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悠哉的时光里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5

    ,顺带把他的酒瓶拿开:“嗯,很温暖。”

    向行迷迷糊糊地盯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大嘴巴不清不楚地瞎唱,嗓子还是和从前一样的破。

    旁边的一个喝醉了的男生听了直皱眉,拉过向行,手里不稳地打算给他一拳,口里含糊不清地说“闭,给……闭嘴……”

    可惜手偏了没打到。

    向行突然哇哇叫大哭起来,说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很舍不得你们这些人。

    社里的nv生也是触景生情,悄悄抹了把泪,大家都在感叹时间过得太快,还没G点什么,一溜烟就要散了。

    祁思也叹气,毕竟自己都是要实习的人了,眨眼间过得真的太快。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接着大家都附和起来,瞬间又热闹成一团。

    “今夜,不醉不归!”

    “G!”

    祁思和喝的醉醺醺的人一同在大马路上摇摇晃晃着走。

    “朋友一生不再有,一杯酒一辈子~”

    “呵呵呵……你唱的真难听!”

    “可不是,哎呀,谁踩到我背了?”傻酒鬼稀里糊涂地搞不清自己是在趴在地上还是站着,还认为被踩了的是背,傻乎乎去看自己的脚还在乱扯淡道:“呀,这是什么?怎么这么好看!”

    “哈哈哈……”

    众傻鬼们迷迷糊糊抱做一团,在大马路上摇晃着可笑的舞姿。

    夜很深,他们的感情也很深……而将来,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大早上,祁思刚从酒精里爬出来,迷糊着做梦还没醒呢,就听见有人在敲门,很有节奏,而且还很坚持。

    “我不在!”

    祁思朝门口喊,把头塞到枕头里。门口的人听见了他喊的然后停了会儿,接着更加用力敲了起来。

    “砰,砰砰!”

    扰人清梦!

    祁思愤恨地想,拿手锤枕头泄愤,心不甘情不愿地爬起来去开门。

    “大早上的扰人是不对的!”

    一瞬间,门口的风涌进来,他晕乎乎的脑袋清醒了些。

    一只修长的手捧住他的脸,浅笑落在他的眼中,那个人让他好容易清醒的头脑再一次卡带。

    面前的那个人轻轻吻他,笑:“现在都是中午了,要吃午餐吗?”

    祁思卡壳:“好,好啊。”

    沈凌歌又笑:“那么,我请你吃饭,你可以请我住在这吗?”他侧身,身后是行李箱。

    祁思也笑了,浅浅的风吹过他单薄的衣F,他冷的抱X,给他让开门:“只要你不嫌弃就行。”

    面前的男人抱住他。

    “余生,请多指教。”

    第4章日记

    日记

    沈凌歌的日记

    5月1号晴,

    今天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但值得注意的是祁思最近很喜欢喊我“先生”,不明白有什么好玩的,可他笑得很是开心,所以我也不纠正他啦。

    哦,对,值得一提的事倒有一件。

    早上他难得醒的早,我刚把窗帘拉开他就醒了,然后和我打招呼。

    过程如下:

    我:“醒啦?”

    他(揉眼睛):“嗯”

    他(打哈欠):“醒了,早餐吃什么先生。”

    我的心突然中了一箭。

    暖暖的。

    我想,这样的日子永远过不够。

    祁思的日记

    4月19日,Y,

    一个人窝在家里看动漫,好无聊,他最近很忙,不可以不打扰他,所以都是一个人在发霉。

    和他在一起应该有两年了吧?从认识到现在的时间倒是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毕竟太久了嘛,两个人在一起久了总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差点以为我们已经成两个老头子了(笑)。

    毕竟他真的是一个超级温柔又细致的人啊。

    说起来,我喊他都是连名带姓,“沈凌歌,沈凌歌”叫的。

    嗯……不如逗逗他,给他起个别称好了!

    经过一番思索(大脑风暴后)

    ……

    就叫先生好了。

    毕竟,那家伙的X格很适合呀。

    和他一起打游戏

    沈:你先等会,补满血再冲……左边,左边,C丛那……小心,可能有埋伏,慢点……等会,我先探好路再走……最后一击……赢了。

    祁:杀呀!不要怂,一起上!……前面前面前面有敌人……哎呀,会不会打啊你……死了。

    情话

    如果遇见你是幸运,跨过难关来找你是勇气,和你一起是喜悦,那么,

    这不是ai情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