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焚情炽 第二卷《情天裂》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29

    眠。

    炽翼,火族的赤皇,就像是一个残酷的见证者,他总带著暧昧的微笑,对任何人都是若即若离。谁会想到,赤皇有一天也会为了某一个人,露出近乎黯然神伤的表情……

    也许自己能够看透他人的想法,掌握每一个人的Yu望,但是惟独对他……就算和他靠得这麽近,已经到了触手可及的距离,却根本没有办法透析他心中所想。

    那个人是怎麽接近了炽翼的心?

    还以为他任X狂傲,没有人能够在他心中停驻。还以为他飞扬洒脱,是无法追逐的天之骄子。还以为除非折断他的翅膀……

    看到炽翼的眼睫微微一动,太渊连忙闭上了眼睛。

    炽翼醒了过来,他转头看了一眼规规矩矩的太渊,自嘲地笑了一笑。

    他动了动酸软无力的手脚,刚要起身,却突然察觉头发被什麽扯住了。这才发现两人的J缕长发互相结绕,在太渊的指尖成了一个理不开的死结。

    他看了一眼,手指轻轻滑过,缠绕处发丝根根断开。下了床铺,他整整衣物,穿好鞋子,把长发随意束起,然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太渊的房间。

    太渊坐起了身子,把手掌握紧用力一扯,再次摊开手掌,那上面静静地躺著一些头发。

    那是他和炽翼的,乌黑中夹杂J丝红的,理不开的发结……

    走出屋子不远,炽翼一手撑在了一棵树上微微喘X了J口。

    转眼之间,那棵枝繁叶茂,少说活了上千年的银杏就化成了灰烬。

    花费在压制红莲火焰上的时间越来越长,也就说明距离蘖盘之期越来越近。

    火族到了这个时候,原本是该找一个无人知道的地点静静等待,直到浴火重生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又怎麽能容许他一走J百年?

    所以,再怎样辛苦,他也只能竭力忍耐,至少要等到解决了目前这个棘手的麻烦才能放心。

    醉酒是假,但身T不受控制却是真的!所以他才不得不用装睡来掩饰自己突然开始颤抖的身T。

    炽翼挺直了腰背,慢慢地回过头,远远地看了一眼那扇被他关上的房门。

    他闭上眼睛,倾听著在脑海中盘旋了一夜的话语。

    太渊,从下一刻开始,也许我们之间,终於什麽都不剩下了。

    你选择了你的道路,而我有我的坚持,

    水火两族延续了千万年的仇隙,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放到了我们的面前。

    今後会是怎样,谁都不能回答。我只是不希望,有一天我要用亲手终结你的X命,来作为这一切的结束。

    除非,是在我们之中的某一个人死去之前。否则,我都不能让你知道我ai著你。这样的我,已经太过可怜……

    炽翼笑了,无声地笑了。

    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五脏六腑都要坏了,所以让整个X口都在发酸。

    他之所以笑,是因为没有想到自己竟会这麽多愁善感。

    但到此为止了!

    炽翼可以软弱,赤皇不能!

    今天还有事要办,也许会是关系到所有人命运的,非常重要的……

    ——情天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