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不是相的关系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24

    灯灭了下来,医生走出来,“谁是病人家属?”

    许梁行抱着孩子站了起来,“我是。”

    “手术很成功,但病人现在很虚弱,还处于昏迷状态,家属护。”

    许梁行点头应是。

    苏慕被转进病房内,许梁行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种失而复得的感恩,让他无法言语,尤其是看着怀里的孩子,感动与感激的心情让他想要哭泣。

    苏慕是在第二天醒过来的,她睁开眼睛变看见许梁行的睡脸,眼眶有些发黑,嘴巴上还有未刮掉的胡须,他趴在苏慕的床边,平静而安详。

    但是苏慕见到他动了动眼睛,又迅速闭上了眼睛。

    她没有想好如何面对他,所以本能地闭上了眼睛,许梁行出去之际,吕斯走了进来,脸上有些乌青,她问,“你脸怎么了?”

    “没什么事,和别人发生点争执。”其实是被林森揍的,他隐瞒了苏慕的行踪,并且帮助她躲过了他们的搜索,的确是该打,但是他不后悔啊,也当是替姐姐还了她的债。他说,“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梁......”

    “谢谢你,谢谢你帮助我。”她打断吕斯的话,并没有让他说出口,吕斯心领神会,笑,“哪里,应该的。”

    “对于吕欣,我已经不再恨她了,但是我也不会原谅她。不恨,已经是我最大的善良,所以,很抱歉。”

    “不用抱歉,我已经很感谢了。”自从母亲去世后,姐姐一直认为这是她的报应,是她伤害苏慕的报应,所以一直自责不已。

    “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让我听到了最想听,却一直没有听到的话,这下,我才真正的和过去告别了。”

    自从苏慕醒来之后,许梁行也没有出现过,确切地说,是没有出现过她的眼前,他总是很好地找准时间,与她错开时间。

    就这样,他们以这种模式相处了两年,今天是苏望两岁的生日,两岁的他已经会喊爸妈,也会一些简单的话,也拥有自己的思想,他知道爸爸是谁,所以当他吃蛋糕的时候没有看见爸爸,大哭了起来。

    苏妈妈对苏慕说,“小慕啊,给他打电话吧,就算不在一起,孩子生日总归小望哭得多伤心。”

    苏慕看着大哭的儿子,走到Y台上,拨通电话,只响了一声便被接通,她说,

    “喂,是我,苏慕。”

    “我知道。”

    “小望的生日蛋糕吃不完,你要上来吃吗?”

    许梁行停顿了J秒,擦掉眼角的眼泪,答道,“等我,三分钟。”

    苏慕挂下电话,看见从车内下来的许梁行,奔跑着走进楼下。

    五月二十五日,她被人救起送进医院,睁开眼的那一刻,年轻的护士笑着对她说,“恭喜你,要做妈妈了,胎儿已经二十三周了,发育的很好哦,现在是不是该发愁起什么名字了?”护士笑着打趣道。

    躺在床上的苏慕,看着眼前刺眼的灯光,抬手挡住自己的眼睛。那护士见她眼角流出泪水,正要问,便听她说:

    “不发愁,就叫苏望,希望的望。”

    (全文完)