    太后面Se刷的一灰,甚么也没有说。

    而慕子忱则是道:“没想到居然听到这么多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当初倾城之死居然还另有隐情,我就说,倾城那样坚强的nv子,到底是如何才会甘愿自绝,我当是我当初罪不可赦,把她的心伤透了,哪里知道原来竟是你所为。”

    他低声笑笑:“你还妄图控制小兮,可是没有想到后来她还是不忍心做出那些违背她本心的坏事,还处处维护我维护倾城,所以今日你趁着元叶走后,利用他对你的信任,说出我在这沉月阁等着她的消息,叫他去告诉小兮,好在此地一举两得,把她也给除掉,是不是?”

    太后久久未言,面Se苍白,在慕子忱出现的那一刹,她就知道她已没有甚么好说的了,不过这也没有多大的G系,她又是抬头看着那慕子忱,脸上竟是露出笑意:“不错,J十年过去,你终于还是追查到了我的身上,是我小瞧了你。”

    慕子忱见她面Se,眸Se微微一沉,不过还是释然,笑道:“你当初是对我极好的,我感激你,可是我并不会因为我对你的感激,而原谅当初欺负我的所有人。”

    他笑眯眯道:“你是不是你与我之间的仇只有杀你儿子的仇?”

    太后面Se一变:“甚么?”

    慕子忱面Se微寒,却还是笑着:“当年我母亲为何过世,想必你不会不晓得,那人自然也是我的仇人,即使他是我的父亲,但他可从来没把我当做过他的儿子来对待。”

    太后大惊:“陛下他也是......你......”

    慕子忱张扬一笑,道:“不错,是我所为,所以你大可以再多恨我一些,因为你的夫君,也是死在我的手下。”

    太后面如死灰,一刹那间脱力,拐杖被甩了出去,她一下坐在地上。

    慕子忱杀了当初的皇帝。

    她看着面前这个人,还是不敢相信,这个孩子只是离开了四方城一段时间,竟是发生了那样大的变化,实在是叫人难以置信。

    慕子忱抱着秦染兮,朝前走了J步,走到那太后面前,道:“我对您的恩情,已经报了,你对我的仇恨,我却是管不了,但是现在我想起了我与你的仇恨,当初倾城之死,我可是一直记着呢。”

    太后沉默P刻,抬头看着他笑:“不然,你是要杀了我?”她笑了J声:“我劝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罢,此刻这四方城的皇帝之位,还属不属于你,可是难说了。”

    慕子忱面Se未变。

    太后只是道:“既然怀疑了羽程欢跟羽岚之,你就该晓得,我的死活如今已经无关紧要了。”说罢她闭上眼睛,脸上只是带着笑。

    但是她久久未听到她想听到的惊慌的声Se,不觉又是睁开眼来,却是见到慕子忱略微有些戏谑的面Se。

    “你以为我会是如此蠢笨之人?元叶离去,是去做甚么的,不知道你可是问过了?”

    太后面Se一变,她睁眼看那慕子忱,而慕子忱却并未说话,只是低头看着她,笑了笑,P刻后,太后声Se颤抖:“如今你已经没有甚么兵力可以调用了,就连你寝殿门口的侍卫,都已经换成羽程欢的亲兵了,你难道不曾发觉?”

    说着似乎是有了一些底气,她脸上又是勉强带了笑。

    而慕子忱却还是没有说话,脸上笑意未散,只是抬头瞧向远处。

    苏璃听得此话,面Se微变,慕修就是去那皇帝寝殿中了,照着这太后的话来说,岂不是那羽程欢是要反叛,还可能是今日晚上就要带兵闯进宫中。那慕修......

    虽然心知以慕修的本事不会出甚么差错,可是他是来见宫邀的,这就不好说了,宫邀要慕修来这宫中与他相见可否是预知了甚么?

    来不及多想,苏璃已是暗中传念给颐鹤,继续去寻找皇帝寝殿。

    而此时的慕修跟宫邀,仍旧是在那漆黑的寝殿之中。

    宫邀突然低低道了一句:“快了。”

    慕修挑眉:“甚么?”

    宫邀转身看他,微微一笑:“这宫中要发生剧变了。”

    他话音将落,门外边是响起许多嘈杂声,似是有许多人跑进来,以慕修的直觉跟感知,自然是晓得外边来了许多人,随之一起来的,还有羽程欢跟羽岚之。

    这是......

    慕修微微眯了眯双眸,没有说话,只是从桌上跳到了桌下。

    门外的人低低说了J句话,随即就是一阵沉默,后而响起略是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房门就是被人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那人似乎见屋中一P漆黑,还是有些惊讶,扭头对外边道:“拿火把进来。”

    他刚刚说完,这屋中就是想起一淡漠声Se:“不必了,门口有烛台,旁边是火折,你自己点亮就是了。”

    说着屋中就是亮起一点光,原本宫邀站着的位置,此刻站着的竟是慕子忱。

    慕修躲在桌下,静静看着宫邀的表演。

    羽程欢是否要反,跟他没关系,他也没把这个当回事,不过想不到宫邀竟会cha手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