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林木含白露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126

    什么时,白露看向不远处,叫了声:“我在这里——”

    从里面走出来的是林势安,他迈开长腿朝这里走来,眼中只有白露一个人。

    他走得越来越近,白露X口的烦躁也越来越弱了些。

    “Y拿好了?”

    林势安应:“好了,我们走吧。”

    白露道:“好呀。”

    她最后看了眼年平,本想再跟他说句什么,却是笑笑,转身离开。

    年平在原地站了很久,他脑中复杂,想了许多事情,有时候以为自己早就忘了,可回忆乍起时,才会发现,他能记起所有细枝末节……

    他想到他们初识的场景,想到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到他走的时候,白露面无表情地对他说:“年平,你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从玻璃房里走出来的同事撞到年平吓了一跳,忙问:“年医生,你没事吧?”

    年平直接把手里的文件J给同事,大步走出了工作室,脚步也越来越快。

    他心里有个声音,不停再说:不能再离开她,不能再离开她……他X口火热热的,J乎要炸开,快走也变成了快跑,冲下楼后,他又望着外面有些茫然。

    直到后来他看到了街角的一对男nv——

    推车买糖葫芦的小贩正笑的开心,车前的两人牵着手,也是面上带笑。

    男人不知说了什么,小贩给他们挑了个山楂加核桃的糖葫芦递到白露手里,她笑得更开心了,拿着糖葫芦,像个得了心ai玩具的孩子。

    年平仍在大口喘X,可心里的那团火却正在慢慢熄灭……

    他一动不动地望着那两个人,也终于知道她说的那句“走了就不要回来了”是什么意思了——他终究成不了一辈子能陪在她身边的那个人,是他先离开的,是他……

    .

    白露咬了口山楂,酸味裹着糖刺激着味蕾,嚼着嚼着就剩下甜味了。

    她没想到这里竟然有卖糖葫芦的。老板是北方人,在南方做生意,大城市市容整改,小摊小贩都不让出来了,他只能在老城区跟城管斗智斗勇。生活虽然艰难,老板却十分乐观,他告诉他们,南城生意不好做了,过段时间他就回老家,三四线城市总还是能继续生活。

    白露把糖葫芦递给林势安,他也咬了一口,受不了酸,刚嚼一下就皱起了眉头,白露大笑:“再吃两口就适应这个味道了!”

    林势安死活不愿再吃了。

    白露说:“我从北京离开后,其他什么都不想念,只想念这个糖葫芦,那会儿学校门口天冷的时候有卖的,我时不时就买一根,后来工作了,就忘了……刚才见到,真的挺惊喜的。”

    林势安笑看着她:“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可ai?像个小孩儿一样,我还第一回见……要是以后你天天这样,我天天给你买糖葫芦。”

    白露扁扁嘴:“天天吃,我的牙还不全坏完啊,你居心何在!”

    林势安乐着:“牙坏完了,像个老太太一样,吃饭只能用舌头了。”他单说觉得不够,竟还想去学老太太吃饭的样子,白露没眼看,一手拿糖葫芦,一手去捂他的脸——

    “你别学了!丑死了!”

    “你看看,是不是这样——”

    “林势安!你能不能有点偶像包袱啊!”

    林势安笑着搂着她的肩膀,说:“好了,不逗你了,上车吧!”

    白露跟他上车,刚坐上去,她就看到站在路边的男人。

    林势安放好东西侧头看她,顺着她的眼神也看向路边那人。

    他轻声问:“怎么没给我介绍?”

    白露怔了下,道:“没介绍你不也认出来的。”

    林势安轻笑:“挺好认的,他看你时的眼神,让我觉得很熟悉,里面带着思念、眷恋,还有一点点的悔恨。这人长得不错,挺精神的,我那会儿就想,你眼光不错啊,给我找个这样的情敌,也让我心里挺平衡的。”

    白露问他:“你竟然不吃醋?”

    林势安满不在乎:“吃什么醋,反正你是我的了,他只要有本事,就来抢啊。”

    白露“哎哟”一声,故意道:“你说谁是你的了?我可不是任何人的,我是我自己的!”

    “是是是!”林势安凑过来,给她拉安全带,末了身子没有收回,而是保持着这样一个姿势和她对视,P刻后,他突然吻了白露一下。

    白露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捧着他的脸,笑:“你傻吗?他站那么远,看不到的。”

    他哑声说:“谁说是给他看的,我想亲了就亲了,自己nv朋友,还用亲给别人看吗?”

    林势安直起身子,嘴角带着笑。

    白露凑过去看了眼,说:“回家吗?”

    林势安一顿,道:“走吧,咱们回家。”

    白露说:“可我有点不想回家。”

    林势安问:“那你想去哪里?”

    白露说:“我们再去南城大学吧。”

    半个小时后,他们来到南城大学,新学期开始了,但因为雨天,校园里没什么人在外面。他们在学校餐厅吃了晚饭后,撑伞在学校里漫步。

    白露带林势安走到学校中间的一个湖边,那里有一座桥,白露走上去,林势安撑伞在她身后。

    到桥上,白露停下来,回头看他。

    四处灯光昏暗,她眼中却像是点了明星一般耀眼,又像这湖面波光粼粼。

    林势安忍不住走到她跟前,一把搂住她的腰,吻上去……这一吻绵长而沈醉,透着浓浓的不舍。

    白露被他吻得J乎喘不过来气,微喘着推开他,低声说:“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

    他紧紧搂着她:“不知道……”

    白露说:“上大学那会儿,nv生之间流传一个传言,说只要在这座桥上走过的情侣,一定能够一生一世……”

    林势安低笑:“没想到你还会信这种话。”

    白露望着他道:“我不信这些话,我是相信你……”

    她靠过去,搂住他的腰,轻声道:“林势安,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好吗?等我回来……”

    林势安顿觉X口酸胀,他更紧了拥住她。

    两日后,白露离开了南城。

    她走的这天南城的天出奇得好,雨过天晴,万里青空。

    .

    七个月后,南城的秋季,仍是在机场,林势安在出口接到了白露,她变了不少。

    头发剪得很短,P肤也黑了不少,脸上的笑却是肆意张扬,她迎着光走来,和他这些日夜中每次幻想的一模一样……

    他疾步走向她,拥住她,两个人的心跳重新贴合在一起。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